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國際要聞

伊朗近廿年來首誕改革派總統 受最高領袖強硬保守派掣肘 佩澤希齊揚難闢新路

【明報專訊】伊朗總統大選上周五(5日)舉行次輪投票,當局昨日確認這次選戰的唯一改革派候選人佩澤希齊揚以過半得票勝出,他將成為伊朗19年來首名改革派總統。佩澤希齊揚將面臨前朝擴大核計劃、經濟不景等國內外重大挑戰,雖然他曾承諾要緩和跟西方關係,尋求減少制裁,並放寬某些社會限制,但是伊朗的重要政策都要經最高領袖哈梅內伊作最終決定,加上國會由強硬保守派把持,令人懷疑他可帶來多少實際改變。

伊朗內政部選舉委員會昨日宣布,在大選次輪投票中,69歲的前衛生部長佩澤希齊揚(Masoud Pezeshkian,前譯佩澤什基安)得票逾1638萬(55.3%),擊敗前首席核談判對手賈利利(逾1353萬票,得票率44.3%),而次輪投票率達49.8%。上月28日的首輪投票中,投票率僅約40%,是1979年以來新低,當時共有4名候選人角逐,佩澤希齊揚和賈利利分別得票42%和38%晉級。

中俄印沙特祝賀 習稱推進戰略伙伴

佩澤希齊揚勝選後在社交平台X發文,指大選結束僅標誌自己跟伊朗民眾之間「伙伴關係」的開始,承認前路艱難,他將「把手伸向人民」,期望獲人民陪伴、理解和信任「以使路途平坦」,矢言不會離棄民眾。賈利利落敗後,呼籲支持者改為擁護佩澤希齊揚。

中國、俄羅斯、印度以至地區對手沙特阿拉伯等國的領袖都有祝賀佩澤希齊揚當選,其中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表示願跟對方共同引領中伊全面戰略伙伴關係「向縱深推進」。

外界關注佩澤希齊揚對伊朗與西方關係的立場。伊朗因近年重新擴展核計劃,加上介入以哈戰爭,跟西方關係緊張,後者的制裁令國內社會及經濟承受巨大壓力。佩澤希齊揚競選時呼籲跟西方列強就更新2015年《伊朗核協定》作「建設性談判」——2018年,時任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退出協定,伊朗即重新提煉接近武器級別的濃縮鈾,迄今積存足夠製作數枚核彈的份量。佩澤希齊揚承諾會結束伊朗受世界「孤立」的狀態,指緩和制裁對伊朗振興經濟和遏抑通脹至為關鍵。

外交國防核問題影響力存疑

然而,即使身為總統有權影響政策方向和措辭,領導主要國家機關和管理經濟,佩澤希齊揚在外交、國防以至核問題上有多少影響力令人懷疑。現年85歲的最高領袖哈梅內伊對伊朗國內外重大政策仍有最終決定權,而且強硬保守派仍控制國會等重要架構,而且地區軍事合作或核管理等都由革命衛隊掌控。路透社指出,佩澤希齊揚在大選辯論和訪問中屢次流露自己忠於神權統治,無意跟強大的國安鷹派和統治教士階層對抗,例如身穿革命衛隊軍服示人,又形容2020年被美軍暗殺的革命衛隊「聖城旅」指揮官蘇萊曼尼是「國家驕傲和敵人眼中釘」,故被視為向政治體制表忠。

國際預防危機組織(ICG)伊朗項目總監瓦埃茲(Ali Vaez)認為,彈性是佩澤希齊揚最終在總統選戰存活的其一原因,而在保守派持續佔據其他伊朗國家機關,加上總統權力有限,佩澤希齊揚如欲履行競選承諾,恐怕會面臨逆境。

(金融時報/法新社/路透社/華爾街日報)

相關字詞﹕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