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國際要聞

1876憲政危機恐重演 推算3亂局 任何一方拒認輸 難單循法律解決

【明報專訊】即將於周二(3日)舉行的美國大選選情激烈,不少觀察預期投票日之後或出現圍繞選舉爭拗的訴訟。有專家憂慮,今屆大選或再重演1876年大選之後引發憲政危機。當年民主黨候選人蒂爾登(Samuel Tilden)贏得普選票,但以一張選舉人票之差敗給共和黨對手海斯(Rutherford B. Hayes),成美國史上最具爭議的大選之一。專家分析本屆大選可能出現的三大情况,指出不論何方勝選,雙方候選人均可能拒承認落敗,亦難單循法律途徑解決,領袖必須預先制定對策,以防情况急轉直下。

1876年正值南北戰爭後的「重建時期」,當年共和黨主導確立黑人的公民及政治權利,民主黨則代表南方利益。與今日相似的是,當時共和黨控制白宮和參議院,民主黨則控制眾議院,黨派分裂亦非常嚴重。南北戰爭後,聯邦政府禁止許多南方邦聯州立即參與政治活動,1876年正是這些州份首次重返大選的一年。

在雙方極力動員下,投票率超過81%,創下歷屆最高紀錄。惟選舉舞弊普遍,南方州份的民主黨人和3K黨等白人至上主義組織更以暴力、恐嚇與詐騙手段,阻止剛獲得投票權的黑人社群投票。不過部分關鍵州份的選舉委員會藉由拒絕接受部分地方選舉的結果,令共和黨一方獲優勢,卻是選舉爭拗的直接成因。

1876年一票選舉人定勝負

當年全國合共有369張選舉人票,蒂爾登和海斯分別獲184張和165張,餘下20張懸而未決,兩黨同時在佛羅里達、路易斯安那及南卡羅萊納州宣稱勝出,並各自向國會提交結果。參議院共和黨人建議交由最高法院審理,但當時多數大法官由共和黨任命,民主黨人拒絕接受。雙方後來同意成立選舉委員會,由參眾兩院兩黨代表、最高法院兩黨代表及他們推舉的另一大法官決定最終結果。

1877年2月,委員會以8對7將有爭議的20張選舉人票判給海斯,助他以1票險勝。兩黨同年達成非正式協議,包括民主黨人承認海斯當總統,換取共和黨人從南方撤走聯邦軍隊,重建時期結束,南方隨之重燃對少數族裔的壓迫政策。這次延宕數月的選舉爭議亦促成國會1887年頒布《選舉人票點算法》,旨在就未來的選舉爭議制定方針,但不少專家質疑其條文含糊,實際如何運作成疑。

爭持數月 兩黨權鬥犧牲選民

俄亥俄州立大學選舉法學者福利(Edward Foley)指出,與2000年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戈爾與共和黨對手喬治布殊將涉及點票問題的選舉爭議限於法庭內不同,1876年大選結果是兩黨權力鬥爭下的產物,亦犧牲了對國民的承諾。福利相信,總統特朗普此前多番威脅拒絕承認選舉結果,聲言郵寄投票涉舞弊打擊選舉信心,無視在新型冠狀病毒下應投放更多資源保障選民投票權等,種種條件勢令今屆大選無法單循訴訟解決,勢成1876年的翻版。

研究大選爭拗的專家組織「交接誠信計劃」(Transition Integrity Project)今年6月推演今屆大選爭議情况,指出不論是特朗普因郵寄投票點票延誤出現先勝後負,或是拜登以明確差距勝出,雙方仍可能就點票問題、選舉規則等爭拗拒絕認輸,甚至演變成雙方支持者上街的局面(見表)。喬治城大學法律系教授布魯克斯(Rosa Brooks)稱,如情况惡化,很可能短期內變得難以收拾。

(華盛頓郵報/路透社/紐約客)

(2020美國大選)

相關字詞﹕選舉舞弊 拜登 特朗普 2020美國總統大選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