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國際要聞

美保守派戰略新星:不強調意識形態分野 免限對外合作

【明報專訊】中美之間的戰略競爭還有另一爭議面向:意識形態。美國政界普遍強調中美之間存在專制與民主的政治制度角力,近來特朗普政府還額外強調中共與中國的分野。但有評論質疑,意識形態非中美角力本質,華府不應過分強調這點以免自我設限。

特朗普政府強調中共中國之分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7月發表「共產主義中國和自由世界的未來」演說,強調要牢記中共政權是「馬列主義政權」,總書記習近平是其「真實信仰者」,因此號召「志同道合」(like-minded)的國家合組新的民主國家同盟,應對中方挑戰。其頭號對華政策顧問余茂春隨後罕有接受《華盛頓時報》專訪,指馬列主義意識形態及中國中心民族主義的結合,有份促成中國如今成為美國的戰略競爭者,挑戰西方自由民主制度。

拜登團隊雖不如蓬佩奧般高舉中共與中國之分,但也強調要跟民主國家合作,核心幕僚蘇利文曾稱,拜登相信美國跟「志同道合的民主盟友合作以達成共同目標」,方會更為強大。

然而,曾在特朗普政府任副助理防長的柯伯吉(Elbridge Colby),上月與著名地緣政治作家兼智庫學者卡普蘭(Robert Kaplan)投書《外交事務》網站,提出「意識形態並非中美關係緊張的根源」,華府不宜過度強調自由民主,免令對外合作受限——畢竟美國許多潛在合作對象要不屬非民主國家(如越南),要不屬被批評非自由主義的民主政體(如印度)。

倘達穩定平衡 中國體制非關鍵

柯伯吉與另一特朗普政府前高官成立專研大國競爭的小型智庫,獲布魯金斯學會專家賴特譽為共和黨其一最有影響力的地緣戰略新星。柯伯吉接受賴特訪問時直言,中國帶來的挑戰來自其國力上升多於中共,美方面臨的風險是中國「可主導全球最富裕地區,並以損害美國的方式塑造全球經濟和秩序」。他不否認中共令情况更壞,「但假使中國是民主政體,我們仍需要擔心這樣強大的國家」。

柯伯吉宣稱,他的強硬派立場是因美國決策圈漠視中國太久,但他指「強硬派立場的目標是抵達『令低盪(détente,即關係緩和)變得可能』的有利位置——當我們去到穩定的平衡,則應準備接觸中國,不用理會其體制」。

(2020美國大選)

相關字詞﹕美國大選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