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開眼 大都會文藝誌

【東京】「WONDER Mt.FUJI 富士山」攝影展:還能怎樣拍攝富士山?

【明報專訊】東京都寫真美術館是我時常去的地方,其策劃的攝影師回顧展或主題群展非常精彩,這次新展「WONDER Mt.FUJI 富士山」展覽作為攝影發明200周年紀念企劃,是希望在當下人工智能時代重新向觀眾提問:什麼是攝影?

富士山作為日本精神文化象徵,自古以來,無論是繪畫、版畫和攝影,甚至產品設計的領域,這座神山早被反覆描繪、投射和再現。例如富士山的影像,似乎早就從不同照片見盡一年四季、各種距離的景致。想起早前一則新聞記載山梨縣Lawson河口湖駅前店架起黑色布幕,阻止大量遊客前來打卡。攝影象徵在場的證明,然而拍攝一式一樣的打卡相又有什麼意義?說回這次展覽,最先令我好奇的其實並非當代攝影在AI時代的思考,反而是富士山這個被攝對象還有什麼呈現方式。

群展的精彩正在於如何串連不同觸覺視野,這個展覽集結18位攝影師作品,包括日本國內外的攝影師所拍攝的富士山。場內燈光昏暗,甫入場看到山內悠的代表作之一《夜明け DAWN》,是他自2006年起長住在富士山七合目的山間小屋時所創作,以富士山作為地球與宇宙之間的分界,捕捉黎明時分的雲平線奇觀。另一邊是広川泰士的黑白攝影,以長時間曝光拍攝富士山上空的星軌運動,與之相對的是公文健太郎圍繞富士山的水與火,以及稍縱即逝的螢火蟲光芒。這個空間作為展覽起點,影像畫面鮮艷奪目,首先烙下這座神山令人驚歎崇敬的大自然象徵。

據策展人太田菜穂子形容,在如今這個人類試圖跨越地球與太空、真實與虛擬世界之界線的時代,富士山如同充當了現實世界的錨。展覽副題是「把大自然的驚歎和感動與未來連結起來」,太田菜穂子指,策展不僅出於美學與價值觀,也是關乎我們對保護自然的思考方式,讓未來的人傳承下去。

接下來沿一道細碎黑色鵝卵石鋪成的走廊,分別進入幾個作品空間,包括十文字美信從富士山的水源與瀑布,探索生命之源的感性觸覺;Everett Kennedy Brown以日本掛軸裝裱的富士山景色,其弧形圖框乍看之下聯想起社交媒體常見旅日遊人從機艙窗口拍攝富士山的照片,倒有幾分幽默。

富士山的「絕景」固然使人對大自然心生敬重,但場內最觸動我的卻是野辺地ジョージ的日常風景。在牆上投影為數不少的旅行抓拍,有些都不見富士山的蹤影,像鐵路上的身影、筆直公路、池塘裏的鯉魚,伴隨空靈音樂,逐格播放,堆疊成濃厚的生活感,是很純粹而謙卑的。後來才知道,太田菜穂子是在一次加拿大領事館的展覽中看到其攝影作品,被他在等待拍攝景色時流露的距離感和謙遜所吸引。「距離感」和「謙遜」這兩者正是攝影能直接並誠實反映的狀態,對我而言是看攝影作品最有趣的地方之一。

展覽還有更多以有趣方式捕捉富士山的作品,如瀧本幹也透過富士山山麓的乙女鉱山地下晶體,進行機械拋光,製造水晶鏡片,拍攝出朦朧影像,是另一種對時空串連的嘗試。展期至7月21日,如果來東京旅行,請勿錯過。

文:黃靜美智子

(藝文記者,現旅居東京)

[開眼 大都會文藝誌]

相關字詞﹕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