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國際新聞

基建新都留遺產 未掩遏異見爭議 佐科十年 經濟閃耀民主見瑕

【明報專訊】印尼總統佐科(Joko Widodo)今年10月完成第二個任期,屆時會交棒予最快在明天(14日)誕生的繼任人。來到10年執政的最後階段,佐科民望依舊高企,關鍵在於任內有效推動印尼經濟增長和發展基建。分析認為,佔全國選民逾半的年輕世代,更關心下任總統能否在「佐科經濟學」的基礎上創造更多待遇優渥的職位。然而,對比上台之初被寄望帶來新氣象,如今的佐科更似老練政客,有接受本報訪問的印尼青年便對他持較批判態度,質疑其政策圍繞民族主義,而且嘗試將異議「滅聲」,認為新世代應要更關注權利和自由的議題。

明報記者 周宏量 胡永耀

61歲的佐科自2014年上任以來,民望一直高企,即使來到任期倒數,支持度仍驚人地接近八成,但按印尼憲法所限無法第二度角逐連任。印尼全國研究與創新機構(BRIN)政治研究中心研究員瓦西斯托(Wasisto Raharjo Jati)向本報表示,要評價佐科的總統任期,其穩定高企的支持度正是重要標準,「這象徵大部分公眾滿意其表現……我相信他(任內推動)的基建項目是傑出遺產」。惟他承認,佐科近期有關政治利益的考慮,開始令印尼公眾有愈來愈多沮喪看法。

印尼經濟發展是佐科政策藍圖的核心,佐科2014年競選時,提出要在首個任期結束時將印尼GDP按年增長率提升至7%。儘管未曾達標,但除了新冠疫情時期,印尼GDP增長率在他任內始終維持在5%上下,在全球30大經濟體中位列增長第五快。

而如果要更仔細探討「佐科經濟學」的精粹,或可用兩詞概括:「基建」和「鎳」。

推動全國基建

代表作雅萬高鐵新首都

《經濟學人》指出,印尼經濟蓬勃增長,很大程度要歸功於佐科對基建的巨大推動。作為全球第四人口大國的印尼由逾1.3萬個島組成,其中許多缺乏基礎建設,佐科任內建造大批機場、港口、發電廠和水壩,並鋪設了成千上萬公里的道路和鐵路。如果要從中選出「代表作」,則不得不提雅加達-萬隆高速鐵路,以及在東加里曼丹省建設新首都努桑塔拉(Nusantara)。

早在2008年,印尼已醞釀興建連接雅加達到泗水的高鐵,後來計劃縮短至連接雅加達和萬隆,經過中日競標後2015年由中方勝出,惟幾經延宕後到去年10月才正式啟用,佐科親自主持通車儀式,公布官方命名為Whoosh。雅萬高鐵是印尼和東南亞第一條高鐵,新華社形容這是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和印尼「全球海洋支點」構想對接、兩國務實合作的標誌項目。

到2019年,佐科公布更具雄心的項目:在加里曼丹島(另稱婆羅洲)叢林中由零開始營造全新首都。佐科解釋因海平面上升,到2050年或之前,現時首都雅加達可能會有四分之一土地範圍被淹沒,批評者則質疑這項估價340億美元(約2652億港元)、目標最遲2045年完成的項目不切實際。雖然政府表示將承擔預計成本的20%,其餘將由國內外投資者資助,但項目宣布4年多以來,尚未有任何外國單位簽署為該城市提供資金的合同。

拓鎳蘊藏優勢

「下游化」助升級經濟

對比起新首都,佐科的其他項目較受外國投資者歡迎,關鍵正是印尼擁有全球最大蘊藏量的鎳(nickel),這種金屬對生產電動汽車電池至關重要,因此在電動車新興時代更受注目。2022年印尼外來直接投資金額比之前一年激增44%至450億美元(約3510億港元),資金大多來自中國,流入鎳的開採和加工。

佐科的鎳政策可用一詞總結:hilirisasi(官方所用印尼語字眼,即「下游化」),即天然資源或原材料在原產地加工和精煉,轉變成更高附加值的產品後才出口。策略第一步是限制出口,佐科政府2014年已嘗試禁止礦產出口,但由於鎳產量下降、冶煉廠發展緩慢和貿易赤字等因素,2017年被迫撤回,到2020年更多冶煉廠投入營運後才重推出口限制令,尤其是對低品位鎳礦的出口。

推出口禁令 促進外資建廠

鎳礦石出口禁令是否成功,印尼一系列新建的金屬冶煉廠和電池工廠,也許就是最有力的答案。由於別無選擇,包括中企在內的外國礦業公司須在印尼建立大型加工設施,變相助印尼促進經濟增長和創造就業機會——即使是以犧牲環境為代價。前年印尼出口逾300億美元(約2340億港元)的鎳產品,佔總出口額10%,是2013年的10倍。《日經亞洲》去年指出,中國在提升印尼鎳加工能力上發揮重要作用——日本金屬與能源安全組織估計,中企目前在印尼七成鎳冶煉廠都有入股。

