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國際要聞

下一篇
上一篇

拆局﹕鷹派充斥華府 開打風險未除

【明報專訊】美國總統特朗普這次臨急叫停空襲伊朗反映其迥異的取向:一方面他在外交上擺出強硬態度,但另一方面他跟伊朗開戰的決心並不太強,這個矛盾如何調和仍是未知數。特朗普政府任內多次動用「極限施壓」(maximum pressure),其中在伊朗問題上惹起的爭議最多,如今華府充斥對伊朗的鷹派人物,特朗普會否受動搖成疑問。

奧巴馬時代曾任總統特別助理和白宮中東、北非及海灣地區協調員的戈登(Philip H. Gordon)上月在《外交事務》撰文,質疑美國對伊朗的「極限施壓」,不但未令伊朗屈服,甚至令美伊發生軍事衝突的機會長期存在,甚至愈來愈準備好打破慣例和不分敵友搞對抗,與此同時,特朗普身邊的顧問已不再是早期傾向限制其挑釁衝動的人物(例如前防長馬蒂斯),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和國務卿蓬佩奧等人甚至有心為個人目標推波助瀾,短期內以伊朗開戰風險為最高。

美媒:特朗普成開戰阻力

美國傳媒近期引述消息人士的說法大多稱,特朗普其實對跟伊朗開戰沒有太強意欲,甚至往往是華府內部的一大「阻力」。以CNN最新報道為例,有白宮高官便指,特朗普跟博爾頓就應對伊朗的策略持續爭論,蓬佩奧、副總統彭斯和新任署理防長埃斯珀則飾演「游離票」的角色。報道更引述美國盟友外交高官的觀察,指蓬佩奧在伊朗問題上發揮在特、博之間以傳話調控關係的角色(triangulator)。

資深中東專家、智庫威爾遜中心米勒(Aaron David Miller)便向CNN稱,談到使用武力時,特朗普展示異乎尋常的風險厭惡,希望遠離無法取勝的舊戰爭,也不要走進新戰爭,「與之相反,博爾頓的政治生涯一直是對伊朗的鷹派」。他認為,蓬佩奧公開對伊朗非常強硬,相信不大可能強烈反對動武,「結果最大的掣肘來自總統本人」。

鷹派失掣肘 擔幕後角色

CNN引述美國官員指,蓬佩奧和博爾頓在華府對伊朗回應上發揮關鍵的幕後角色,二人的影響力在多名高官位置都是由署任者擔當下水漲船高,而不少現已離開的官員如今已無法構成制衡。蓬佩奧近期更試圖爭論總統有法律授權可繞過國會向伊朗動武,包括宣稱伊朗跟蓋達有聯繫,但說法惹來不少質疑。

儘管特朗普明顯仍不想要開戰,但在蓬佩奧和博爾頓的積極運作下,他能否避免衝動同意動武,仍有不少疑問,周四在空襲伊朗決定上的「彈弓手」便是例子。

明報記者

相關字詞﹕博爾頓 蓬佩奧 特朗普 美國 伊朗 極限施壓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