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國際新聞

阿富汗變天 衝擊全球格局

【明報專訊】塔利班復辟對地區以至更廣泛的全球格局都會有所影響,本報邀請到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4名學者——歐洲研究主任尹子軒以及研究員楊庭輝、郭耀斌和孫超群按主要地區或國家逐一分析。

.中亞五國 - 憂恐怖主義傳入

中亞五國現持觀望態度,盼塔利班能籌組「包容性政府」,確保權力和平交接及穩定局勢;接壤阿國的烏茲別克、土庫曼和塔吉克明顯受較大負面影響,擔心難民潮把極端恐怖主義傳到國內,故對接收難民有保留;塔吉克對塔利班態度最負面,擔心阿富汗第二大民族塔吉克族遭新政權壓迫,並警惕該國極端武裝分子的潛在威脅

.中國 - 被迫介入局勢

中國過去有賴美國主導阿富汗政局,依靠巴基斯坦跟塔利班溝通;中國2016年起參與促進阿富汗內部和談的「四方協調小組」(QCG),但影響力有限,如今被迫介入阿富汗局勢,要求塔利班與東伊運劃清界線,以及不影響中國在巴、阿兩國的一帶一路投資項目;惟中國缺乏駐軍在外或軍事介入別國的經驗,加上北京不可能百分百相信塔利班,阿富汗會持續成為中方地緣政治風險

.伊朗 - 換取資源

革命衛隊被指為塔利班提供武器和軍事訓練,伊朗有動機支持塔利班以換取其短缺的水資源,惟其什葉派政權跟遜尼派的塔利班有很多不相容的地方,例如擔心塔利班壯大會削弱什葉派在中東和中亞的影響力;伊朗另擔心阿富汗的毒品走私和難民問題會衝擊本國安全

巴基斯坦-樂見其成

巴基斯坦軍方情報部門對塔利班崛起的支持十分具爭議,但該國一向樂見塔利班成功,更默許其武裝人員及家屬流亡境內,利用塔利班抗衡印度在阿富汗的影響力,避免上下包圍。阿富汗局勢看似對巴方非常有利,但巴國不得不擔心南亞可能變成恐怖主義溫牀

.印度 - 失重要伙伴

印度在塔利班最初倒台後跟阿富汗政府長期保持友好及戰略盟友關係,以抗衡宿敵巴基斯坦的區域影響力,但阿富汗和平進程開始後,印度被美、中、俄、伊嚴重邊緣化;塔利班重新上台後,印度失去阿富汗這中亞友好伙伴,巴國反獲加強區域實力

■其他國家或地區

美國 - 盟友信心危機

美國撤兵阿富汗原是兩黨共識的戰略目標,但執行過程出現嚴重失誤,令盟國非常不滿,瞬即被中國宣傳為美國最終放棄協防台灣,難免令美國的印太戰略盟友,以至台灣和東南亞各國信心動搖,憂慮美國執行圍堵中國時會否出現差錯,衍生較阿富汗問題更嚴重的地緣政治危機;美國長遠卸下阿富汗這包袱,但短時間內需花工夫穩定亞洲盟友信心

俄羅斯 - 重振軍事影響

俄羅斯有大量中亞外勞,兩地交流頻繁,中亞局勢安穩攸關俄國利益;俄方擔心塔利班上台令阿富汗成為恐怖組織基地,恐怖分子透過偽裝難民向鄰國輸出極端思想,威脅國家安全;但阿富汗問題驅使俄國與中亞國家頻頻舉行反恐軍演及安全會議,重振俄方區域軍事影響力;莫斯科還能與塔利班積極交流,透過外交博弈而非軍事手段增加地區影響力

海灣國家 - 卡塔爾佔主導

卡塔爾、沙特阿拉伯和阿聯酋等海灣國家與同屬遜尼派的塔利班意識形態差距較少,尤以卡塔爾跟塔利班關係較密切;多哈現自我定位為跟塔利班斡旋及協助外國撤僑的中介角色,但背後或有政治利益計算,例如盼藉此在國際社會建立威望,從而跟沙特競爭海灣國家領導地位

土耳其 - 不排除合作

土耳其早已探討美軍撤退後如何維持喀布爾機場安全,只因塔利班迅速復辟而失預算;惟總統埃爾多安跟北約同儕之最大分別是不會排除跟塔利班協商合作的可能性,但有國內聲音質疑此舉損害土耳其的溫和穆斯林國家形象;土耳其另擔心輾轉而至的阿富汗難民潮

歐洲 - 最憂難民潮

歐洲國家整體上頗抗拒干預阿富汗事務,民眾普遍歡迎撤軍;雖然美國撤軍事出突然,安排不周,但長遠或有助歐盟大大提升對整個區域的話語權,但會否加以利用就另當別論;現時發展對某些國家帶來有利契機,例如德國9月大選,近期撤軍及人道救援或助執政黨加分;相反中南歐國家擔心難民潮,或令歐盟內部出現矛盾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