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國際要聞

疫下「氣候融資」未達標 窮國債務阻減排

【明報專訊】今次氣候峰會亦為發展中國家提供平台,推動就「氣候融資」作出更強力承諾,促富國公私營機構向窮國提供更多投資和貸款,助他們減排和應對現存氣候影響。作為《巴黎協定》的基礎之一,發展中國家獲承諾去年起每年可得1000億美元(約7800億港元)氣候融資,但去年並未達標。受疫情衝擊,富國財政壓力加劇,窮國經濟不但受全球衰退重創,隨着融資成本增加,債務亦不斷增長。有聯合國專家指出,債務問題是限制發展中國家行動的一大因素。

特朗普叫停奧巴馬承諾撥款

環保人士主張,富國在歷史和現時的排放量均較高,因此應在減排和提供氣候資金方面做得更多。美國總統拜登促國會通過25億美元(約195億港元)的海外氣候融資,包括向援助發展中國家適應氣候變化的「綠色氣候基金」撥款12億美元(約93.6億港元),但僅能彌補停滯的進度。前總統奧巴馬承諾為該基金提供30億美元(約234億港元),但任內支付了三分之一後,繼任人特朗普上台後即暫停撥款。

有拜登政府高級官員稱,融資顯然是解決氣候變化的核心,除了公營部門,私人金融機構亦須參與討論。美國總統氣候問題特使克里和英國首相氣候顧問卡尼(Mark Carney)等牽頭成立「淨零排放銀行聯盟」,參與的43間銀行需設定零碳排放承諾,並在3年內為排放量較高的借貸人設定目標。他們又成立「格拉斯哥淨零排放金融聯盟」,逾160間企業加入,他們需落實2050年達到零碳排放的承諾。

私人注資重視獲利 不利窮國

惟私人企業的資金通常是貸款,或其他可支付利息、將利潤返還貸方或有機會產生罰款的投資形式。發展中國家的債務本來已因疫情加劇,聯合國發展項目負責人施泰納(Achim Steiner)指出,債務問題限制發展中國家的行動,「我們(在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向處於極大債務壓力的發展中國家提出許多要求,但其借貸成本遠高於發達國家」。

另一問題在於私人資金傾向流往最容易獲利的範疇,如中等收入國家的可再生能源項目,而非最需要資金的地方,例如建立風暴及洪水的預警系統、改善沿海紅樹林沼澤或儲水系統等有助保護生命和維持生計,但往往難以籌集資金。

(衛報/華盛頓郵報)

相關字詞﹕私營企業 拜登 融資 債務 發展中國家 氣候峰會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