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開眼 大都會文藝誌

【東京】藝術揸𨋢人(中):お疲れ様です!

【明報專訊】研修過後終於正式上班。首天上班是下午5時至晚上10時,好彩我醒只安排自己返5小時,因為實在非常悶。每一更都會預15分鐘作例會,早更時廿幾人分兩team沐浴在美術館高級地段的晨光之中,圍成圓圈雙手交疊鞠躬互道早安。例會近乎每天重複一模一樣的內容:今天的展覽是什麼、有沒有團體參觀、天氣、有需要喝水上廁所就不要害羞告訴supervisor。每次結束例會時,supervisor都會加多一句日劇對白般的發言,例如:「今日陰天,可能會遮擋到展望台的城市景觀。客人來到看不到東京鐵塔可能會很失望,但我們不要忘記微笑,致力接待每一位客人。」

平常客人到訪美術館需乘坐兩次升降機,先到售票平台,再到美術館樓層。員工上班就正了,要由2樓行樓梯上3樓取員工證,再由3樓行返落2樓搭𨋢,去到49樓之後行一層上50樓換衫打卡去廁所,再行兩層上52樓返工。公司想到以此方法確保員工日日做運動,實在用心良苦。想去廁所和喝水只能不害羞地提出,並以光速競步走完那些美好的樓梯。(supervisor會請你盡快回來,奔跑不禮貌,只能競步了。)

最後一天上班時,想起競步日子即將結束,我決定為強制性健康人生做個紀錄。一級樓梯有23cm高,每層有23級,上下班共需走10層,若返5小時工只去一次廁所來回要走4層,所以返一天最低消費要行14層樓梯,322級,共7406cm高。美術館集團有不同級數的會員制度,若有VIP來訪,同樣也會走錯綜複雜的員工通道和樓梯(只差在員工不能坐VIP升降機)。競步的日子,我一邊喘氣一邊幻想,某天會遇上喜歡的偶像在通道經過,作為支撐。

上篇提過美術館對員工服裝要求有嚴格準則,為保持高級感,每天要競步14層樓梯也不能穿波鞋,我的皮鞋也被公司說不合規格。知道自己好快會辭職,所以買了對最平的婆仔鞋頂住先。廢鞋引致腳痛腰痛,本身有舊患、悶、無得坐、諸多規矩禮儀,只返了一星期已經覺得生命值走到盡頭。我虛弱的靈魂和肉體在迷宮般的員工樓層繞着大圈找廁所時,公司規定必須跟每個經過的同事講お疲れ様です(你辛苦了)。這時大概會看到3類人:一、低頭對着自己的腳說的;二、看着對方眼睛皮笑肉不笑說的;三、多數為中年女人,面露燦爛笑容充滿朝氣,彷彿她們是用17歲的身體在競步似的。

「你辛苦了」的發音為o tsukare sama desu,那個尾音su可說是一眾社畜的救星。特別是年輕員工,發出的基本上是一串「O#@☆●$△!Su」,更甚者只聽到s音。當覺得辛苦了的時候,只需對每一個人說🐍就可。

讀到這裏,你也🐍了。敬請期待下篇。

文:Papaya Fung

(喜好是觀察人類 著有繪本touch和漫畫《地獄行》)

[開眼 大都會文藝誌]

相關字詞﹕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