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國際新聞

聯合國南森難民獎得主 巴基斯坦行醫 難民女醫生 治同路人也治社區保守風氣

【明報專訊】29年前,拉赫曼(Saleema Rehman)的母親在巴基斯坦的阿富汗難民營誕下她時,因胎位不正和沒有適切醫療援助,胎兒險些夭折,當下其父親立誓只要胎兒平安,不論性別都會讓其長大後當醫生,幫助有需要的人。昔日的女嬰今天已跨越社區保守風氣和難民身分等障礙,成為社區首名女醫生,專攻婦產科。在巴基斯坦為阿富汗難民和當地人提供醫療服務並促進女孩受教育機會的拉赫曼,獲選為本年度聯合國難民署南森難民獎亞洲區得主。她向本報表示,盼自身經驗能鼓勵女孩追夢。

助婦女「翻譯」病徵 萌念從醫

阿富汗近期的動盪局勢令難民再成焦點。當地40多年來經歷多場戰亂,令阿富汗難民成全球持續最久且最大的難民群體之一,大多身處鄰國巴基斯坦和伊朗,聯合國難民署統計,兩國有230萬名阿富汗難民。拉赫曼是難民第二代,父親在1979年蘇聯入侵阿富汗時逃到巴基斯坦。她在難民營出生,不久後舉家遷到旁遮普省。其父親恪守誓言,在她3歲時就送她上學,為她取了「薩利馬醫生」的暱稱。這除了是父母的心願,隨着年齡漸長,她亦察覺在阿富汗難民社區,許多婦女因語言不通無法跟當地醫生說明症狀,於是她在學時已替她們做翻譯,並立志從醫。

「男校」女生難交友 同窗今說自豪

不過她的求學路困難重重,一如阿富汗或巴基斯坦許多鄉村地區,其社區風氣保守,認為女性比起上學,更應結婚、做家務或像許多在巴基斯坦的阿富汗難民般靠織地氈維生。她和父親在社區飽受批評,但無阻父親對她的無條件支持,「沒有他我就沒可能跨越這些障礙,我想證明我們能夠成為社會有用的一員」。求學初期,她往往是學校長椅上唯一的女孩,她笑言當時男生不願跟女生做朋友,令她頗孤單,但他們都說期盼看到自己的姊妹上學。現在她不時收到昔日同窗的信息,表示為她自豪。

難民身分是她從醫的第二道難關。旁遮普省每年僅為難民預留一個醫學學位,她挑戰兩年才成功;她2015年初獲得首個醫學學位,卻因難民身分未能取得執照,堅持到今年初終獲發執照。在程序問題以外,她認為巴國社會普遍對阿富汗難民友善,感激在追夢路上獲不少當地人幫助,如指導她爭取入學資格的老師,盼未來能增加難民的學額。據聯合國難民署,巴基斯坦140萬名已登記的阿富汗難民中,近三分之二未滿25歲,教育機會對他們尤其重要。

公院照料染疫孕婦 回饋收容國

去年新冠疫情爆發時,她在旁遮普省的大型公立醫院接受婦產科培訓,職責包括照料染疫的準母親,「這是我回饋收容國的機會」,當時她​​是全省公立醫院唯一的難民醫生。在醫院實習時,她遇到一名胎位不正的阿富汗難民孕婦,胎兒頭上腳下,「我想起我母親曾面對一樣的情况,這次我是替她接生的一方,對我而言是個非常感動的時刻」。

重返成長地開診所

拉赫曼:女孩也可追夢

她在今年6月達成夢想,回到成長的社區開診所,為當地人和阿富汗難民看診,有時還會義診。在她打破「玻璃天花」成為社區首名女醫生後,社區似乎漸見變化,例如她回難民學校演說後,她的父親接獲其他父親聯絡,希望就讓女兒上學徵詢意見,亦有人對她說盼讓女兒成為醫生。拉赫曼上月底獲選為聯合國難民署南森難民獎亞洲區得主,這獎項旨在表彰竭力幫助流離失所者或無國籍人士的單位,她寄語:「我想鼓勵女孩敢於追夢,若我可克服這些難關成為醫生,那麼她們所有人都可以做到,只要我們得到機會,亦能為社區貢獻。」

明報記者 陳籽穎

相關字詞﹕教育 女性權利 聯合國難民署 難民 阿富汗 巴基斯坦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