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國際要聞

特稿:滯港難民板球隊 盼打破歧視 助成員走出藥癮抑鬱 建立社區連結

【明報專訊】板球在香港也許屬冷門運動,但在印度和巴基斯坦等南亞國家被譽為國技,成為部分在港尋求庇護者和難民的支柱。因身分不受香港法例承認,除特別酌情外,滯港的尋求庇護者和難民不得在港工作,只能靠微薄津貼維生。眼看同路人面對漫長審批過程,因無法工作和缺錢,終日困在狹窄房間無所事事,不少人深陷抑鬱甚至染上藥癮,有尋求庇護者和難民組成板球隊,盼助同路人與社區連結,讓社會看見他們。

47歲的哈金德(Harjinder,化名)來自南亞,原跟板球無緣。​​他稱在家鄉是個金匠,一次與人衝突,間接得罪地方政客,曾遭對方人馬持槍挾走,報警求助反遭誣告罪名。萬念俱灰下,他與妻子匆匆在2014年抵港,卻面對另一番波折。

香港並非《難民公約》締約方,港府堅持不予任何人庇護或核實任何人為難民。他們可向入境處提出「免遣返聲請」,但不被視為「尋求庇護者」,聲請獲確立就會被轉介聯合國難民署,由後者確認難民身分並安排前往第三國。據入境處數據,2009年底至2021年9月處理的2.4萬宗酷刑或免遣返聲請中,僅272宗獲確立,比例被指是發達地區最低之一。

生活靠援助 尋求庇護者:想自力更生

除了確立率低,聲請人等待期間不得在港工作,只有部分聲請確立者可向入境處申請酌情批准接受僱傭工作,其餘大多數人只能依賴國際社會服務社(ISSHK)援助,取得每月1200元食物津貼、1500元住屋津貼和300元水電煤雜費津貼,在物價高昂的香港難以應付所需,有人鋌而走險從事非法工作。哈金德慨嘆整個難民群體被標籤為罪犯,比起津貼,他們更渴求工作許可自力更生。

哈金德後來遇到小10歲的同鄉​​本傑明(Benjamin,化名),後者當時已參與其他板球隊,兩人一拍即合。本傑明稱因業務在家鄉受迫害,逃到鄉下仍遭跟蹤,終與妻女穿着睡衣漏夜逃亡,2015年抵港。眼看家鄉母親記憶力衰退,逐漸不記得他,他在港「只能打板球解憂」,以此為精神寄託。

兩人自言算幸運,很快接觸到不同非牟利組織,助他們融入社區,但許多尋求庇護者到埗時沒被告知這些機會,因無法工作和沒閒錢搭車,只能待在劏房等無所事事,加上過去創傷和無期等待,不少人患上抑鬱甚至濫藥。​​本傑明和哈金德想到自立板球隊連結尋求庇護者和難民,2018年組成「亞洲聯合板球會」(AUCC),成員來自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阿富汗等南亞國家,團隊曾助個別成員擺脫抑鬱和濫藥。

二人表示在巴士坐下時鄰座立即離開是等閒事,本傑明深信​​社會歧視終將改變,但需要時間,「這就是為何我們開始玩板球,讓社會看見我們」。

缺裝備場地 長遠盼爭更多贊助

AUCC成立之初缺乏資源,難以應付昂貴的板球裝備,幸有板球店東主提供優惠,更豪言讓他們有錢再付款。球隊去年贏得香港板球挑戰聯賽​​丙組冠軍,今季晉升乙組,憑表現獲球衣贊助。聯合國難民署高級保護主任、香港辦事處主管索菲利(Philip Thorpe)曾觀賽,他稱難民生活因流離失所變得破碎,體育可助他們重建生活、重新開始。

AUCC目前仍面對找不到練習場地等難題,還須爭取更多贊助維持營運。滯港多年的本傑明終有一日或要離港,但他希望「人們至少記得,有來自南亞的難民開始了一隊板球隊」。

明報記者 陳籽穎

相關字詞﹕政治庇護 南亞 聯合國難民署 板球 尋求庇護 難民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