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國際要聞

下一篇
上一篇

觀天下﹕國際治理舞台 中國的百年感慨

【明報專訊】中國與世界各國的交往史最早可追溯到2000多年前。綿延7000多公里的古代絲綢之路成為中國和中亞、歐洲國家友好往來的最佳註腳。唐朝時期,繁榮的長安成為當時全球最重要的城市之一,寬容地接受世界各國的文化和使節。明朝時期,鄭和七下西洋,堪稱世界航海史上的壯舉。清朝末年閉關鎖國,西方列強用堅船利炮強行打開中國國門,中國被迫捲入近代資本主義的殖民體系和世界市場。

拒《凡爾賽和約》 對列強說不

1919年是中國參加全球治理的重要開端。那一年,協約國召開巴黎和會,商討一戰後的世界和平問題。在那次會議上,中國代表就山東問題態度堅決,拒絕在《凡爾賽和約》上簽字,理直氣壯地對西方列強說「不」。在那次會議上,中國成為國際聯盟的創始國,並首次以戰勝國姿態出現在國際社會。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中國在創建聯合國的過程中發揮了積極作用,成為聯合國創始成員國和安理會5個常任理事國之一,不僅贏得了應有的國際地位,也獲得了全球治理的制度性權利。冷戰期間,新中國一度被排除在聯合國之外,但中國與印度、緬甸共同倡導的「和平共處五項原則」成為處理國際關係的基本準則,為全球治理規則發展提供了智力支持和恒久指引。1990年代以來,全球化深入發展,中國積極融入國際社會,主動參與各類全球和地區治理機制,並於本世紀初加入世貿組織(WTO),這對於中國自身轉型升級、全球化進程和全球治理體系發展,都產生了深遠影響。

助全球渡金融海嘯 增話語權

2008年爆發的金融海嘯,是另一個歷史轉捩點。這一年,以中國為首的新興經濟體,在幫助美歐和全球經濟共渡時艱的進程中,提升了自身的國際地位和話語權,逐漸進入全球治理體系的核心圈。金融海嘯以來,中國每年經濟增長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平均超過30%,去年經濟總量更首次突破90萬億人民幣大關,對全球經濟復蘇的巨大貢獻令人矚目。

聯合國費用分攤 中國居次席

近年來,隨着某些大國內顧傾向加重,全球治理赤字加劇。中國在國際體系中的穩定性作用更加突出,在全球治理中的引領地位進一步突顯。從共商共建共用「一帶一路」,到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高舉開放共贏旗幟,再到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終極目標,中國不僅提出新理念,而且付諸行動。中國的全球治理觀被寫入聯合國文件。從2019年起,中國在聯合國常規預算費用的分攤比例上升到12%,居世界第二。中國同「一帶一路」相關國家的貨物貿易額累計超過6萬億美元,對外直接投資超過800億美元,為當地創造了逾24萬個就業崗位。中國舉辦G20杭州峰會、金磚國家廈門峰會、首屆國際進口博覽會,積極踐行多邊主義,打造開放型世界經濟。冀望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與共,天下大同。伴隨中國自身的發展,中國對全球治理的貢獻必將愈來愈大。

回顧中國參與全球治理的百年經緯可以看到,中國逐步從積貧積弱、飽受欺凌的受難者、局外者、旁觀者,轉變為世界和平的建設者、全球發展的貢獻者、國際秩序的維護者。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在新的全球化發展階段,在人類面臨眾多共同挑戰面前,中國正和國際社會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為建設一個更加繁榮美好的世界而不懈努力。

何仲平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