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506期

Happy Pa Ma

媽媽維特:細仔的朋友

【明報專訊】小新是我細仔的好朋友,因小一同班而結緣,之後幾年雖不再同班,但仍會一起上校外的田徑班和游泳課,也常到對方家裏玩。特別的是,我仔生性古板又冷淡,小新卻親善熱情,在校內相識滿天下,一些高幾班的學生跟他都有偈傾。雖然性格不同,他對我仔卻特別重視。

在我眼中,小新是個真性情的人,真誠不矯飾;但因為他是過動兒,有時比較衝動,又沒法專注玩我仔喜歡的食腦遊戲,漸漸阿仔就變得有點嫌棄小新,尤其不喜歡他偶有的率性言行。然而,小新卻始終視我仔為好朋友。

這天他們上完游泳課,小新說大考剛完,想來我家玩。他悄悄告訴我,知道我仔可能不想他來,但即使如此,他還是很想來玩。我想了想,我仔最近像是「管家上身」,常挑他的不是,甚至「阻止」他說幼稚的話或做嬉皮笑臉(但其實無傷大雅)的行為,我覺得是阿仔不對。如何讓他好好對待這個朋友呢?

我問阿仔,他果然老實不客氣的說不想小新來玩。接着我問他,如果不勉強他們一起玩同一樣遊戲,可以各玩各的,他覺得可以嗎?阿仔答可以接受,於是我就決定讓小新來。

我很清楚,阿仔不是暖男,不會以親切的笑容、又或「好好接待朋友」的態度對待小新。我知道小新很清楚這一點。我內心不禁好奇,小新是個感情很細膩的孩子,他是怎麼想的?

我和小新本身很熟落,可以打開天窗說亮話,於是我問他,我仔不像他,很少照顧別人感受,甚至會用不大友善的態度對他,你還來玩,不會感到不開心嗎?小新就說,「係啊,佢就係咁嘅人。不過,我唔會因為咁受影響」。

我覺得,阿仔和小新的友誼,奇特而值得珍惜。我自己很在意別人感受,我跟小新之間,也有一種特殊的親切感。我知道,小新也知道,在我家裏,讓小新有溫暖感覺、受歡迎的人不是我仔,而是我。然而,卻並非阿仔不歡迎他,只是他們真的是完全兩類人。

很多時,我會要求阿仔「好好招呼朋友」,玩大家都想玩的遊戲,而不是只有你自己想玩或擅長的遊戲。不過,這也會形成一個限制,當朋友跟他的差異較大,阿仔就會覺得遷就了對方,自己就不開心,那麼他寧可對方不要來了。

畢竟小新和我們真的是「老朋友」,都很清楚彼此,我覺得無論阿仔或他,都真的不用勉強自己去做不喜歡的事。我想,小新想來玩,可能因為他喜歡那種「有伴又有自由」的感覺,既然如此,「同一屋簷下、各玩各的」也不錯啊。畢竟他們都小四了,我沒有貼身盯着他們,而是自己在房內工作,只是再三叮囑阿仔,不能用不友善的態度對待好朋友。

偶爾出廳飲水,見到阿仔面向電腦、埋首應戰《三國志》遊戲,小新則像唐吉訶德似的,正與剛剛起動的吸塵機械人對峙。小新誇張的跳上椅子,說敵人來襲,要求我仔施援,我家冷男卻沒任何回應,大概是沒法進入那個幻想世界,內心也略嫌幼稚吧。心水清的小新相信也早已了然,旋即落地,擺出英雄架式,獨自向吸塵機械人叫陣……

第二次出廳,見到阿仔仍在打《三國志》,但臉轉向小新,正在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似乎是什麼令人發笑的話題。我沒理會他們聊的內容,又回房工作了。心想,二人能成為這樣子的好朋友,也真不錯啊。

文:葉杏麗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諦。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506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