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501期

Happy Pa Ma

論盡教育:教統會成明日黃花

【明報專訊】用「明日黃花」形容今日的教統會,王師奶心有不忍,但內心感覺確實如此。教統會昔日主席粒粒皆星,都是名聲響亮的知名人士,如利國偉、范徐麗泰、楊紫芝、梁錦松、王䓪鳴、林李翹如。倘教統會不重要,這些精英也不會答允出任主席。教統會曾經好有power,為香港教育定出方向,例如第三號報告書建議成立直資學校;第五號報告書建議五所師範學院合併為「香港教育學院」,又建議成立「家庭與學校合作事宜委員會」;第七號報告書建議成立「優質教育基金」。這都是教育進展的大方向,當時教育龍頭的教育署長有責任一一實踐。

教統會主席失領導地位

時移世易,問責局長制度一出,連對教育有認識的鄭慕智6年任期內亦無所作為,教統會報告書到第七號已畫上終止符號。回歸祖國後,董建華的問責教統局長是李國章,教統會主席是王䓪鳴,在李國章強勢主政下,加上「問責」兩字的權威,王䓪鳴已無招架之力,意興闌珊下黯然引退。從此教統會成「明日黃花」,香港教育已無方向,教育局長隨特首任期而上台或退任。教統會主席不單失去領導地位,而且淪落為教育局的附庸。王師奶用「明日黃花」形容教統會的變遷已算保守,如果草根的說,可說已成「地底泥」。小婦人好心痛吖!

「問責」兩字彈性大

今屆主席是黃友嘉,他接替連任數屆的雷添良。雷添良任主席期內,無所作為,他改不了教統會的沉淪,每一屆特首都有自己的問責教育局長,「問責」兩字彈性好大,大起上來特首都管不了,一切我孭起,大不了唔撈。小起上來側側膊,說一聲經一事,長一智,乜責都卸清。還是鄭慕智最聰明,他雖然連任6年主席,但他知道教統會主席在今時今日僅是虛銜,已非昔日權威,不作為尚可保存面子。雷添良連任數屆,初時還忍得住,但最後還是推出細眉細眼的「正向家長運動」。雷主席講了一句「露底」的話:明年首季向教育局交意見(世界輪流轉,以前是教育局/署執行教統會的建議), 「明日黃花」似乎未能表達小婦人的傷感。

實際情况存在矛盾,如果教統會保留昔日權威,訂下教育藍圖或特殊工作,如在第五號報告書倡議成立香港教育學院,要問責的教育局長執行,若當屆局長不同意,他大可置之不理,因為責由他問,這矛盾又如何化解?何况任期多是5年,未曾有一個教育局長做夠10年,求其努力做好呢份工就上上籤。且看多才多藝的黃友嘉主席有乜妙計創新猷?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wongszelai@yahoo.com.hk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501期]

相關字詞﹕教統會 王師奶 論盡教育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