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人生下半場

健康

臨終醫療以病者利益為先

【明報專訊】「呢啲嘢我話唔到事」、「無聽佢提過」、「姑娘,不如你幫我問吓佢」……我是一名護士,從事醫護工作逾20年,經歷不少生離死別,向家人詢問病人的臨終醫療決定時,以上是經常聽到的回應。

當家人不了解病者意願,的確是難以下決定。「安寧在院舍」其中一個重要任務,就是讓家人得到充足資訊,取得共識,以長輩最大利益為前提,為他們作出合適的臨終醫療決定。

孫婆婆今年91歲,年輕時與丈夫在深水埗經營雲吞麵舖,拿手炸魚皮、包雲吞,小小麵檔養大5子1女。子女成長後各有家庭,彼此相處融洽。丈夫離世後,麵檔結業,孫婆婆與長子阿強及媳婦同住。隨年月過去,母子身體都出現不同程度退化,婆婆患上認知障礙症,自理能力大為下降;阿強也因膝部退化,行動能力下降。阿強一直想照顧婆婆,即使輪候到政府資助院舍,但入住日子一再推遲,無奈她健康日差,最後於2022年底入住院舍。

不知臨終者心意 照顧方向難取捨

婆婆思想傳統,從沒有向子女提過晚年照顧及身後事安排,子女礙於忌諱也沒有詢問。家人因不清楚她的心意,在決定照顧方向的過程中充滿不安和掙扎。

院舍於2023年4月轉介婆婆接受「賽馬會安寧在院舍」計劃。她當時進食情况已很差,就算在家人努力下,仍常常拒食或只吃極小量。團隊因應她的進食情况與家人討論照顧方向,考慮在營養攝取及舒適照顧間取捨。各子女都愛護婆婆,認為她辛勞多年,不想她再受痛苦,決定以舒適照顧為方向。因此,團隊與到院舍服務的「醫管局老人外展隊」討論婆婆的紓緩護理,她開始在院舍接受皮下輸液治療,避免因進食量小而缺水,身體保持水分,讓她盡量留在院舍。

團隊定期探望婆婆,儘管她不情願進食,家人都盡力嘗試,6兄妹輪班到院舍照顧,有時婆婆精神好些進食多一點就會令他們雀躍萬分。家人對婆婆很不捨,儘管明白她已步入人生最後階段,仍希望可以為她付出,不願接受她離開。

婆婆是虔誠基督徒,團隊不時相約家人一同探訪,一起做簡單護理、唱詩歌、做輕柔按摩,讓家人明白合適照顧婆婆的方向及方法。團隊曾向家人詢問婆婆的心願,知悉她最愛吃某大型快餐店的下午茶餐,不過當時天氣十分炎熱,她的身體情况也未能允許外出,故由細細妹帶來炸魚皮及雲吞,婆婆張開口進食,雖然大部分食物都從口中流出來,但吃得津津有味,細細妹更攝錄下來供家人觀看。

不知不覺,婆婆接受皮下輸液近6個月,其間因應她的進食及排尿情况,調整數次輸液量。至10月中,婆婆每日尿量不足100毫升,且有水腫情况,大部分時間都是閉上眼睛。團隊探訪時經常見到長子阿強,談話間他對婆婆身體情况有所迴避,似乎對她將要離世的事實未作充分的心理準備,故團隊與院舍建議約見婆婆所有家人,希望講述情况及預後,讓家人達成共識。

醫護提供資訊助抉擇

家庭會議當日,6兄弟妹只有排行第三的兒子因事未能出席,團隊具體講解婆婆情况,當時她的手指及腳趾已呈紫藍色,體溫微低,需特別保溫,尿量小且呈紫色,但生命表徵暫時穩定。在座家人無不痛心,邊聽邊流淚,阿強自責安排婆婆入院舍,但其他家人都表示諒解,紛紛表示「你隻腳咁點睇住阿媽,我哋唔會怪你,阿媽都唔會怪你」,稱入院舍是最合適的決定。會議後段,與家人商討使用「安寧房」及是否持續使用皮下輸液的方向,團隊提到現時婆婆尿量小及有水腫,顯示她的身體機能未能有效吸收水分,時間差不多了,繼續「落水」,辛苦的只是婆婆。家人最初認為皮下輸液是醫生處方,他們對是否考慮停止感到猶豫。團隊提醒,當決定是以婆婆最大利益為前提,可以與醫生討論。另外,家人亦決定讓婆婆在院舍「安寧房」內接受臨終照顧。事後家人與外展隊醫生商討皮下輸液處方,醫生知悉家人看法後,將處方改為「有需要時用」。

道愛、道謝、道歉、道別

10月底,婆婆手指、腳趾呈紫藍色程度增加,尿量低於20毫升,手腳水腫,大部分時間呈沉睡狀態。老年學會「安寧在院舍」計劃醫生立刻到院舍評估,決定開啟安寧房。婆婆住進安寧房後,醫生每日到院舍探視,而每次總有家人在旁細心聆聽她的情况,經醫生詳細講解後,家人已有心理準備。其間阿強邀請教會牧師到院舍為婆婆祈禱、唱頌詩歌,好讓她在自己的信仰中得到安寧。家中各人先後到安寧房向她道愛、道謝、道歉和道別,阿強哭訴年輕時因嫌她太嘮叨而發生肢體衝突,向她道歉。

10月30日早上,醫生巡房,一向表現最不捨的小兒子要求醫生停止皮下輸液,因明白到輸液會給婆婆帶來更大負擔,希望她能舒適安詳離去。下午,她的呼吸慢而淺,當量度不到血含氧量時,為避免她被強制接受心肺復蘇術,當刻召救護車,由我陪同她送院,家人自行到急症室。

急症室等候期間,婆婆情况反覆,家人明確表示不作任何檢測或治療。登記後入住病房,家人告知醫生及護士,婆婆不作急救及治療,更要求除掉她手臂上的靜脈點滴,希望她更為舒適。

住院期間,家人安排神職人員為婆婆祈禱獻詩,她有時會不自主揮動雙手或亂語,經牧師祝福後又慢慢轉向安靜。病房職員容許家人日間恩恤探訪,輪流陪伴她,直至11月1日中午,婆婆終在各家人陪伴下安詳離世。

訴說逝者往事 面帶感恩微笑

婆婆離世後個多星期,團隊陪同家人回院舍收拾遺物。雖然各人仍感哀傷,但當大家圍坐訴說她的昔日往事時,都面帶感恩微笑。小兒子給團隊展示每個家人寫下對她的感激與懷念,並打算放在她的身旁一起火化。

阿強曾擔心婆婆離世後兄弟妹各散東西,收拾遺物當天,經團隊提點,阿強與各弟妹商討後事細節時,也計劃之後家庭成員聚會日子,家庭沒有因婆婆的離世而分散。

當長者沒有向家人清晰表達臨終照顧意願,決定重擔便落在家人身上。專業人員陪伴過程中,可提供資訊讓家人衡量哪個照顧方式最合適,但不能代替家人為長者做決定,過程需要家人花時間和心力,容易引起爭執。因此,要好好安排臨終照顧,家人們要坦然、團結地以長輩最大利益做決定。

文:郭穎華(香港老年學會「賽馬會安寧頌–安寧在院舍」計劃 註冊護士)

編輯:梁小玲

美術:張欲琪

facebook @明報副刊

明報健康網:health.mingpao.com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相關字詞﹕臨終照顧 院舍 安寧在院舍 人生下半場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