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WorkShop

ways of seeing:美不離地 在生活中尋找美

【明報專訊】今天有什麼讓你覺得美嗎?你可能會說,天天為工作奔波勞碌,連吃頓午餐的時間也欠奉,生活怎能說是美?生活美學策展人關琬潼(Shadow)卻說,美事像漣漪無處不在,在下雨水窪上,也在茶杯漩渦裏。由Shadow主編的生活美學手帖《Ripple… 漣漪》近日創刊,邀請各界好友分享,以不同的美學視角觀看世界。美術館的美別具距離感,但生活中的美可以很貼地,只要我們有一顆覺察美事的心。

生活中讓你愉悅的就是美

Shadow經營自家品牌多年,早年出版的料理書、到今天美生活餐飲品牌Smile和Simply Pleasure均是她分享美學的媒介。個人傳播力量有限,近年她想多走一步,連結其他生活美學家。「因為社會氣氛愈來愈差,我覺得生活美學愈來愈重要,就是在日常中找到你的快樂。」

美為何物?在學校藝術課學習美,所說的是培養鑑賞藝術品的能力。不過Shadow口中的生活美學,是貼近生活、唾手可得的美,「欣賞藝術品都是美,但當你生活一團糟,然後去欣賞藝術品,我不覺得是美」。對她來說,藝術給人最大得著是滋養生活,然而只收藏一幅昂貴畫作,卻沒有成為生活的養分,這樣毫無意思。自從喜歡上生活美學,Shadow少了買畫,反而每天照料花卉更感愉悅。

一言以蔽之,生活美學不過是生活中讓你感動、愉悅的事。Shadow自言從小對於美的覺察力高,路邊的花草樹木、天空中的白雲、一本插畫精美的書,在她眼中盡是美,而且心中自然萌生快樂。「之後我便覺得,美可以令到你快樂,而美是在生活裏面的。」小時候生活環境並非富足,但Shadow對美的嚮往卻帶點天分。即使家裏沒有人鑽研茶藝,她早於12歲已經開始學習中國茶。

親身接觸才能感受美

就算不如Shadow的天分,我們也可通過練習覺察美事。若要對未認識生活美學的人說句話,Shadow想說:「我希望他們相信自己deserve(值得擁有)美。之前覺得自己無品味、沒錢、沒時間,只是給自己的框架。」她建議第一步先把電話放下,暫時不要想着公司的煩心事。你可以嘗試環看四周,抬頭看看天空,或許會發現一些美事。

網絡普及之後,任何資訊透過屏幕隨手可得。不過,Shadow認為生活美學不能單靠電腦習得,要用盡五官才能感受,「不喝那杯茶,不嘗試觸摸那個陶瓷,是無辦法感動到你的心」。她強調不排斥科技,亦有透過YouTube頻道交流烹飪、插花,「但它不可以淹沒你的生活,你的感官不能只剩下耳朵和眼睛」。

今時今日,人們甚至不再需要櫥窗觀光,網上已有無數介紹美食美景的影片。Shadow卻仍然重視親身體驗,「(網上)看完喜歡我一定會去」。親手觸碰的感覺始終無法取代,正如《Ripple… 漣漪》封面字體以凹凸印刷,那質感帶來的治癒,照片也無法傳遞。

融入生活活出美

在生活美學手帖《Ripple… 漣漪》中,Shadow帶讀者漫遊日常美的專題—食、器、茶、花、衣、舞、心靈。這些美學視角均源於Shadow的興趣,從她的個人簡介可見一二:「作家、美食設計者、草月流花者、茶人、芳香療癒師、佛朗明哥愛好者」。

花藝、茶藝少不免讓人感覺是閒情逸致之事,但仔細一想,這些手藝也是源於大自然。Shadow讚嘆大自然是最好的藝術品,歷史上無數藝術家的創作靈感,均源自天空大海、一草一木。「大自然任由你看,不會收你錢」,Shadow打趣後認真道:「所以你會否有這樣的覺察,有沒有信念,覺得這種美是屬於你的?」

不論是烹飪還是花藝茶學,Shadow花費以年計的時間學習、浸淫,從中慢慢磨練出美感。近年「生活美學」這詞愈來愈普及,但Shadow發現很多人使用、學習,卻不一定能活出來。單單上了三次茶藝課,即使習得泡茶技巧,也不等同實踐了生活美學,「要融入你的生活,令自己的生活美和快樂,才叫生活美學」。

