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國際要聞

新政府外交路線 勢受共和黨掣肘 人事任命面臨參院障礙 國務卿成風向標

【明報專訊】拜登將會是自老布殊以來最具外交實務經驗的新總統,他曾長年擔任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在副總統任內亦高度參與外交事務。這點跟州長出身的克林頓和小布殊大為不同,奧巴馬甚至是看中拜登的深厚外交資歷可補不足,才延攬他出任副手。政治網站Politico甚至形容,白宮頭號外交政策專家無疑就是拜登本人,但美國外交政策仍不免受到國會現狀的影響,例如民主黨進步派極力尋求在外交政策話語權上分一杯羹。然而專家表示,因應共和黨勢將繼續主導掌控人事任命的參議院,有力影響國務卿的人選,變相掣肘新政府的外交路線。

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秘書長陳偉信向本報稱,要探討拜登的外交政策,首個焦點應放在誰人出任國務卿,這就牽涉到審批人事任命的參議院,但如無意外將續由共和黨主導。目前形勢上,民主黨重奪參議院的唯一希望是在喬治亞的兩場參議員選舉第二輪投票全勝,再加上副總統自動擔任參院議長,剛好有51席過半。倘若最終未能如願,陳偉信相信共和黨將對人事任命有更大影響力,國務卿也不例外。

民主黨重奪參院 需全取「紅州」兩席

美國傳媒的政情報道大多指出,民主黨進步派已準備好在拜登確認當選後正式展開對內閣職位的角逐,其中在國務卿位置,盛傳他們欲推舉康湼狄格參議員墨菲(Chris Murphy)競爭——他上月投書《大西洋月刊》勾勒如何令進步派外交政策得以化為現實。

《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羅金(Josh Rogin)引述數名共和黨外交運作人員指出,倘若拜登當選和共和黨人維持參院控制權,則共和黨領袖預期會擁有巨大的籌碼,尤其是高層人事任命,這不代表要否決所有拜登的提名人選,但會施壓阻止極左進步派和保守派表明厭惡的個別前奧巴馬政府官員雀屏中選。

拜登親信有望出線

這意味着墨菲和一度被視為拜登副手人選的前白宮國安顧問蘇珊賴斯(Susan Rice,因班加西恐襲風波備受共和黨人攻擊)難以出線,較可能出線者包括拜登政治盟友兼特拉華參議員庫恩斯(Chris Coons,他上月投書《外交事務》主張跨黨派外交政策仍然可行)或拜登頭號外交顧問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形勢明顯不利之際,墨菲已表明欲留守參院。另外,大選前也有風聲傳出,拜登考慮以共和黨中間派參議員羅姆尼出任國務卿,如是者則更反映共和黨對拜登外交政策的潛在影響。

前朝舊人防長大熱

在外交和國安議題,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和防長都是值得留意的重要人物。外界相信,如果布林肯沒當上國務卿,則極有可能出任國安顧問,否則代替人選會是由曾任拜登副總統國安顧問的蘇利文(Jake Sullivan)。防長大熱人選則是前國防部次長弗盧努瓦(Michele Flournoy),同樣是奧巴馬時代的舊人。

明報記者

(2020美國大選)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