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科線

港聞

下一篇
上一篇

亞運為港奪金仍茫然 電競好手憂前路

【明報專訊】雅加達巨港亞運上周落幕,港隊以46面獎牌凱旋,百人在機場歡呼、鎂光燈此起彼落……同是港隊,迎接香港電競「第一金」、《爐石戰記》選手盧子健(Kin)落機的,只有父母的背影。「起碼有家人認可。」Kin從容地說。金牌帶來榮譽,但前路依然茫茫,「始終香港賽事少,難為生」,雖已決心成為全職電競手,但Kin說仍會完成學業「鋪定後路」。至於會否劍指4年後的杭州亞運,爭取衛冕,Kin說:太遠了說不準。

明報記者 高卓怡

外界對Kin贏得金牌迴響不大,Kin直言是「意料之中」,「今屆電競只是示範項目」,但在他心中「這是港隊第46面獎牌」。少有公眾掌聲,反有網上不少攻擊令Kin「始料不及」,「有人在新聞留言『讀唔成書先去打機』」,又有批評他外貌不討好、「毒男」等,他曾為此介懷,但回想從業餘走過來,4年承受的冷嘲熱諷,也便看開了。

現年20歲的Kin兩年前文憑試只考獲10分、其後報讀IVE課程,「只為逃避搵工」,在書海迷失的他,在遊戲中「找回人生目標」。他憶述2014年接觸《爐石》「頭半年諗住玩玩,後來有表現就認真起來」,惟雙親不諒解,「話我無所事事、似廢青」。Kin苦笑說,奪金後家人阻力減少,但父親仍感「打機出路窄」。

面對冷言冷語,反養成Kin強大心理質素,「人唔會一世無運行」,這信念讓他前年開始「捱出頭」,在官方舉辦的東南亞賽事,擊敗近百名對手打入8強。Kin說,《爐石》是卡牌遊戲,不少玩家「抽到壞牌」後自亂陣腳影響表現(見另稿)。

任全職電競選手無底薪

在亞運決賽戰擊敗東道主印尼,站上領獎台迎來最高處風景,Kin承認現階段仍「懷疑前路」。他說,香港電競賽「一年得幾次」,難帶動社會氣氛,更遑論如內地、台灣等電競公司百花齊放,選手雖可以在海外參賽,但「無簽約無底薪」,加上國際勁旅多,「萬一失手無獎金,收入不穩」。兩個月前,Kin簽約本地電競公司X-Gamer,決心轉為全職選手,惟公司仍在尋找資金贊助,他目前無底薪,慨嘆「可能一個賽季後,我表現不濟就被Out了」。

前港青羽球手轉打電競 36歲戰亞運圓夢

電競手「當打」年齡一般在24、25歲,問到將來退役會否投身電競產業,如電競主播等,Kin說「口才不好,不了」,更怕的是,香港電競討論只「曇花一現」,發展停滯不前。為鋪好後路,縱然Kin對所修讀關於社會服務的課程沒多大興趣,「但最少叫有張證書」,會堅持來年完成學業。

有人在亞運展開新方向,亦有人在亞運圓了舊日的夢。現年36歲、港隊電競隊「最老」選手吳礎鈞,是前港青羽毛球手,他出戰足球遊戲《PES 2018》,雖然8強止步,但想起20年前因為「實力一般,沒想過參加亞運」,他20歲放棄做全職運動員,曾經有一絲後悔,但如今「轉跑道」意外入了亞運也滿足了。吳礎鈞說在比賽中最愛用「巴塞隆拿」、「愛將」是尼馬,但現實上最愛的球員卻是C朗。以「運動員」身分看電競,他明白大眾認為電競毋須用真人落場、花體力難列入運動,但電競手付出精力練習,與一般運動員無異,「不同一般打機」,希望公眾多包容。

相關字詞﹕創科線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