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開眼 文化力場

港動畫獲國際影展推介 《世外》探討放下怨恨

【明報專訊】安錫(Annecy)在哪裏?它是阿爾卑斯山脈下的法國古鎮,相較巴黎、里昂、馬賽等法國大城市,它更靠近日內瓦,只需約1小時車程。64年前,安錫多了一個身分——安錫國際動畫影展(Festival International du Film d'Animation d'Annecy)的根據地。應屆動畫影展在6月中旬舉行,香港動畫師亦有參與,其中動畫電影《世外》入選影展的WIP(Work-in-progress),動畫尚未完全製成,已經備受認可。以《世外》為例,專訪導演吳啓忠和監製兼編劇楊寶文,香港動畫如何外闖大世界?

安錫國際動畫影展是世界四大動畫影展之一,始於1960年,是歷史最悠久的,比起華語地區任何一個電影節還要來得早。它主要分為兩部分,一如其他影展放映動畫和競賽項目;另邊廂設有名為MIFA(International Market for Animated Films)的環節,舉辦讓動畫業界交流的活動。影展所放映的動畫,既包羅世界各地中小型動畫工作室的成品,又有日本和美國大型動畫工作室的新作——例如改編《鏈鋸人》作者藤本樹短篇漫畫《驀然回首》(Look Back)的動畫電影,日本在今日才正式上映。每次在劇院放映動畫前,安錫國際動畫影展觀眾有個傳統,會將紙飛機飛到台上,舞台擠滿紙飛機,是影展一大特色。戶外同時也在放映舊動畫,擔好櫈仔,或坐在草地,就能看到《忍者龜》、《海綿寶寶》、《獅子王》等動畫經典。

未完成製作 入選安錫影展WIP

香港動畫曾在安錫國際動畫影展的競賽項目奪佳績——21年前(2003年),《麥兜故事》獲得影展大獎Cristal for a Feature Film。《世外》入選今屆影展的WIP,動畫監製及編劇楊寶文指,WIP並非公開投案,而是專業推介,挑選人除了介紹已知動畫項目,也會向相熟工作室打探最新項目。她形容像「cold call」,找到WIP挑選人的聯絡方式後,毛遂自薦《世外》,並附上動畫的主視覺(key visual),歷時兩三個月,且經過網上面試,方才入選。

楊寶文說,影展比較注重動畫的藝術層面,着眼於動畫技術、設計、故事情節和音樂。《世外》入選WIP後,影展期間設有專門環節,讓團隊向動畫製作人、愛好者匯報已製作的畫面、未製作的設計和概念藝術(concept art),以及製作上的幕後花絮。整場匯報限時1小時15分鐘,事前有技術測試、綵排,大會甚至安排動畫監製Denis Walgenwitz指導團隊如何匯報,楊寶文形容「好似表演一場show」。勞師動眾,《世外》有什麼吸引力?

《世外》講述在一個類似陰間的「世外」時空,小鬼幫助迷失的靈魂重生。他遇上一個執怨未了的女孩,於是帶她走上一趟旅程,放下憤怒,走向下一世。楊寶文是《世外》的編劇,她從事電影工作,有段時間駐留北京,《世外》緣起自北京經歷。她的北京家門下有一個十字路口,然而沒有交通燈,四方八面的車和行人擁擠過去,她看到每個人都很憤怒,但是「人不是天生是這樣」。後來她看到美國精神科醫生Brian L. Weiss寫的《前世今生》,講述Weiss在1980年代催眠治療一名20多歲的女士,她的意識竟然去了前世。女士跟Weiss說,每一世死後都有個大師(master)告訴她今生學習了什麼,然後就要繼續走到下一世。「如果能放下仇恨或憤怒,我們就可以去下一世,這個故事好像行得通。」楊寶文說。

起初獲政府支援 外地尋融資機會

從一開始,楊寶文就想將《世外》製成動畫,而非她一向接觸的真人電影。她受日本小說《千年鬼》啟發,認為大師應該是一個小鬼,他既幫助迷失的靈魂重生,同時學習理解人性。她笑言若以真人電影呈現小鬼角色,看起來就會像鬼片。後來,楊寶文從港產片《今晚打喪屍》認識到動畫導演吳啓忠,吳以動畫形式呈現電影開頭和結尾,楊寶文欣賞吳製作的動畫,兩人自此開始創作《世外》的動畫。

