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國際新聞

魷魚遊戲觀照現實:富益富 貧益貧 債隨身

【明報專訊】韓國電視劇集《魷魚遊戲》在五大洲83國和地區高踞Netflix收視冠軍,成了一時無兩的「神劇」。究其受歡迎因由,普遍相信跟劇集反映的社會不公、貧富懸殊相關。以性命押注於巨獎遊戲的劇情,是編導對當今現實世界「富益富、貧益貧」而「債隨身」 的觀照,亦呼應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所云的「絕望死」殘酷事實,令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底下,面對貧富差距擴大、生死待遇懸殊益見明顯的觀眾心有戚戚然。

明報記者 何麗玲

呼應諾獎得主「絕望死」概念

《魷魚遊戲》自9月17日起在190餘國和地區播出,美國、印度、沙特阿拉伯、巴西、墨西哥、澳洲、香港等地收視稱冠,在英國、法國、德國等國亦收視第二。有評論認為,此韓劇迴響着2015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迪頓(Angus Deaton)和普林斯頓大學經濟學者安妮姬絲(Anne Case)提出的「絕望死」概念。兩人去年著作《絕望死與資本主義的未來》(Deaths of Despair and the Future of Capitalism)指出,經濟條件造成的困境與個人健康選擇有一定關係,包括自殺、病死、酗酒中毒等,「愈是社會上的弱者,絕望死的可能愈高」。

疫下窮人增多 巨富身家上升

在劇內,潦倒負債的失業者、脫北者、外勞、基金經理等455人參加「遊戲」,為贏取456億韓圜(近3億港元)擺脫痛苦命運,即使玩輸只得一死,都甘願冒險一博,可是富人卻坐視他們的苦痛。

在劇外,無論是否置身發達國家,普羅大眾都要面對生活磨人,營營役役乃至勞碌到五勞七傷,還要揹着樓宇按揭、卡數和兒女債等。過去逾一年新冠疫情來襲,多地民眾面對失業、停薪、公司倒閉的同時,亦感受到另一殘酷現實——染病及病死機率、疫苗分配跟經濟能力掛鈎,例如英國7月公布的一項研究顯示,英格蘭最貧窮地區的工作年齡成人死於新冠的機會,是英格蘭最富庶地區同齡群組近4倍,又如發達國家比發展中國家先得到疫苗。

多國在疫下的赤字和債務皆有所上升。由全球銀行及保險公司組成的國際金融協會(IIF)9月中指出,全球債務(包括政府、家庭、企業銀行債務)由2020年初疫情爆發前的260萬億美元,增至今年6月底的290萬億美元;按現有舉債步伐推演,預料今年底將超過300萬億美元。全球最不發達的48國原已有2.8億貧民,但爆疫後那些國家每月掙取不足59美元(約460港元)的貧窮人口增加了3500萬人。

對比之下,美國《福布斯》雜誌公布2021年度富豪榜,全球身家破10億美元(約78億港元)的巨富反而破紀錄增至2755人。全球首富亞馬遜創辦人兼行政總裁貝索斯,財富增長了640億美元至1770億美元。

金融海嘯啟發 編導:今人人皆在玩遊戲

劇中有人放棄自由而自願回到遊戲空間,反映現實中的無奈,其一角色說:「比起身處遊戲之中,現實更像地獄。」而一些觀眾亦感嘆謂劇中處境「跟現實很相似」,覺得「我終歸也在『魷魚遊戲』之中」。

現年50歲的編導黃東赫(音譯)表示此劇構思於2008年金融海嘯,2009年寫成。他稱當日自己也負債度日,連用來寫稿的手提電腦都要賣掉套現,懷抱着「要是有這場遊戲,我都想參加」的心情去寫。詎料事隔十餘年,現今世界「富者愈富、貧者愈貧」的情况更嚴重。

他說,劇名《魷魚遊戲》源於韓國兒童遊戲,象徵社會的激烈競爭。劇中參加者在同一遊戲場內,穿著相同的運動服,作為社會中的99%受上位的1%支配。他說:「如今人人皆在玩遊戲。虛擬貨幣、房地產、股票,全都是希冀一夜致富的遊戲。大概因為這些原因,故此世人都關注此劇和感同身受。」

(環球熱話)

相關字詞﹕負債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 貧富懸殊 魷魚遊戲 韓劇 電視劇 韓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