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未來的未來

【明報專訊】《九龍城寨之圍城》上周開畫票房報捷,喜歡的人都說得血脈賁張,除了電影美術高度還原城寨的髒亂陰暗與潮濕外,當中的動作場面又見出舊時港產片擅長的港式武打片拍法,勾起昔日輝煌一頁的憶記,令人忍不住期待這僅餘的電影類型可以推陳出新。

幾位武打明星也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其中以寫武俠小說廣為人識的喬靖夫,今次更現身參與電影拍攝,飾演一名隱世刀手,今期有他親自撰文寫下經過及感想,他由香港功夫片熱潮對自身成長的影響開始說起,以「未來仍然充滿可能」作結。今天的年輕一輩未必人人知道九龍城寨,現在讀有關上世紀80年代當中英達成清拆協議、即日由港英政府宣布的記載時,感覺已恍如隔世,家明文章列出一些在當年城寨實景拍攝的電影如《省港旗兵》,有興趣可在網上找來看。

《圍城》外,拍攝一對年長女同志故事的電影《從今以後》也引來談論,電影聯合監製鄧芝珊本身是社會學者,近日亦出版年長女同志口述史《同聲同氣》,她的研究也是電影故事取材的藍本,她在訪問中透露,希望這部議題電影可以做到連結社群的效果。

另邊廂,我們繼續追蹤有關回收減廢的理想與實踐,「打開垃圾」今期找到一個十分令人鼓舞的案例,本來實施垃圾膠袋徵費,私人屋苑有最多變數和隱憂,荃灣灣景花園在幾名幹練的婦女梳通連結下,5年下來積極參與各種先導計劃,現時為屋苑住戶提供回收多至36種棄置物,而且每一種都可以清楚說出出路,清潔工又樂於參與,管理公司又樂於協調,居民也好好養成了習慣,到底她們是如何成就解鎖?

林康琪收聽了201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法國經濟學家杜芙若(Esther Duflo)日前於英國倫敦政經學院以「應對氣候不平等」為題的演講,「無名周記」寫開徵富人稅作為方法,今期尚有《字花》主編葉梓誦寫保羅‧奧斯特(Paul Auster)的悼文,以及誕生300周年的康德。

(本網刊出的文章及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編者話˙黎佩芬

編輯•王翠麗

IG@sundaymingpao

sunday@mingpao.com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