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國際要聞

「世界藥房」淪陷損疫苗供應 窮國當災

【明報專訊】早在新冠疫情爆發前,印度向全球出口眾多醫藥製品,並生產全球六成疫苗,有「世界藥房」之稱,卻難敵第二波疫情。世衛周二(27日)指出,大型聚會、更具傳染力的變種病毒和低疫苗接種率三大因素,構成印度疫情「不能更糟的局面」。執政印度人民黨(BJP)2月宣稱抗疫「勝利」,被批未有趁確診個案回落為下一波疫情做準備,卻急於放寬防疫限制,以舉行大型競選集會迎戰地方選舉,並允許民眾在每12年一度的宗教節慶「大壺節」(Kumbh Mela)聚集,成「超級傳播者活動」。

自詡抗疫勝利 過早鬆綁出事

印度3月底發現的「雙重變種」病毒「B.1.617」亦是疫情升溫關鍵,這種病毒更具傳染力和更能避開免疫系統。當地病毒學家賈米勒(Shahid Jameel)指出,印度相對較遲研究變種病毒,有關實驗室在2月才真正開始運作,「很可惜第二波疫情已開始,卻仍未達到分析整體樣本約5%的基因排序這個願景」,令當局未能盡早掌握變種病毒蔓延情况。

印度雖是全球最大常規疫苗生產國,但國內接種新冠疫苗的進度落後,只有不足一成人口已接種至少一劑疫苗。總理莫迪1月才訂購首批1100萬劑疫苗,反將重點放在輸出印度製疫苗,包括牛津疫苗和本土研發的Covaxin,填補英、美不願出口的空缺,並與中國競爭。印度政府數據顯示,該國已輸出6630萬劑疫苗,其中逾1070萬是捐贈。

印度疫苗生產本身亦有其他障礙,美國總統拜登本年初動用《國防生產法》,確保美國生產商優先獲得疫苗原材料,如過濾器等專用設備。印度血清研究所總裁普納瓦拉(Adar Poonawalla)多次警告,這類設備短缺打擊疫苗生產,促拜登解除出口限制。隨着確診個案急增,印度3月暫停疫苗出口。印度疫情喚起全球關注後,華府4月才宣布運送更多疫苗原材料到印度。為增加國內疫苗供應,印度政府已向兩大疫苗生產商斥資共6億美元,並批准使用俄羅斯「衛星V」疫苗。

輸出自家製疫苗 本土接種率低下

印度血清研究所的牛津疫苗不少是供應世衛有份帶領的向窮國分配疫苗的「COVID-19疫苗全球獲取機制」(COVAX),原應在2月至5月向COVAX提供首批1億劑疫苗,但印度政府數據顯示,至今只達到近3000萬劑,三分之一是經COVAX提供予印度。連同捐贈在內,印度在4月僅提供小量疫苗到孟加拉、巴拉圭、部分非洲國家和島國。有依賴COVAX的非洲國家接種進度停滯。非洲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主任指出,疫苗供應延誤將對非洲帶來災難影響。

另一方面,新德里原本積極向其視為「後院」的鄰國提供疫苗,包括尼泊爾、孟加拉、斯里蘭卡等,暫停出口後,中國迅速填補空缺。中國與地區內5國外長周二舉行視像會議後,孟加拉稱已促中國為其提供疫苗,尼泊爾亦指北京已提供醫療設備和物資。

(綜合報道)

(抗疫新階段)

相關字詞﹕牛津-阿斯利康疫苗 非洲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苗 印度血清研究所(SII) 印度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