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國際新聞

下一篇
上一篇

國際觀察:歐洲民粹主義逆轉的美麗誤會 /文:申世明

【明報專訊】希臘激進左翼聯盟總理齊普拉斯在周日的大選中被選票趕下台,齊普拉斯當年打着反緊縮抗歐盟的旗號上台,如今中間偏右政黨重新上台,如果認為今次選舉結果是顯示席捲歐洲的民粹主義出現逆轉,恐怕是美麗誤會。今屆希臘大選充其量只是尋常政黨輪替而已。

激進左翼上台變尋常政客

齊普拉斯在任4年的轉變之大,令不少人跌眼鏡。昔日崇拜哲古華拉及毛澤東的激進學生領袖,在4年任期變得成熟老練,除了依舊不打領帶外,齊普拉斯可謂判若兩人。在跟鄰國馬其頓的國名爭議中,齊普拉斯力排眾議跟馬其頓達成協議,馬其頓改名北馬其頓,希臘則不再阻撓該國加入北約等國際組織,結束一場外人眼中無聊但在當地人卻又生死攸關的歷史糾紛,對地區未來發展作出一大貢獻,齊普拉斯亦被西方傳媒形容具政治家風範,但他也付出沉重代價,最終輸掉大選。

齊普拉斯2015年上台時被形容是「左翼民粹」,希臘當時正因為2009年破產要厲行緊縮,換取歐洲的財政援助,民眾怨聲載道,把矛頭直指歐盟。齊普拉斯聲言要撕毁金援協議、終止緊縮,甚至不惜脫歐,結果贏得民眾支持。他上台之初亦兌現承諾,任命左翼教授瓦魯法基斯當財長,負責跟歐盟及其他國際債權人談判,結果把歐盟上下都得罪。齊普拉斯還舉行公投否決歐盟金援計劃,但最後一個華麗轉身乖乖地聽命歐盟,政府繼續推行緊縮,希臘亦在去年走出金援。

學者:反映民粹主義屬循環現象

雅典經濟大學教授帕古拉托斯(George Pagoulatos)昨對BBC稱,傳統政客米佐塔基斯勝選,反映民粹主義是循環現象多於趨勢,民粹主義者一旦執政便跟主流政府一樣面對相同約束,還堅持競選時的民粹主張只會敗亡。「民粹主義」向來是難以界定的字眼,一國之「民粹主義」可否幫助理解他國的「民粹主義」值得商榷,更何况,希臘政府一早已跟建制政客主持的政府無異時,今次大選的歷史意義也不宜過於渲染。

申世明

相關字詞﹕民粹主義 齊普拉斯 希臘激進左翼聯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