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國際新聞

評論:祈禱方式寫詩富靈性

【明報專訊】美國女詩人格勒克成為今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在詩歌界引起哄動。香港詩人彭依仁昨對本報表示,他有收藏格勒克一些詩集作品,包括《野鳶尾》(Wild Iris),對格勒克奪獎感到欣喜。彭依仁表示格勒克的作品主要講述自己內心世界,與她童年陰影和個人成長經歷有關,也有談到家庭。彭依仁說:「格勒克的詩很有靈性,有人形容她用一種祈禱方式寫詩,類似透過與上帝對話的方式來表白自己的內心情感。」

彭依仁喜見獲獎 廖偉棠:極具份量

對於格勒克獲獎,彭依仁認為這是對詩人的一種鼓勵,反映詩歌在文學界具有重要和崇高的地位。他指出,過去諾貝爾文學獎較少頒予詩人。

香港作家兼詩人廖偉棠亦有讀過格勒克的詩作,包括《野鳶尾》、《月光的合金》等作品。被問到如何評價格勒克的作品,廖偉棠稱,格勒克寫詩的風格傾向單一和平淡,充滿美國傳統詩歌脈絡,詩作像自傳式,從自己角度出發,通過描寫花草、植物來穿插自己的故事,折射女性的處境。廖偉棠認為這種寫法在美國傳統詩界已有不少,格勒克的作品沒有令他眼前一亮。

不過,廖偉棠直言格勒克在美國詩歌界極具份量,他特別提到格勒克在2003年摘下美國國家桂冠詩人,「獲官方和民間雙重認可的人才能當上桂冠詩人,所以她在美國以至英文詩歌界的名氣頗大」。

「內向」詩作 疫下所需療癒

台灣詩人作家印卡昨對中央社表示,他認為今年在疫情肆虐下,將諾貝爾文學獎頒發給格勒克這樣「內向」的詩人,是非常有趣的。他說,格勒克的詩強烈表達出要克服生命困境的意念,也是現今疫下社會最為需要的意識、意念之一。

負責在台灣出版格勒克詩集《野鳶尾》的寶瓶文化的總編朱亞君昨說,今年新冠病毒疫情肆虐,格勒克回歸內心、關照自我的詩作,是現下最需要的療癒。

明報記者

相關字詞﹕文學 詩人 野鳶尾 諾貝爾 諾貝爾文學獎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