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國際要聞

兩德統一30年 經濟差異埋極右冒起種子 德總領事:後統一世代 漸擺脫東西落差

【明報專訊】1990年10月3日,德國以東德併入西德的形式再度統一,然而從30年後的今日可見,東西兩德原本的差異尚未完成磨合,經濟發展的落差尤為明顯。極右思潮近年在歐洲蔓延,德東民眾排外心理更明顯,該地區更被視為極右勢力大本營,引人深思歷史遺留的問題。德國駐港總領事林文禮(圖)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儘管東西經濟落差確存在,但極右問題泛遍歐洲,不能歸咎統一。他又強調,德國的「後統一」新世代已逐漸擺脫這股東西落差。

明報記者 甄梓鈴、周宏量

二戰結束後不久德國被鐵幕分割,西德屬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東德則落入蘇聯陣營。東德1961年建立柏林圍牆阻撓民眾投奔西德,不但加深兩德鴻溝,更令無數家庭被逼迫分隔。德國駐港總領事林文禮(Dieter Lamle)的母親來自東德勃蘭登堡,但他自言比較幸運,母親在圍牆築起前已與家人遷往西德,後來嫁予任西德外交官的父親,故其家庭不曾面臨分離的痛苦。

林文禮出生於父親當時所外駐的南非,後回西德生活,1980年代初完成法律學位,投身外交部。他憶述當年在密切跟進部分東歐國家開放邊境,以及那場掀起東德政權倒台序幕的萊比錫示威,但從沒想過一切來得那麼快。他直言就算最樂觀的人,都無法在柏林圍牆倒下前數個月預期兩德會在一年內統一,「我會說兩德統一本身就是最主要成就」。

統一後的30年,德國經歷各種跌宕起伏,一度淪為「歐洲病夫」,及後重新振作成歐洲經濟和政治火車頭,今年疫情卻又揭示經濟轉型之必要,但東西落差的難題始終難以迴避,令許多人心中仍有一道無形的牆。

極右主義非東德獨有 不能連結統一

德國近年接連發生極右仇外的襲擊事件,當中以德東地區的排外和種族主義思潮冒起尤其惹人關注。分析認為,經濟落後前西德地區是德國東部如今成為極右勢力溫牀的其一重要因素。其一例子是德國反伊斯蘭運動「Pegida」,其發源地正是前東德大城德累斯頓。德國選舉進一步反映這趨勢,極右政黨「另類選擇黨」(AfD)以反移民政綱急速崛起,2017年躍居聯邦議會第三大黨,在地方選舉也大有斬獲,先後在德東的勃蘭登堡和薩克森成為地方議會第二大黨。

林文禮認為,過去數十年間,德國已變成更多元和更寬容的國家,只是硬幣的另一面也頗顯眼,即存在對多元化增加的負面反應。但他強調,極右民粹主義及其種族主義和偏執理念,並非只限於東德存在的現象,不能連結到兩德統一,稱這些問題跨越整個德國、歐洲以至全世界,亦有許多不同理由。

差異漸減 惟離真正統一仍須努力

林文禮並未否認兩德統一後浮現東西經濟落差,強調德東地區經歷「前所未見的政治、社會和經濟轉型」。他舉例指,許多東德人原在國營企業工作,如今卻要在自由勞動市場競爭,結果失去工作,須重新學習在新制度下求存,並面對比德西地區落後的工資和生活水平。

根據德國政府發表的《統一形勢報告》,2018年德東居民的人均收入已超過全國平均水平的88.3%,但東西落差仍然存在,主要因素包括人口流失妨礙地區經濟發展,以及德東地區缺乏大型跨國企業和中型企業進駐。但從失業率來看,德東地區2005年錄得逾15%,如今已降至10%以下,部分地區更低至6%,差距明顯收窄。

林文禮不諱言,在談論兩德統一真正完成前,仍有許多工作要做,但自言跟其子女等統一後出生、未曾經歷國家分裂的年輕一代談天,會發現這些落差似乎正在消失,「東與西開始更多是地理名詞,而非政治意涵」。

相關字詞﹕西德 東德 極右民粹主義 兩德統一 林文禮 德國駐港總領事館 柏林圍牆 德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