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國際要聞

諾獎得主改口風 不肯定新冠病毒屬人為

【明報專訊】各界就新型冠狀病毒是由動物宿主自然傳人、抑或從武漢實驗室外泄持續爭論之際,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得主、美國生物學家巴爾的摩(David Baltimore,圖)上月稱某個新冠病毒基因特徵是其源頭的「確鑿證據」(smoking gun),對病毒源於自然的想法構成有力挑戰,其言論獲廣泛轉載。惟《洛杉磯時報》及《自然》期刊周二(8日)刊登文章,指他近日承認不應使用「確鑿證據」一詞,又指要確定病毒序列是自然產生抑或經過分子篡改非常困難,他不會排除兩種可能。

《原子科學家公報》5月5日的一篇文章提出,新冠病毒出現弗林蛋白酶切割位點(furin cleavage site)非常不尋常,不太可能自然發生,再引述巴爾的摩說:「當我首次看到病毒序列的弗林蛋白酶切割位點及其精胺酸密碼子(arginine codons),我就跟妻子說這是病毒源頭的確鑿證據,這些特徵對新冠病毒源於自然的想法構成有力挑戰。」他憑在腫瘤病毒與細胞遺傳物質之間相互作用方面的發現,在1975年與另外兩人榮獲諾貝爾獎。

其言論被解讀成支持「實驗室泄漏論」的理據,獲多次轉載。因應巴爾的摩的知名度,加上《華爾街日報》同月報道,3名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前年11月感不適並需要住院,症狀與新冠肺炎或季節性流感相似,種種因素重燃美國輿論對實驗室泄漏論的關注,促使總統拜登5月26日下令情報機構徹查新冠病毒來源。拜登當時稱華府18個情報機構中兩個傾向相信源頭來自動物,一個傾向認為與實驗室有關,但都只有低或中等程度信心。

「確鑿證據」之說言過其實

有其他病毒學家反駁文章的主張,指新冠病毒出現弗林蛋白酶切割位點並不異常,其他類似病毒亦曾發現這種位點,而且科學家已確認其出現的自然機制。《洛杉磯時報》周二的文章指出 ,巴爾的摩透過電郵承認「確鑿證據」言過其實(overstated),應軟化該字眼,他不認為這能證明弗林蛋白酶切割位點的起源,又指很難確定序列是自然產生抑或經過分子篡改,他不會排除兩種可能。

需仔細考慮其他可能性

另一個受關注的新冠病毒特徵是編碼精胺酸的密碼子「CGG」,巴爾的摩認為病毒通常不會有這個特定編碼。惟在《自然》期刊周二的文章,加州斯克里普斯研究所病毒學家安德森(Kristian Andersen)指,SARS病毒亦有這個特徵。巴爾的摩回覆《自然》時稱,安德森提出新冠病毒是自然進化而成可能正確,但「仍有其他可能性需被仔細考慮,這就是我想說的」。

今年3月,世衛發表與中國科學家共同撰寫的新冠溯源報告,稱病毒從實驗室泄漏的說法「極不可能」,而是「非常可能」通過中間動物宿主從蝙蝠傳播給人類。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昨在北京例行記者會上,再指摘美國一些政客和媒體大肆炒作「實驗室泄漏」論,與當年美國渲染「伊拉克擁有大規模殺傷力武器」的手法如出一轍。

(洛杉磯時報/衛報/自然)

相關字詞﹕諾貝爾獎 實驗室外泄論 病毒溯源 新型冠狀病毒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