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開眼 文化特別版

樂隊AI譜曲誕「試管嬰」 質素看指令 難取代個性

【明報專訊】AI(人工智能)進佔各個創意領域,無論文字、影像或音樂,都瞧見AI的蹤影。有人大膽擁抱,也有人步步驚心,擔憂AI剝奪人類創意。獨立樂隊南洋派對N.Y.P.D.素來破格,2020年首張專輯《南洋派對》嘗試突破廣東話歌唱的限制,而最近推出全新專輯《G.A.I. G.A.I.》,內裏52首歌曲皆由AI創作。問他們為什麼推出全AI創作的專輯,主音Jon和低音結他手Chau答道:「好玩的話,why not?」作為實踐者,他們又怎麼看AI與創作的關係?

「去美之去美之去美之」,「我知我同你係兩個世界/但係我淨係真心好X想同你食/佳佳」,「18座狗仔粉/18座」,南洋派對的歌詞驟眼看「九唔搭八」,實質圍繞香港地踎生活——美之是廉價二手衫店,佳佳是甜品舖,十八座狗仔粉則是食肆,直接表露流動於城市空間的欲望。不過對樂隊成員而言,更直接的原因可能是「好玩」,近來好玩的AI當然不容錯過。

取材地踎生活 生成500首篩至52

一年多前,AI創作音樂的程式已經現身,但據Chau觀察未成氣候;直至數個月前,鼓手Leo讓Chau聽他用AI創作的音樂,Chau才驚覺AI創作的音樂達至相當水平,萌生製作成音樂項目的念頭。Chau坦言AI創作音樂的音質仍有限制,「但那不是我的考量,我覺得它(AI創作音樂)是一個概念,多於它(製作成品)是一個很完美的東西」。

Leo身處泰國,而Chau身處香港,整個創作過程都在網絡發生。他們大概花了3個月時間,利用AI創作音樂平台創作了約500首歌曲,最後篩選至專輯內52首歌。一如其他AI創作平台,譬如文字、製圖,AI音樂創作平台同樣需要用家輸入指令(prompt),程式便會生成音樂。AI音樂創作平台的指令主要分為兩部分:音樂風格和歌詞,由於如何輸入指令沒有明文規定,Leo和Chau一路嘗試,亦一直測試平台可以有多靈活。

聽異國音樂「溝古怪嘢」 成品粵語多咬字不清

用AI創作音樂,聽起來不費吹灰之力,然而成品品質亦視乎用家所輸入的指令。Leo和Chau為了嘗試不同音樂風格,在網絡上尋找從未聽過的音樂,譬如俄羅斯傳統音樂(Russian folk song),聆聽每種音樂的分支的分支的分支,「溝咗好多古怪嘢」。52首歌曲中,最叫Chau預料不到的是《打穿十八層》,他形容是「鬼食泥」的唱腔,原來來自東南亞的地區部落音樂。專輯中的歌名均由Chau和樂評人好友Milton聽完52首歌曲後一起構思,有時露出所輸入曲風指令的端倪,如《讚頌愛》走聖詩風,《莫華倫叫你》模仿男高音莫華倫唱腔,至於《滴滴滴滴滴士高》就是的士高。

歌詞方面,輸入的指令來自南洋派對成員創作的歌曲,均由Jon填詞,如《美之》、《佳佳》、《冷氣機滴水》和《愛情打椿機》。Chau會因應AI音樂創作平台的輸入方式而微調歌詞指令,每首原曲歌詞生產數首不同音樂風格的新歌。Chau發現輸入歌詞時,段落與段落之間如何斷開,字與字之間如何分隔,也會影響最後成品的韻律。

最後AI創作出來的歌曲還有調整空間,簡單如男聲、女聲,再細膩一點,甚至可以描述歌者的感情。不過記者聽起上來,發覺AI創作歌曲的廣東話多咬字不清晰,像外語歌。Chau不諱言,AI音樂創作平台來自西方,對廣東話理解有限,他又形容歌曲聽起來像新移民唱廣東歌,「我們都覺得這是一個有趣的結果」。

夾band喜悅AI仿不了 「鬼食泥」歌主音唱不了

一路玩下去,Chau開始思考「用AI創作是怎樣的一回事」?他認為AI只是工具,只能複製過往的創作模式,「但是它無法複製一個想法,我們(創作者)最值錢的位置就是我們的想法」。他續說,創作者的想法來自他的情感、美學和經歷,利用AI創作的創作者就將想法種植到AI,「那樣東西始終都是屬於創作者」。

這趟AI創作之旅,最能表現南洋派對價值的是歌詞。他們曾經邀請不同音樂單位重混(remix)專輯《南洋派對》的歌曲,重混後的歌曲仍然擁有樂隊的基因,今趟就像讓AI重混歌曲,嘗試不同音樂風格,「但AI就讓我們更加容易去執行(重混)」。不過Chau認為,聽眾還是傾向創作人重混的音樂,因為表現了其個性和喜好,那是AI無法取替人的地方。

對Jon來說,問題從來不在於AI,AI只是便利的科技工具,「人用AI還是AI用你,這個就是我的想法」。因為Jon撰寫歌詞,他形容輸入他的詞就像提供精子,跟AI生下「試管嬰兒」。或許只是「試管嬰兒」,他說:「其實我不會當這些歌是我的專輯、我的嬰兒那樣。我很難代入到,那些都是試管嬰兒,但平時那些歌是真的自己做出來。」問Jon和Chau,喜歡AI創作還是自己落手落腳創作音樂?「一定是一手一腳做,AI代替不到5個人一起出來組樂隊的喜悅。」

AI創作音樂專輯《G.A.I. G.A.I.》出街後,就有粉絲問南洋派對會否表演那些歌。這一點,他們倒是從沒想過。Jon笑言,自己無法唱出《打穿十八層》的「鬼食泥」唱腔,也無法把《莫華倫叫你》唱得像男高音莫華倫。網絡的事,就留在網絡發生。

文:嚴嘉栢

設計:賴雋旼

編輯:謝秋瑜

電郵:friday@mingpao.com

[開眼 文化特別版]

相關字詞﹕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