垃圾徵費

吳靄儀

作家專欄

下一篇
上一篇

很難的事 / 吳靄儀

【明報文章】這星期繚繞在我腦海,揮之不去的兩件事,竟是我最沒有資格講的事。其一是台灣選舉。我對台灣政壇所知又少又皮毛,看了不少事後的分析,覺得很多人關心的不是這一次的結果,而是民主制度的健全。我就想起一位熟悉英國政黨政治的朋友曾經對我說過,英國的制度是兩黨政治:Bi-party politics,他認為目前英國政治的危機在於沒有像樣的在野黨。我不知道究竟在野的工黨是不是不成樣子,但重要的是原則:要一個民主制度健全,執政黨是不是像樣反而不及是否有像樣的在野黨關鍵。如果民主制度的核心是人民有選擇,在野黨不成氣候,就等於人民沒有選擇。另方面,如果生活在民主制度之下的人民相信這個原則,那麼他們就會努力栽培甚至組織一個像樣的在野黨,那麼執政黨就會醒覺,如果他們做得不好就會被換掉。所以民主是很麻煩的,前設是要每個人都願意積極參與。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