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國際要聞

對政治失信心 年輕黑人投票意欲低

【明報專訊】對依賴黑人票的民主黨而言,能否動員黑人選民投票勢成關鍵。美國大學有民調顯示,游離州年輕黑人的投票意欲明顯較低。在威斯康星州密爾沃基推動黑人投票的班克斯表示,以他在社區工作的觀察,年輕人確實較不願投票,但示威反映他們了解社會問題,重點在於教導他們「對抗壓迫的全套工具」,除了示威,還有投票等手段。

美國大學7月在6個游離州做的黑人選民民調,發現18至29歲的受訪者中,47%人支持拜登,只有8%支持特朗普,但有21%表示不會投票;相比下,30至59歲受訪者支持拜登和特朗普分別為70%和7%,60歲以上更達86%對4%,差距遠較年輕黑人明顯。

未見實質改變 對奧巴馬任期失望

帶領研究的美國大學國會及總統研究中心主管巴克(David Barker)在電郵向本報表示,年輕黑人對政治及各種制度失去信心,「他們往往對奧巴馬任期感失望,感覺無論誰執政都不會帶來改變,從而衍生對兩邊政黨的不屑」。研究員富爾伍德(Sam Fulwood III)認為,這種差異很大程度源於年長一輩對種族隔離和歧視有更深刻的記憶和經歷,年輕黑人選民較不願妥協,「比起『兩害取其輕』,他們表示寧願不投票」。惟他提醒應小心解讀結果,所有年齡層的黑人選民對特朗普支持度都很低。

前學生領袖:須教育以選票施壓

年輕人投票率低並非只見於黑人選民,而是全國現象。班克斯本身亦是年輕社運人士,自大學時期參與社會事務,最初專注學生議題,後來成為黑人學生會會長,加上「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在2013年獲關注,於是開始投身種族公義議題。他認為問題在於年輕人在政治影響方面未受足夠教育,「但同時我覺得他們最能理解社會及白宮的問題如何影響其未來……你看看每日在街頭示威的人,他們許多都是年輕人,重點是教導他們對抗壓迫的全套工具,除了遊行和示威,還有投票和向民選官員施壓,如參與市議會會議等」。

拜登和特朗普近月加緊到游離州競選,兩人9月都曾兩度到威斯康星州。談到兩個陣營與社區的聯繫時,班克斯形容該州作為主戰場,過往都是鋪天蓋地的宣傳,但今次街頭可見宣傳不多,自己接收資訊集中在網上社交平台,或因疫情下外出人流較少。

受疫情影響,班克斯的組織只能透過電話和短訊鼓勵選民登記,他盼能盡早恢復親身行動。

(2020美國大選)

相關字詞﹕威斯康星州 黑人選民 年輕人 種族議題 2020美國總統大選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