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開眼 文化特別版

打卡不如寫生?

【明報專訊】隨時隨地,隨手舉起手機,便可捕捉眼前景物。無時無刻,無故也可打開相簿來個翻尋味。像素高、色調美,凝住剎那易得很。既然如此便捷,為何仍要駐足寫生?

畫家李香蘭上月與家人去英國旅行,甫落機便到巨石陣(Stonehenge)觀光,順道寫生。搭完長途機不用休息?「寫生就是休息,是很放鬆的。」李香蘭說。看着這幅畫,高聳的石頭、站立的烏鴉、躺臥草地上的愜意兩人,能感受到畫者心情舒暢。對李香蘭而言,巨石陣充滿神秘感,她說小時候總覺得是由外星人搭建,又笑言形態「好像夾公仔(機)個鉗,鉗那塊石」。

站在巨石陣前,李香蘭留意到很多人打卡,也有人在場指導拍攝技巧,像如何借角度假裝托起石塊。雖然拍照留念相當方便,一分鐘就可拍下數十張相,喜歡的留住,不美的刪掉,但寫生當下的思考,以及留住的溫度,大概是拍照難以取代。拍照與畫畫是兩回事,李香蘭形容,寫生是「當下的我加上當下的它」。畫巨石陣時,她要不停地想像,例如石頭是怎樣疊起來,亦要用眼睛「掃描」石紋,「你看照片點會放大看石紋?」她續說,即使站在同一處畫多一幅,作品都不會一樣,「連同當下天氣,還有我的感受,每一張都是無可取代」。

李香蘭平日會帶學生到處寫生。她憶述有次發現很多學生消失街道上,原來他們都拍下照片,坐入餐廳內依據相片繪畫,有人說這樣會舒服一點。她指出,這個做法跟寫生有分別,慨嘆這個年代得到影像太隨便,「你跟那個物件或對象的互動,還有氣溫、濕度,這些是相沒有的,拍照是不會有這些經歷」。她理解很多人未必了解寫生,有些學生本來也沒想過拍照和落地畫畫的分別,直至幾次寫生後回看畫簿,才開始明瞭感覺不同。「寫生是要慢慢體驗的。」李香蘭說,「多一個方法享受和欣賞世界,不是拍完照片就走,可以『嗒』真一點。」除了看世界的方式,她說寫生也能拉近與動物及人的距離,「多了很多緣分」。日後前往打卡熱點或旅行,不妨拾起畫筆,體驗打卡以外的可能。

文:明報藝文部

編輯:謝秋瑜

設計:賴雋旼

電郵:friday@mingpao.com

IG:@fridaymingpao

[開眼 文化特別版]

相關字詞﹕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