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國際新聞

默克爾決策求穩 率德歐渡債務難民危機 拆彈16年 歐洲女王謝幕

【明報專訊】今屆德國大選將於下周日(26日)舉行,標誌執政16年的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即將卸任,德國以至歐洲的「默克爾時代」正式落幕。《明報》國際版今日起一連3日刊登系列專題,總結默克爾總理生涯、介紹3名熱門繼任人以及探討德國對華政策未來走向。

德國本世紀初曾被貶為「歐洲病夫」,默克爾2005年當上德國首名女總理,打破男性主宰局面之際,全國失業率剛超過11%,但執政16年過後,德國已成為歐洲的政經龍頭。默克爾任內經歷歐債危機、難民湧入、極右民粹以至新冠疫情等重大衝擊,始終沉着應戰,帶領德國、歐洲以至全球渡過重重危機,恍如穩定大局的「定海神針」。周日大選不單決定德國下任總理,還牽動一代「歐洲女王」卸任後的歐洲和國際政壇走向。

【德國大選系列三之一】

明報記者 甄梓鈴

在德國人眼中,執政16年的默克爾是危機處理高手,甚至為她送上「媽咪」(Mutti)這外號。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系主任科萊(Alistair Cole)向本報指出,默克爾在執政期間一直代表德國和歐洲政治的重心,「默克爾時代是一個自信的德國:中歐大國,不僅在地理上,而且在經濟實力和政治影響力方面(體現)」。不過科萊亦點出,外界對默克爾其中一個評價是沒帶來太多實質改變,有反對者指她「製造混亂、缺乏連貫的全球視野」,不像前總理施羅德(Gerhard Schröder)帶來具象徵意義的勞工改革,亦有批評者認為默克爾忽視基礎設施及數碼經濟等現行問題。

東德出身塑沉實性格

主張緊縮抗歐債

默克爾任內首項重大挑戰,便是2008年金融海嘯及隨後的歐債危機,在多國經濟停滯之際,德國經濟逆勢成長,得以主導歐盟對希臘的財政援助方案,堅持債務國必須實施緊縮政策減少公共支出,才可獲國際援助。默克爾放狠話:「只要我活着,就不會看到共同債務」,盡顯她立場強硬,處處捍衛德國利益。科萊說,正因為默克爾堅持對西班牙、意大利在內的南歐債務國實行強硬財政緊縮,導致這些國家的反德情緒上升,希臘尤甚。《經濟學人》形容默克爾面對內政與歐債危機的一貫態度是小心謹慎決策,若可能就會拖延決定,並經常深思熟慮而非形塑公眾輿論。

「我們能做到」 開門迎難民政治豪賭

默克爾2019年接受《南德意志報》訪問時坦言,她的領導風格是受成長經歷影響,在東德生活的35年裏,她養成沉實性格,其觀點一直和官方不同,但她說:「我獨自一人持有這些觀點,或者很少與人分享。這就是為什麼當別人對事物的看法與我不同時,並不會困擾我。」

科萊稱,默克爾在其他議題亦表現出慷慨一面,2015年歐洲難民危機便是一例,面對大量庇護請求,默克爾曾到訪難民中心,並公開表示「我們能做到」,敞開大門接納逾百萬難民。分析形容默克爾的難民政策為政治豪賭,雖為德國帶來國際聲望,卻造成社會內部矛盾,德國另類選擇黨(AfD)憑高舉排外、反移民旗幟趁機崛起,而針對外來者的襲擊事件日漸加劇,加上「孤狼式」恐襲頻生,使她承受多方壓力。

去到任期尾聲,默克爾要應對新冠疫情,挑戰重重。德國去年初成功壓下第一波疫情,但到年底受挫於第二波疫情,掌聲漸變噓聲;同時她一改謹慎理財立場,推動歐盟舉債設立復蘇基金,被視為嘗試團結歐洲的大膽之舉。

另邊廂,中國在默克爾任內逐漸發展成德國的最大貿易伙伴,隨着西方反華情緒日漸升溫,默克爾任內對中國的友好政策、「以貿易促進改變」的主張亦受到質疑。

「默克爾留下最重要的遺產在於,在全球性危機時期,她提供了穩定……她的成就是帶領德國、歐洲,或許在某種程度上領導世界相當安全地渡過難關。」為默克爾撰寫傳記的德國記者博爾曼(Ralph Bollmann)如此評價默克爾的總理生涯,而處理危機佔用了如此多精力,以至她「沒有多少時間處理其他問題」。歐盟委員會前主席容克則形容默克爾16年間「把很多事情做對,並無犯下大錯」。「歐洲女王」即將離開政治舞台,這16年來建立的政治遺產,有多少能保留下來,勢成外界焦點。

後世如何寫功過? 默克爾:她嘗試過了

2019年在德國東北部小鎮施特拉爾松德出席活動時,默克爾被記者問到,50年之後的兒童讀歷史書時,她希望孩子們會讀到自己的什麼;默克爾思考數秒,微笑答道:「她嘗試過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