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國際新聞

下一篇
上一篇

國際觀察:特朗普的混亂外交 /文:申世明

【明報專訊】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周聲稱自己在行動10分鐘前叫停攻擊伊朗,把美伊兩國從戰爭的危險邊緣拉回來。他上周六自吹自擂,稱自己「獲得不少讚賞」,「大家都說我是好戰者,現在又說我是鴿派,其實我兩者皆非,我是講常理的人。」不過,這恐怕不是美國盟友及敵人所想的。從特朗普在朝鮮、伊朗及中美貿易戰的表現,反映的只是一個混亂的腦袋,令美國盟友及敵人無所適從。

邊安撫邊宣戰 反覆無常

特朗普叫停攻伊朗後,華府一直發出混亂信息。就算是特朗普本人,雖然一邊說無意欲開戰,又表示若伊朗放棄核武可以協助「伊朗重新偉大」,但另一邊廂又威脅伊朗若執意發展核武便會面臨毁滅。類似局面並不陌生,特朗普此前對朝鮮也是如此反覆無常。

2017年朝鮮多次試射導彈,特朗普多番出言威嚇,揚言要以戰火和怒火「徹底毁滅朝鮮」;對朝鮮領袖金正恩,特朗普一時「火箭人」,一時「醒目仔」。之後,美朝終於在去年舉行首次峰會,但至今除了特朗普跟金正恩的你來我往外,朝鮮半島局勢進展乏善足陳。

「戰術大師」考起專家

美伊關係發展跟美朝關係愈來愈相似。伊朗跟朝鮮也似乎無法掌握美國,朝鮮把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視為美國強硬的黑手;伊朗也將近日緊張局勢歸咎特朗普身邊的官員,如外長扎里夫便在Twitter稱美國的「B隊」試圖將特朗普引向戰爭。不少美國傳媒也同樣認為曾承諾不要將美國捲入戰爭的特朗普正被博爾頓等鷹派顧問為難,特朗普在周日播出的訪問中也說博爾頓是百分百鷹派,「可以同時間跟全世界宣戰」,但強調不要緊,因為他自己同時要正反雙方立場。

換言之,戰與不戰就只視乎特朗普的心情。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伊朗專家薩德杰普爾(Karim Sadjadpour)向《金融時報》形容,美國伊朗政策的策略一致性有如美國抽象畫家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的畫作。共和黨人、克林頓時代出任防長的科恩(William Cohen)亦指特朗普處理危機的手法「混亂」,認為過去一周的方針反映特朗普政府外交的短視和隨意。

特朗普的支持者或者會說,特朗普的非常外交只是「擾敵」,甚至認為他其實是「戰術大師」,只是專家不能理解他的「高深莫測」而已。不過,特朗普上台以來的種種行徑不單「擾敵」,連盟友也同樣摸不着頭腦,美國如何制定足以發揮影響力的外交政策是一大疑問。

文:申世明

相關字詞﹕美朝關係 特朗普 伊朗 國際觀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