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國際新聞

「法律與秩序」半世紀輪迴 三大不同 同為競選口號 學者:特朗普非尼克遜成效存疑

【明報專訊】「我是你們的法律與秩序總統」,美國總統特朗普今年6月在白宮如是說。在反種族主義示威浪潮下,「法律與秩序」(law and order)成了特朗普陣營的競選主調,令人聯想到1968年大選時,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遭刺殺後觸發多地騷亂,加上反戰示威升溫,當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尼克遜正是靠「法律與秩序」牌入主白宮。半世紀過去,特朗普能否重演尼克遜的成功?本報以電郵訪問兩名美國政治及歷史學者,剖析2020年與1968年的三大不同,如何影響特朗普「法律與秩序」牌的成敗。

【「內政篇」.系列三之三】

明報記者 陳籽穎

特朗普在上屆大選已自稱「法律與秩序候選人」,承諾嚴打罪案和確保邊境安全。今年5月,黑人男子弗洛伊德之死觸發的示威席捲全國,他多次斥示威者是激進左翼和無政府主義者,主張出動聯邦執法人員應付示威,亦更常在社交網站發布「法律與秩序」和「沉默大多數」的帖文,這兩個字眼正是半世紀前因尼克遜而廣為人知。

1968年是美國動盪之年,時任民主黨籍總統詹森因越戰政策聲望受挫,罕有放棄競逐連任。同年4月馬丁路德金遭刺殺,逾百城市爆發騷亂,在民主黨初選被看好的羅拔甘迺迪6月亦遭刺殺。同時「反文化運動」和反戰示威持續,大批示威者8月到民主黨全國大會抗議,演變成激烈警民衝突,詹森副手、自由派的漢弗萊(Hubert Humphrey)在混亂中獲提名出選。另一邊廂,尼克遜主打恢復「法律與秩序」的旗號,最終擊敗漢弗萊和主張種族隔離的第三方候選人、民主黨籍阿拉巴馬州州長華萊士(George Wallace)。反戰示威升溫,尼克遜翌年發表著名的「沉默大多數」演說,籲沒參與示威者支持其越戰政策。

黑人示威政治影響 傳媒導向成關鍵

普林斯頓大學政治學助理教授瓦索(Omar Wasow)今年5月發表研究,探討1960至1972年黑人民權示威的政治影響。他指當時非暴力示威有利民主黨選情,暴力事件則有利共和黨,關鍵在於傳媒報道,前者將民意導向公民權利,後者則導向社會控制。這項研究近月引起熱議,尤其民調反映美國近期的示威支持度下滑(見圖),外界猜測是否有利特朗普選情。惟《華盛頓郵報》和美國廣播公司(ABC)上月底的民調顯示,51%受訪者認為拜登更能處理罪案和安全問題,特朗普則為44%。瓦索形容這是值得注意的轉變,因為共和黨過去約50年一直主導「法律與秩序」牌。

執政下動盪 特朗普難歸咎民主黨

俄亥俄衛斯理大學歷史教授弗拉姆(Michael Flamm)曾撰書,分析1960年代街頭罪案和騷亂如何促成對保守派支持。他指「法律與秩序是有力的口號,吸引對社會及政治轉變感焦慮和憤怒的保守派白人」,但有些因素將限制這張牌的成效。首先,當年尼克遜是挑戰執政的民主黨,令他更易批評民主黨人任由街頭罪案、騷亂和反戰示威升級,但特朗普是競逐連任。拜登的陣營亦在廣告強調,動盪局勢是在特朗普任期下發生,並斥他沒以批評示威者的相同強度,譴責加劇示威混亂的白人至上主義者和民兵;特朗普陣營則將矛頭指向民主黨控制的州份和城市,將示威相關的亂象描繪為民主黨執政的未來。

論述兼顧民權 尼克遜顯溫和

另外,弗拉姆和瓦索同時提到當年支持種族隔離的華萊士參選,令尼克遜顯得相對溫和。瓦索指當年尼克遜的論述有策略地抓住中心,要求恢復「法律與秩序」之餘承認公民權利,其「法律與秩序」廣告片承認「異議是推動改革的必要部分」,但補充「在提供和平改革的制度內,沒任何理由證明訴諸暴力是正當的」。瓦索認為,特朗普陣營的「二元」論述只有「壓制示威」和「亂象持續」兩個選項,而沒考慮妥協或公民權利,「特朗普的『法律與秩序』牌失效並非因他模仿尼克遜,而是因為他模仿華萊士」。

(2020美國大選)

相關字詞﹕拜登 示威 反種族主義 法律與秩序 尼克遜 特朗普 2020美國總統大選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