去年8月印尼國慶前夕,佐科在國會演說時呼籲下任總統延續其政策,優先推動本土天然資源加工產業,目標是在2045年或之前將這個東南亞最大經濟體轉變成全球強國。這種藉限制原材料(礦物)出口來推動加工產業(冶煉業)發展、進而開拓更高附加值產品市場的招數,已被複製到其他礦石——印尼去年6月禁止鋁土礦出口,今年5月會禁止銅礦石出貨。佐科主張這套政策須擴展到棕櫚油、海藻等非礦產商品。

經濟策略難避政治

印尼捲中美角力

然而,佐科的基建和下游化策略同時令印尼的地緣政治位置變得複雜。

傳統上追求不結盟外交路線的印尼,現被視為更靠近中國——印尼投資協調委員會數據顯示,中國2022年投資逾80億美元(逾620億港元),是美國的4倍,而中國大陸和香港佔印尼出口的比例由2014年的12%升至2022年的22%。曾在佐科執政初期擔任貿易和投資部長的湯連旺(Tom Lembong)便向《經濟學人》說,佐科模仿了中國對基建、債務融資和國有企業的依賴。

佐科試圖通過加強跟美國和其盟友的安全和經濟聯繫以作對冲。印尼軍事上避免對華依賴,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的數據指出,該國軍備最大供應國是韓國、美國和法國。然而,要跟美國建立經濟聯繫並不容易——印尼的下游化策略長遠目標之一是利用鎳資源建構領先全球的電池產業,但印尼不是美國的自由貿易伙伴,因此面臨受限於美國《通脹削減法案》對電動車電池所用礦物須大量來自自貿伙伴的條款。佐科盼跟華府達成自貿協議,助鎳產品降低銷美成本和對華依賴,但美方對中方在印尼鎳行業主導地位的關切成為障礙。

年輕選民:噤聲異議不光彩

   關切權利自由

印尼是年輕國家,在今屆大選的2.048億選民中,過半是千禧世代(1980年代到1990年代中期出生的人)和Z世代(1990年代中期之後出生的人)。《日經亞洲》報道,許多年輕選民對潛在的佐科繼任人傳達簡單信息:請提供更多工作機會,而且是薪酬優厚的工作——儘管印尼去年重返中高收入國家地位,即人均國民總收入(GNI)介乎4466美元(約3.5萬港元)到13,845美元(約10.8萬港元)之間,惟國家在疫情影響下仍缺乏能提供予年輕人的優質工作。

然而,這不是年輕世代唯一關心的議題。在印尼的27歲的前記者Dante接受本報訪問時,便展示對佐科較批判的態度。她承認佐科的支持度不錯,經濟政策促進增長是重要因素,「但我所知道的是,其政策永遠圍繞民族主義,就像那是他的東西一樣」。她也同意看到基建發展加速,「至少在雅加達是這樣」,認為這跟佐科招牌格言「工作、工作、工作」(kerja, kerja, kerja)有關。

Dante不諱言,佐科2014年初次當選總統時,他被許多印尼人視為「新希望的象徵」,「他就像人民總統,某程度上我們視他為較現代的自由派」。她憶述當佐科擊敗帕拉博沃時,許多人都有鬆一口氣的感覺。諷刺的是,當年因改革形象被稱為「印尼奧巴馬」的佐科現被質疑已跟帕拉博沃私下結盟,暗撐對方競逐總統。

濫用法律蠶食民主 揭貪腐反成被告

事實上,印尼在千禧年代前後才成形的民主政體被認為仍是甚為脆弱,佐科政府有時更惹來令民主倒退的質疑,例如2019年提出新法律,被指形同削弱印尼受尊重的反貪機構,便受到廣泛批評,到翌年強推旨在放寬商業監管和簡化收地程序的《綜合性創造就業法案》,更引發勞工和原住民示威。

「我的關切在於感覺到佐科大部分政策都是將批評者或反對意見噤聲,我不認為這是光明正大的政治或政策。」Dante如今回看不免有所失望,她重點提到《電子信息與交易法》(UU-ITE),批評該法例威脅新聞自由在內的表達自由,「要不噤聲反對派,要不噤聲其(佐科)政權的異議者」,最佳例子就是人權鬥士Haris Azhar和Fatia Maulidiyanti因指控其一最有權勢的佐科閣員、海洋與投資統籌部長盧胡特在一宗礦物開發案上存在利益衝突,隨即被當局以UU-ITE控告誹謗,延至上月才獲判無罪。

Dante自言最關切的議題包括身分認同政治、宗教自由、公民權利以至是言論自由和杜絕貪污等,「較年長世代也許在某些選舉議題上有更多不同看法,但對較年輕世代而言,我認為他們需要更關注我所提到的議題」。

(印尼大選.佐科十年)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