兩人起初打算製成動畫劇集,他們先取得香港政府撥款的動畫支援計劃資金,完成14分鐘的動畫序章(prologue)。5年前他們造訪安錫國際動畫影展,從業界獲取許多回饋,最後得出一個結論:無論創作或商業上,《世外》需要濃縮成一部電影。他們先申請香港電影發展基金,爾後是香港亞洲電影投資會,再憑14分鐘的動畫序章到國際電影節和動畫節尋求融資機會,例如打入東京電影節的融資市場(gap-financing market)。「開頭是香港政府支援,後來都是外國投資。」楊寶文說,她沒透露《世外》預算是多少,但指首部劇情電影計劃的預算(專業組為800萬元)也不足夠,預算應要至少過千萬元。

從製作層面來看,吳啓忠的工作絕不容易。《世外》本來是劇集,他需要濃縮成電影篇幅,同時思考如何用視覺呈現「世外」。他們想像中的「世外」用佛教用語來說是中陰身,白話就是靈魂中轉站,死後不是喝碗孟婆湯就忘記一切,或者面臨審判,反而要學習放下,忘記生前種種,悠然走到下一世。在《世外》中,那個憤怒的女孩發夢,暫時脫離肉身,變成一座山,變成水,變成宇宙萬物,當變回人便放下憤怒。她圍繞一棵樹倒行,跟自己的記憶道別,樹下有一個湖,湖的映像是從前見過的景物,它們漸漸消失,忘記所有人,也忘記自己。「你跟自己道別之後,你就可以穿過一條瀑布,那個盡頭就是你的下一世了。」吳啓忠說。

在《世外》的概念藝術,小鬼和女孩走過的森林受人體啟發,看起來像神經和骨髓,「幻想在自己的身軀裏面遊玩」。瀑布和浮島亦會突然出現,吳啓忠想像每個人在「世外」都沒有一個既定程序,突然出現的瀑布和浮島就像每個人憑記憶創造。《世外》逾八成是手繪動畫(cel animation),另外約兩成是將3D動畫壓成2D動畫的手繪渲染(cel shading)。動畫製作團隊來自不同地方,以線上模式合作,楊寶文形容是「打游擊」,創作系統精簡,所有事都是問導演,就像拍攝獨立電影。然而另邊廂,製作團隊需時尋找適合的製作班底,摸索工作模式,也需要時間磨合,吳啓忠形容像將幾艘小船湊合成一艘遊艇。

下年推出是最佳時機

至於《世外》何時會完成製作?身兼監製的楊寶文笑一笑,說這部分就要問導演。「在Polly(楊寶文)的角度,就希望明天會完成。」吳啓忠打趣道。實際來說,他估計大概今年底或明年初就會完成。楊寶文強調,《世外》要趕及明年上映,這是她今年從安錫國際動畫影展得出的結論。除了WIP,《世外》團隊也入圍了MIFA部分的Meet the...Producers--Gap Financing,跟動畫銷售代理和發行商見面。楊寶文發現市場對《世外》反應不俗,而且市場未有同類型動畫,「如果再拖下去,你不知道下年會是一個什麼世界。在我的角度,最好的時機就是下年了」。

在外界看來,什麼是香港動畫?吳啓忠在安錫國際動畫影展獲得的反饋頗有趣。有些人說《世外》畫風走歐美風,但也有人說走日系風格,「有新穎感覺,但又有點熟悉」。然而對他來說,最能呈現香港的並非畫風,反而是說故事的方法:「我覺得(《世外》)都很有港式電影的感覺,因為裏面不止是說故事,而是我們都考量到怎樣娛樂觀眾」。吳啓忠自言很喜歡看編劇韋家輝的劇本,娛樂之上,還有一層探討人性,「港產片靈魂」一脈相承。

《世外》動畫序章

bit.ly/3VFErqk

文:嚴嘉栢

編輯:周淑樺

設計:賴雋旼

電郵:friday@mingpao.com

[開眼 文化力場]

相關字詞﹕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