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科線

港聞

下一篇
上一篇

售票網無飛可賣 變播放平台續命

【明報專訊】新冠肺炎席捲全球,為了阻止疫情傳播,演唱會、音樂會及舞台劇紛紛被迫取消或延期,重創各地娛樂事業。香港多個電子賣票網站,亦由以往的供不應求變成無票可賣。有業者為尋找出路,將賣票網站同時作為放映平台,播放黃子華棟篤笑收山作《金盆口》,稍後還可能加入其他演唱會和電影。

明報記者 薛偉傑

「撲飛」(POPTICKET)共同創辦人鄧志豪表示,他本來是經營設計公司,其間與很多文化藝術表演單位合作,後者向他反映,有些小型表演和工作坊極度欠缺門票銷售渠道。於是,他便在2014年成立了電子賣票網站PUTYOURSELF.in,專門為一些比較小型的表演、電影放映會及工作坊等出售電子門票,買票者只需憑手機和QR Code,就可以入場。PUTYOURSELF.in經營了大約兩年,已經為數百場活動出售門票。

撲飛:2月賣票收入直插九成

那時,本地大型演唱會的門票被黃牛黨壟斷,炒賣情况非常嚴重,一般市民很難直接買到門票。於是,鄧志豪考慮再開設一個網站,專為演唱會等大型表演活動出售電子門票。2018年6月,他和一名朋友得到投資者支持,開始籌備新網站「撲飛」(popticket.hk)。去年3月「撲飛」正式開業,第一炮就是替樂隊RubberBand澳門演唱會出售其中數百張門票。其後大半年,「撲飛」的生意都一直上升,除了為主流演唱會賣票外,本地藝術愛好者口中的「九大藝團」(香港管弦樂團、 香港中樂團、香港小交響樂團、香港舞蹈團、香港話劇團等),有7個都曾與公司合作過。直至今年1月底,眼看快將收支平衡,不料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到了2月,絕大部分表演活動都被迫取消,該公司的收入亦按月大跌九成。

3月播《金盆口》 首季免見紅

賣票網站變得無票可賣,迫使鄧志豪要找出路。剛好這時,他透過朋友介紹認識了黃子華,得知後者有意將其棟篤笑收山之作《金盆𠺘口》安排在網上播放,雙方一拍即合。

於是,該公司用了兩星期來緊急修改網站,為原來只有賣票功能的網站加上視頻點播功能。此外,還要加強保安功能,以及為《金盆𠺘口》的視頻檔案加密。前者是要阻止黑客從網站盜取視頻檔案;後者則是預備萬一黑客真的偷到視頻檔案,也無法將之解密。

另外,由於不知道粉絲在什麼時候登入觀看,所以該公司和合作的雲端服務供應商商討了彈性的安排。每當伺服器的性能及流量耗用到某個百分比時,雲端服務供應商就會自動增加伺服器及流量,避免網站出現樽頸。

《金盆𠺘口》網上版的門票由3月13日開始發售,放映時間則由3月16日至4月8日。網上版的門票賣68元,比2018年在紅館演出時的票價(280至880元)低,更不用說當時被炒高幾倍至十幾倍的「黃牛飛」(880元的門票曾被炒高至超過1.5萬元)。網上版的買票者可以在預先選定的兩日內無限次觀看(但同一時間只可用一部裝置觀看)。

鄧志豪不願透露具體賣票數目,但承認反應非常理想,至少賣出了數萬張電子門票,觀看人次至少10多萬。藉着《金盆𠺘口》網上版的收入,該公司今年第一季可以達到收支平衡。而且,還吸引到約10間公司與該公司商討,以類似方式合作。

部分表演擬變閉門演出網上直播

鄧志豪透露,有些公司希望將以往的演唱會拿到網上賣票及放映;亦有一些是香港電影公司,但暫時未知它們是想在網上放映以往的電影,抑或是因為疫情而尚未公映全新電影。此外,有些早已委託該公司售票的活動主辦機構亦考慮,必要時將整個表演活動變成閉門演出網上直播。還有一個主辦機構考慮將整個電影節搬到網上舉行,但就可能需要和版權方商議(因為原先是安排在電影院或藝術中心等地方放映)。

鄧志豪對於疫情的看法比較悲觀,擔心政府的限制措施不會在短期內取消,一些製作公司會因而倒閉。他指出,演唱會的音響工程等是很專門的工作,並非隨便可以找人頂替。若因為演唱會停擺,令這些工程人才流失轉行,是極其可惜的事。他希望,政府第二輪的「防疫抗疫基金」可以協助製作公司,令它們毋須倒閉裁員。

至於該公司,未來則可能和其他公司合作,利用同一套系統開拓馬來西亞市場。另一方面,因為「撲飛」是為了銷售大型演唱會門票而設,所以預備了可能有很多人同時登入,早已設計了輪候拿籌的程式。未來若再出現市民搶購口罩等情形,該公司可以協助零售業者,將輪候和派籌活動轉移到網上。

相關字詞﹕許冠傑 尊尼事務所 演唱會 金盆𠺘口 棟篤笑 黃子華 鄧志豪 撲飛 創科線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