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開眼 文化特別版

隨心向音樂劇進發 謝雅兒堅守「演唱魂」

【明報專訊】導演黃綺琳和拍檔黃鐦自資280萬元,拍出半自傳電影《填詞L》。主題曲《填詞魂》由黃綺琳填詞,謝雅兒作曲及主唱,獲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兩人上台領獎一幕猶如上演電影彩蛋,把故事再往現實延伸。當晚謝雅兒現場演唱主題曲,音色穿透有力,唱至副歌時眉頭緊蹙,感情滿瀉,恍似透過歌聲盡訴團隊和自己多年來的執拗故事,唱得人熱血沸騰兼感動。謝雅兒受訪時說收到一些回應,形容她那晚就似是最後一次唱歌、拿出生命來唱歌,但她說「當時真的沒有想那麼多,純粹是唱好它」。

憶快譯通錄音 大學踏歌唱路

最初聽到《填詞魂》是在Ig上看到一條短片,那時《填詞L》才上映幾天,還未進場觀看已對電影和主題曲留下印象。影片中的女生上身穿著印有「CUHK SOWK」字樣的棗紅色衛衣,下身穿短褲、踢拖,一身「山城頹look」在香港中文大學邊行邊唱《填詞魂》,她聲情並茂,充滿感染力。影片女生就是謝雅兒,而她的歌唱路正是從中大開始。

謝雅兒自小接觸音樂,讀小學時有個特別嗜好,是利用快譯通錄下自己的歌聲,「我從小就很喜歡唱歌,但本身性格有點害羞,又不太會表演,所以整個中學階段都沒有參加過任何比賽,直到大學就覺得要趁這個時候試一下」。自大學起,謝雅兒熱中於參與校內歌唱比賽和音樂劇等舞台演出,又到街頭busking,累積經驗。大學社工系畢業後,她成為半職社工,其餘時間都投入在音樂中。

在《填詞L》前,謝雅兒曾為動畫電影《大偵探福爾摩斯:逃獄大追捕》演唱主題曲《聚散的用意》,亦配唱過不少廣告歌。2017年,她參加內地音樂綜藝節目《我想和你唱》第二季,與歌手胡夏合唱《愛夏》;同年參加台灣歌唱比賽節目《希望之星》,下班就趕飛機到台灣綵排,又試過在台灣機場過夜再乘搭最早航班回到香港上班,「沒有拿到很好成績,那時候純粹是累積經驗,很開心,發現自己真的很喜歡唱歌」。

唱歌以外,謝雅兒也會作歌。第一首原創歌《這個你》寫給大學朋友,「有一個一起玩音樂劇的朋友,他/她那時候正在經歷人生挫折,狀態很差,我也很心痛,我就想寫下這件事」。謝雅兒說自己是個感性的人,容易受身邊的人和事所觸動,「很有感覺就會很想寫下」。她陸陸續續寫下不少廣東話及國語原創作品,在2020年以獨立唱作歌手的身分在香港出道,推出第一首單曲《不能回家》和首張迷你專輯《光》,收錄了《別愛我》、《光》和《那片海》。她舉例《光》寫於2016年,當年6月九龍灣淘大工業村迷你倉發生4級大火,那時她一直看着直播,雖說不在現場卻好像親身經歷,最後兩名消防員殉職,謝雅兒以歌記載消防員的英勇和犧牲。

執著成績失初心 後赴台試煉

不過出道僅僅一年,謝雅兒就轉移到台灣發展。「因為我自己的歌主要都是國語歌,其實一開始我跟現在的監製(王建威)都有想過去台灣,但是因為疫情各樣影響,不如就先在香港發表一些做了的歌,然後再看看怎麼樣。」迷你專輯中的《別愛我》曾入圍2021年香港電台「第43屆十大中文金曲」國語歌曲獎,謝雅兒亦入圍新人獎,但她看見坊間沒有什麼反應,於是把心一橫前往台灣試煉。

「當時去到台灣其實都挺迷惘,由大學畢業開始到一些出歌的經驗,好像都是浮浮沉沉,自己有很多不開心的情緒。」謝雅兒憶述她在香港出歌時太着重反應和成績,遺忘當初喜歡音樂的本質,「以前可能會覺得寫歌、想做一個流行歌手就要去到某一個大平台,或者某一個舞台唱歌,人家才會覺得你是一個歌手。我很努力地做了一些歌出來,希望多些人聽,但是好像都不是很順利,反而忘記了一開始很單純喜歡音樂、唱歌這回事」。謝雅兒在那段迷惘日子創作了《填詞魂》的demo(樣本歌曲),原名為《有用的人》。她憑歌寄意,譜寫迷失方向時的心聲,「首歌關於很想成為一個有用的人,但是很難啊」。國語歌詞寫到:

要學着忍耐學着再聰明一點

因不一樣的痛才不會太明顯

隨着人群改變 圓滑一些 再多一些妥協

是成為有用的人必經的考驗

是不知不覺掉失自己的情節

是用盡力向前 還是停在邊緣

記憶中的小孩 已走遠

黃綺琳製作《填詞L》時找來音樂監製王建威做配樂,王建威知道導演需要一首主題曲貫穿整套戲,與謝雅兒長期合作的他剛好認為《有用的人》抒發的情緒跟主角羅穎詩(鍾雪瑩飾)相似,於是他向黃綺琳引薦,黃綺琳為歌曲重新填詞,演變成貫穿電影的主題曲《填詞魂》,交由謝雅兒演唱。

奪獎喜獲看見 「但終會過去」

電影中《填詞魂》是從幾個版本演變而成。第一是羅穎詩亂填的「髮菜」版本,第二版本是王曉東(ANSONBEAN飾)唱的《夢想太貴》,第三是羅穎詩去到台灣,憶起自己想成為填詞人的「最後結局」版本,而最後的主題曲版本《填詞魂》就是《夢想太貴》和「最後結局」版本的結合。謝雅兒指出,《夢想太貴》很貼近她一路以來,從喜歡音樂、大學畢業不做全職社工到追夢的那段經歷,而「最後結局」版本則把整個故事昇華,她對「難得我耗光一世努力才放棄/曾花過力氣不過未令人銘記」、「任你怎麼禁播/夢裏當天我有快樂過」這兩部分的歌詞深受感觸,「好像不止是一種難過,或者不得志,而是在過程裏面領略了夢想的力量,整個合作是一趟治癒的旅程」。

旅程有高低起跌,經過時間沉澱,謝雅兒不再像以前那般執著於成績,渴望成名。歌曲即使獲頒金像獎,她感慨:「這些獎項或者這些成就,固然令我很開心,覺得自己努力了一些東西,終於有被看見,但是也終會過去,很多熱潮各樣東西都只是一時而已,我之後還是會做自己喜歡的事。」謝雅兒說她不是一個擅長規劃的人,比較隨心,就像之前在台灣參演音樂劇《徽因》和《I Love You, You're Perfect, Now Change》,開啟新的發展路向。

問到假設要於歌手和表演之間作選擇,謝雅兒歪頭思考,猶豫幾秒後回答:「最喜歡啊……很難選,因為一個是透過聲音去表達自己,一個是用角色,兩樣我都很喜歡,但我覺得我目前想努力的方向是音樂劇多一點。」接下來她將會在台灣修讀表演課程,不論是成為「唱歌L」或「表演L」,她仍會找一些方法,讓自己繼續堅持下去。

文:何詩韻

設計:賴雋旼

編輯:謝秋瑜

電郵:friday@mingpao.com

[開眼 文化特別版]

相關字詞﹕開眼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