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國際新聞

贊同華「產能過剩」論 「美採戰略脫鈎自保」

【明報專訊】在訪問前一天,曾任華府高官的偉德寧在社交平台X評論《金融時報》一篇探討中美經濟是否正展開脫鈎的報道時,直言最貼切的定義應是「戰略脫鈎」(strategic decoupling),但強調是北京以「中國製造2025」計劃啟動這進程在先,遠早於美國出手——儘管拜登政府屢次強調並非追尋脫鈎,只是尋求「去風險化」。偉德寧向本報稱,「戰略脫鈎」是回應中國產能過剩的情况,美方如今做法只是「戰略性自保」。

「我認為戰略脫鈎意味着美國——正如拜登政府所言——對中國產能過剩非常憂慮。」偉德寧指中國工業在電動車、太陽能產品等特定貨物的生產遠多於國內需求,如今問題在於這點扭曲了全球市場價格,而因為對中國企業的補貼,它們能夠比按自由市場原則營運的企業以低得多的價格售賣。中方一直反對「產能過剩」論。

偉德寧強調,戰略脫鈎就是指在北京「試圖出口過剩產能」的領域,美國要「戰略性地保護自身」——諸如在電動車、太陽能電路板和晶片等的新關稅,都是為了「維持在美生產基地」而作出的戰略決定,理由是在這些領域依賴中國不符合美方國家利益。他說:「這是為何我形容這是戰略脫鈎,但這不意味着『完全脫鈎』……(中美之間)仍有眾多領域可見經濟關係仍奏效。」

然而,這場「關稅戰」實可追溯至拜登的前任特朗普,在特朗普政府曾擔任貿易代表的萊特希澤如今仍極力推動更多更廣泛的對華關稅。

料特朗普藉關稅嚇華讓步

被問到特朗普如重返白宮,會否出現更大型的脫鈎,偉德寧認為特朗普如今只是嘗試利用萊特希澤的想法來令中國懼怕,「人們需要明白,特朗普跟他所寫的The Art of the Deal(交易的藝術)非常相似,他有興趣跟中國達成(新)協議,就像他(2020年)得到一份協議(按:即第一階段中美貿易協議),跟(時任副總理)劉鶴簽署的一樣」。

偉德寧坦言特朗普自信可跟習近平談判,如他認為有辦法透過跟中方達成協議來在經濟戰線得到勝利,「就會這樣做」。

相關字詞﹕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