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國際要聞

下一篇
上一篇

日本內望﹕令和日本的危機與挑戰/文:張望

【明報專訊】平成時代(1989年1月8日-2019年4月30日)終於要結束了。

4月1日,在日本是新年度的開始,但2019年和往年大不相同,因為政府選擇在這一天公布日本的新年號:令和。一名日本教授曾經這樣比喻:按照日本人四季的感覺,如果說明治/大正是日本的春天,昭和是日本的夏天,平成是日本的秋天,那麽令和會是日本的冬天嗎?

這樣的說法略帶浪漫,但也反映這名教授對日本未來的擔憂。人口減少,災害頻發,少子老齡化,長時間工作,即將到來的令和將會是一個什麽樣的年代?

平成日本的確失去了30年

平成日本留下的最大課題,就是無法通過制度創新來迎接新時代的政治經濟變化,造成整個日本社會處於疲憊不堪的狀態。加油(日語:頑張る),在經濟擴張、人口增長的昭和或許管用,但在少子老齡化嚴重的平成,無疑等同於飛蛾撲火。

論醫療,日本醫生的長時間工作是出了名的,早出晚歸,身兼多職,結果造成醫學院收生重男輕女,因為在日本一般認為只有男生才有體力承受長時間勞動;論教育,日本中學老師除了要完成正常教學任務,還要在周六周日輔導非自身專業領域的學生課外活動,因此長期處於過勞狀態,怎會有時間發現學生間的欺凌事件?最近,日本的7/11便利店集團也開始研究放棄實施了十多年的24小時服務,皆因人手極度不足,員工體力嚴重透支。曾在日本創立諸多新媒體(如在線視像網站「ニコニコ動畫」)的中生代領袖西村博之2018年在接受日媒採訪時曾這樣總結:平成的日本,依然建立在昭和時代建立的落伍制度上運行,大家不求有功,但求無過,更豈論實施大的變革,這是一個把昭和遺產徹底吃光的年代!

2018年年末,在小泉純一郎時代擔任郵政改革總顧問的前總務大臣竹中平藏教授在接受日本《東洋經濟》周刊訪問時直言,平成日本的30年就是失去的30年。根據竹中分析,自從2007年安倍閃電辭去首相之後,日本當時幾乎每年換一名首相,再加上2011年的地震、海嘯與核災,日本喪失了實施構造改革的寶貴5年,直到安倍再度上台,才稍有挽回。在這5年,無論是中國還是美國都培養出新型產業,獲得巨大的利潤。例如美國的Uber和中國的滴滴出行,利用智能手機的科技創新重組出租車市場。不過在日本,由於涉及既得利益集團,建立這樣的新公司依然是困難重重。

年輕一代思考日本出路

當然,平成末年的日本新一代也在思考日本的出路,沒有放棄。長年研究人工智能(AI)的國立情報學研究所教授新井紀子指出,隨着AI革命的到來,過去的政經制度已經過時,高技術將令不少工種不復存在,貧富懸殊會進一步加劇,年收入200萬日圓(約14萬港元)以下的人口將劇增。在這樣的情况下,日本人需要思考新的人生哲學,即:不爭第一,要當唯一(Only One),重新發現自己的天賦強項。

又如,最近在日本走紅的年輕社會學者落合陽一就在他的新書《日本進化論》(SB新書,2019)思考日本的未來,他在書中強調,人口減少的社會對日本來說其實不是危機,而是轉機。日本可以藉此大力發展人工智能和機械人,以解決在老人看護、教育等領域人手不足的問題。30多歲的前首相小泉的公子、國會議員小泉進次郎近年來在自民黨內也是著名的改革派。他對媒體指出,日本國會到現在仍喜歡用紙張作為文件媒體且不准議員在開會時打開手提電腦或iPad記錄,實在是嚴重落後於世界。他和落合陽一共同創造了「政治技術學」(Politech)這一新名詞,意圖通過技術革新來改變日本落後的政治社會習慣。

4月1日當晚,首相安倍出席日本各大電視台的訪談節目,解釋新年號的選定原因。在NHK電視台,安倍透露,他在今年3月就收到新元號的草案,看到令和,就感覺到一種梅花度過嚴寒後光彩盛開的精神,符合日本人大自然的感覺。5月1日,令和天皇將正式即位。日本能否突破平成日本的困境,大刀闊斧地改革以迎接世界之大變局,我們拭目以待!

張望 日本早稻田大學國際教養學部副教授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