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國際要聞

疫下保育難度增 非洲長頸鹿面臨「靜默滅絕」

【明報專訊】在新冠病毒疫情全球肆虐下,非洲野生動物保護地區的反非法狩獵行動被迫暫緩或受到限制,令瀕危物種面臨更高風險。其一備受忽視的「受害者」是非洲長頸鹿,長頸鹿的數量自1980年代中期起逐步下降,現時野生成年長頸鹿剩下不到7萬隻,較受到廣泛關注的非洲大象更少。與國際社會合作打擊象牙貿易不同,國際社會一直缺乏對長頸鹿產品貿易的限制,有環保人士警告,長頸鹿正面臨「靜默滅絕」。

保育人士:不及大象犀牛獲關注

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2016年宣布把長頸鹿定為「易危」物種,指物種數量在1985年到2015年間銳減36%至40%,到2018年更新入紅色名錄,以反映多個長頸鹿亞種陷入危機,去年春季更正式將馬賽長頸鹿(Masai giraffe)列為瀕危物種。但目前最新普查數據仍是2015年版本,當時錄得的野生成年長頸鹿約剩6.8萬隻,推測現况更不堪。美國《國家地理雜誌》點出非洲大象與長頸鹿數目呈四比一,身為長頸鹿最大種群的馬賽長頸鹿,近30年數目就銳減了約一半。保育人士把長頸鹿的困境稱為「靜默滅絕」,牠們雖然邁向滅亡,卻遠沒有得到像大象、犀牛等面臨滅絕危機般所引起的關注。

加工品易出入口 非法狩獵誘因更大

衝擊長頸鹿生存的因素,除了人類耕地擴大和持續內亂等導致棲息地受破壞和消失外,更關鍵的是狩獵活動頻仍與國際貿易法規寬鬆。到非洲狩獵長頸鹿之旅,通常只要幾萬美元,「戰利品」及相關加工商品的出入口,亦遠比大象和犀牛等矚目瀕危物種輕易,令狩獵長頸鹿誘因更大。

國際人道對待動物協會(HSI)2018年的調查就揭示,2006年到2015年間美國輸入約4萬件非洲長頸鹿物件,涉及3751隻長頸鹿,最常見的進口物品是長頸鹿骨槍柄、刀柄和雕刻工藝,以及用長頸鹿皮製作的「毛公仔」、酒吧枱櫈以至聖經表皮和地氈等(見表)。

新冠重創旅遊業 非洲保育「斷水喉」

去年8月,《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超過100個國家雖然議決開始監管和追蹤長頸鹿的國際交易,但未規定買賣其皮膚等部位為非法。而美國尚在審查應否將長頸鹿劃入《瀕危物種法》保護。環保組織一邊呼籲美國盡快對長頸鹿給予保護,一邊發起網上聯署促請歐美停止相關買賣。但雪上加霜的是,今年新冠疫情進一步打擊非洲保育工作,後者資金大多來自旅遊業,但旅遊業疫下停擺,即使狩獵旅遊減少,但保育區照顧野生動物的經費亦銳減,加上禁足令影響巡邏人手,導致非法狩獵活動更猖獗。

(綜合報道)

相關字詞﹕狩獵 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 瀕危物種 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 長頸鹿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 武漢肺炎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