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專題

FEATURE

62年老字號:做得一日得一日

【明報專訊】在紅磡開業62年的「金發蔴雀」,現時由創辦人何先生的二女何秀湄(湄姐)打骰,與「復興隆蔴雀廠」不同,金發主力做街坊生意,全盛期湄姐最快每日可雕一整套麻將,但隨着打牌風氣消減,加上年事已高,愛笑的湄姐說現時最多只會雕一板(即36隻)。「𠵱家手雕麻將都掙唔到錢,租又貴,養唔起自己,點會有後生仔入行?」她說自己繼續看舖及接訂單純為興趣,「試過退休,但成日無所事事,所以4個月後又返來,有街坊經過,或好似你(記者)有興趣,咪大家一齊傾幾句」。

記者看到店門貼了一張收費表,一套手雕麻將只需3000元,足足便宜同行四、五成,湄姐說因為自己經營成本低,所以才只收這個價錢。她笑指無論是手雕、機雕麻將,其實都是同一樣打法,「手雕麻將只是多了少少藝術成分,少少生命,不過唔得長久囉,我都明白機雕麻將只是600、700蚊一套,一樣可以打到天昏地暗,用三千蚊買手雕又好似好無謂」,湄姐說來好像在「倒自己米」。記者問現時還有多少人訂製手雕麻將?她說很少,且九成九都是外國人,又指着背後櫥櫃內的展示品,說還好外國人都會打麻將,又有不同規則,例如新加坡有貓、鼠、雞、百足(蜈蚣)等特別牌,否則更加少人買。她說近年可能多了人來採訪,所以都有些年輕人來訂牌,但就多數只訂幾隻,或者只要求雕刻人名,或結婚時用的「百年好合」等吉祥字眼

湄姐幾乎每日都落舖,不過最多只留至下午2時,「𠵱家眼力差,雕牌好傷眼傷神,而且又不是為了掙錢,所以做幾個鐘就算,做得一日得一日喇」。記者見時間已差不多1時,便問她可否拍些照片留紀錄,她爽快答應:「隨便影,一場來到唔影就笨」,不過還是千叮萬囑記者要小心對待「筒子鑽」(專門用來雕刻筒子的工具 ),「整爛咗我唔知去邊度買番㗎!」嚇得記者立即打醒十二分精神,因為一旦「碰斷」湄姐的搵食工具,便可能讓香港碩果僅存的其中一名手雕麻將師提早退休,想想也覺可怕。●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