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國際要聞

內憂外患不確定性 最高領袖握大權難有巨變

【明報專訊】伊朗在以哈戰爭和俄烏戰爭背後均扮演重要角色,屬該國內強硬派的萊希身亡,引發外界關注伊朗對區內局勢影響力的轉變,以及伊朗核計劃和談判的未來走向。伊朗如今面臨內憂外患,其未來確實存在不確定性,但有分析認為伊朗在保守的最高領袖哈梅內伊掌內政、外交及軍事大權的背景下,不會大幅改變國內外政策。

伊朗政府自2018年美國宣布單方面退出伊朗核協議後,漸趨向尋求保守穩定,作為保守強硬派的萊希也在此背景下上台,並被視為哈梅內伊的潛在接班人。惟伊朗並沒因此變得更穩定。

內政和經濟方面,伊朗在2022年因22歲女生阿米尼疑因違反戴頭巾規定,遭道德警察羈押期間死亡,爆發「頭巾示威」。今年3月的國會和「專家會議」選舉在官方打壓開明和改革派參與後,遭部分統治階級杯葛,整體投票率只有41%,部分議席的投票率更只低至約10%。伊朗貨幣里亞爾的匯率因西方制裁和中東區內局勢緊張等因素近期跌至新低,國內通貨膨脹嚴重。

總統選舉設閘 攔非理想人選

對外方面,以哈戰爭令以色列與伊朗數十年來的影子戰爭演變成正面交火,伊朗上月13日首次從本土轟炸以色列,報復其稱對方該月初空襲伊朗駐敘利亞大使館,以色列18日在不正式承認下低調空襲還擊作軍事報復,德黑蘭其後表態顯示無意進一步升級事態,《紐約時報》分析指這顯示伊朗不願跟以色列全面開戰,但報道同時認為,該國重返核協議換取西方解除制裁的機會甚渺茫。

如今外界密切關注誰將接替萊希出任總統。雖然現任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立場保守,但相對開明的溫和派早年曾在伊朗政治扮演重要角色,萊希的前任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便是一例:魯哈尼2013年至2021年曾兩屆執政,任內與國際社會建立具建設互動,以避免受制裁或減少制裁,伊朗核協議便是2015年在魯哈尼任內達成。惟在2021年選舉中,萊希的有力對手皆被最高領袖任命的「憲法監護委員會」擋在閘外,伊朗政壇能否有新氣象實屬疑問。

(紐約時報衛報/CNN)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