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國際要聞

拜登先安內 對華料競爭合作並舉 港學者:外交易取跨黨共識 內地專家:思路「較可預測」減衝擊

【明報專訊】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上周六(7日)宣布勝選後,一大焦點落在白宮明年換屆後的中美關係。學者相信拜登首要任務並非外交,而是抗疫、修補撕裂等內政議題,但長遠而言,中美關係是新政府較易得到兩黨共識和「取分」的議題。然而對比特朗普強勢、飄忽的行事風格,拜登政治思路較易預測,專家大多相信大國競爭始終會是中美關係主調,但拜登相對沒那麼強調這點,應會在環保或其他符合美國利益範疇與中國合作,也會重視以多邊主義制衡中國。

「多邊主義制華」 拜登:可合作抗暖化

拜登今年在《外交事務》3/4月號撰文,勾勒其外交政策構想,從中可探知其部分對華政策想法。他強調民主制度是美國國力泉源,因此,修復和重振美國民主制度會是第一步,又稱要制訂符合美國中產利益的外交政策,重視以多邊主義制衡中國。他承認中國是特殊挑戰,華府應跟盟友和伙伴建立統一陣線,應對中方不當行為和侵犯人權問題,但在氣候變化等全球議題可加強雙方合作。

拜登明年1月20日上任,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秘書長陳偉信昨向本報表示,相信外交不會是拜登政府頭100日要優先處理的議題,諸如關稅和中美首階段貿易協議等短期內仍會照舊。但他認為,在民主黨難以穩固掌控國會下,拜登處於相對弱勢,外交政策是最容易取得跨黨派共識的議題,故遲早仍會重新聚焦中美關係。

孔誥烽:國會主導對中港動作 總統難否決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韋森費特政治經濟學教授孔誥烽亦向本報表示,拜登將會是弱勢總統,不見得會對美國對華政策有很大影響。他強調特朗普任內對中國、台灣甚至香港的動作都是國會主導,例如《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香港自治法案》及其他涉及新疆和台灣的法案等,都是國會兩黨在高度共識下通過的法案,然後政府依據法案行動,「總統想否決都否決不到」。國際政治學者袁彌昌則相信,拜登會在對港制裁上保留「上一手留下來的牌」,必要時再增加籌碼。

嶺南大學政治學系教授張泊匯向本報指出,拜登政府會繼續尋求廣泛的對華競爭戰略,但也強調要避免軍事衝突,也相對上沒特朗普政府那麼強調大國競爭,或會緩和中美對抗。他認為特朗普實際上有大戰略,強調大國競爭,採取現實主義的外交政策,令中美角力在其任內升溫;對比之下,拜登屬典型民主黨人,傾向較自由派的國際關係模式,故將把更多注意力放在氣候變化等關鍵全球治理議題。

中國人民大學外交學系教授王義桅也向本報稱,拜登是美國傳統民主黨的政治思路,可能會通過其同盟體系對中國施壓,議題也多會涉及氣候變化,或會重返《跨太平洋伙伴全面進步協定》(CPTTP;特朗普甫上任即推翻奧巴馬時代簽署的TPP,後者框架由日本等國維持並易現名),但不會與特朗普一樣「亂搞貿易戰」,「應該說,他(的影響)相對好預測一些。對中美和世界的衝擊會少一些」。惟王義桅提醒中美關係仍有變數,他說:「因為美國是最能破壞世界的力量, 也是最能影響中國發展的外交變量,中國都已經做好了準備應對。」

對華關稅 拜登顧問:先詢盟友再定

張泊匯亦強調,中美早在奧巴馬時代已存在的傳統衝突範疇仍會繼續,例子包括南海問題、知識產權、地區及全球外交對立等。但他估計拜登或在關稅議題有不同的處理方式,倘若如此則中美「脫鈎」(decoupling)會變得較不可能。拜登兩名顧問在大選前接受路透社訪問稱,在未來對華關稅的問題上,拜登政府會先諮詢主要盟友再決定,以尋求「集體影響力」加強對華的手段。他們批評特朗普政府單方面行事,反予北京「逃生出口」。

明報記者

(2020美國大選)

相關字詞﹕中美脫鈎 中美關係 拜登 2020美國總統大選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