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國際要聞

下一篇
上一篇

社會分裂 司法機關難獨善其身

【明報專訊】美國行政機關跟司法機關過去不乏火花,但甚少像特朗普般質疑法官的誠信。美國人對行政及立法兩權信心低落,唯獨司法機關一直享高民望,但近期美國社會分裂嚴重,司法機構亦難以獨善其身,首席大法官羅伯茨罕有發聲明維護司法獨立,相信也是因為要維護這個最受信任的政府體制。

美國總統雖可委任理念相近的聯邦法官,但對不合心水的判決並無板斧。過往也有總統批評法官先例,如1996年克林頓任命的聯邦法官貝爾(Harold Baer Jr.)審理曼哈頓一宗毒品案時排除證據,引起廣泛批評,共和黨趁機攻擊民主黨政府打擊罪案不力,批評克林頓任命自由派法官。當年正值大選年,克林頓將競逐連任,為免遭塑造成縱容罪案,白宮批評貝爾,甚至暗示克林頓可能要求貝爾下台,惹司法部及司法界抗議,白宮隨即表示尊重司法獨立。貝爾後來改變決定。克林頓當時辯稱,尊重司法獨立不代表不可以批評法官。前總統奧巴馬亦在國情咨文批評聯邦最高法院放寬競選經費限制的裁決。

特朗普的出現更激起社會分裂加劇,更蔓延至司法界。自由派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2016年罕有批評當時還是總統候選人的特朗普:「一旦特朗普當總統,我無法想像這個國家會怎樣。」她還斥特朗普是「冒牌貨」,雖然她後來收回言論,但無改外界視她為「反特朗普」旗手。

近年成政治角力場 聲譽受損

蓋洛普自1972年起便調查美國人對行政、立法及司法的信任度。

上月最新民調顯示,有四成美國人信任立法機構;42%信任行政機構,68%人信任司法機構。歷年調查中,美國人對司法機構的信任一直高於行政及立法,但近年最高法院往往成為自由派跟保守派對決之地。2015年,最高法院在同性婚姻合法化判決及奧巴馬醫保裁決後,美國人對司法機關的信任跌至53%。環繞聯邦大法官卡瓦諾任命的爭議更進一步打擊司法機關的聲譽,面對特朗普對法官的攻擊,身為首席大法官的羅伯茨不得不重申司法機關的超然地位。

明報記者

相關字詞﹕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 司法獨立 特朗普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