自我認識才能活出個人風格

跟隨老師學習一些美學課題,個人主觀的美感會否被規範?Shadow以學習日本花道(ikebana)為例,最初幾年學習插花角度、比例,要緊緊跟隨規範,打好基本功,「但是到後期全是自由,就是用同樣的東西,以自己的風格插出來」。Shadow指出每個人有自己一套美學,而品味受成長背景影響,亦隨年歲增長而演變。個人風格是什麼?她認為先要走一趟自我認識的旅程,「純粹看着別人穿什麼、流行什麼,其實很難發揮出個人風格」。

傾談過程不難發現Shadow的喜好清晰,不論衣服或陶瓷都偏好「有溫度」的手工製品。譬如她身上裙子採用植物染料,每一次洗過曬過,顏色總會有些不同,「我喜歡這種會變化的東西,好像有生命力」。家中櫃子端放各式各樣器物,Shadow說它們並非只作觀賞,她會按季節選用,有時沒什麼美學原則,只是講求一種感覺。

《Ripple… 漣漪》收錄Shadow與朋友、喜愛的品牌創辦人對談,包括著名舞蹈家梅卓燕、餐廳TATE Dining Room創辦人Vicky等。她形容對談似是兩個靈魂在交流,因為雙方對生活追求有着相同的頻率。受訪朋友不一定把「生活美學」掛在嘴邊,但Shadow覺得他們一直把生活美學融入生活,譬如梅卓燕老師雖享負盛名,但現在滿心想着的是普及舞蹈,讓不跳舞的人也愛上跳舞。對美的追求無分高低優劣,任何人都可以實踐。

再忙也有實踐生活美學權利

Shadow期許《Ripple… 漣漪》可以帶來啟發,鼓勵人們找到生活中觸動他們的事,然後當下便開始去做。十幾年前她出版《日日是好日》,分享衣食住行的生活美學,後來有讀者對她說,自己多買了幾隻杯,每天按心情選擇,「他說原來心情真的會很不同」。還有人受她啟發,開始拿出一隻杯,放進一枝花。Shadow聽後很感動,「他們已經用一些自己覺得很便宜、又很不費力的方式,去將美融入在生活中。」

即使每天過着朝九晚五、再加班的生活,我們也有權實踐生活美學,「選支自己覺得漂亮的筆去寫,已經是一種美學」。 Shadow分享,自己創業前曾從事翻譯工作,辦公室環境單調沉悶,她在自己桌上放了張格仔布,上方花瓶插着一枝花,還以精緻的容器盛載零食。她笑言辦公桌像是法式花園一樣,同事經過看到也很開心。

到了今天,她擁有自己的公司,煩心事絕對不少。「我覺得生活美學簡直是拯救我,要不然我怎樣生存到?」抽點時間欣賞生活的美,不論是泡茶或是抬頭看天空,已經能讓自己變得快樂平靜。

前往Shadow家的路上,隨行攝記突然向一處樹叢探頭,像在查看什麼。正當他還在懷疑那團黑影是貓或松鼠,樹葉響起短促的沙沙聲,一隻黑白相間的鳥傲然佇立枝頭上。那小鳥似乎比一般的大,外貌獨特。後來我回想,或許只是自己甚少細看城市裏的鳥。

我將這件瑣事告訴Shadow。「剛才你看到那隻小鳥,其實美已經發生」,她提醒我,若那時我只顧低頭看手機,或因迷路而驚慌失措 ,便不會覺察那瞬間的美。「小鳥每天都在,但你永遠都不會見到牠。」美景映入眼簾,美物目不暇給,欣賞美要靠眼晴接收,生活美學卻要用心感受。

堅持進行美的儀式

「手帖裏好像風花雪雨,但其實我是很真實地做每件事。」身為創業家,Shadow親自管理品牌,每天由朝到晚忙個不停,訪問開始前才剛開完會。在繁忙的日程中,她仍然堅持進行美的儀式。每個人可以選擇專屬自己的方式,不論是睡前看幾頁書、寫寫日記,還是泡一杯茶,靜看茶泡開的漣漪。儀式不用秏費多久,平日沉迷於電話的時間或許還更長。

Shadow習慣每天坐在窗前,一邊吃早餐,一邊看書或寫下是日計劃;若然時間充裕一點,則會泡一壺茶,邊喝邊寫。插花固然不會每天一盆,她每天澆水,剪去枯萎的枝葉,過着有花的生活。至一天將盡之時,如果無需工作,Shadow會打開桌上的日本古董燈,在燈光與音樂中度過安靜的夜晚。

文˙ 朱令筠

{ 圖 } 鄧家烜

{ 美術 } 朱勁培

{ 編輯 } 布偉倫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