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開眼 大都會文藝誌

【墨爾本】墨藝行

【明報專訊】「我去澳洲睇藝術嘢呀!」這句話我相信並不常於港人口中聽到,一般談藝術,很多時候都會先想到歐美。老實說,移居墨爾本快8年的我,初到此地時也感同身受。不過,隨着年月的了解,我也開始認同這個被稱為澳洲 Art City的城市,並開始接觸博物館以外的藝術世界。

從市中心坐幾個站電車或散步到Fitzroy(斐茲洛伊區),你會發現,這個城市到處都有很多街頭藝術(street art)。走到136 Gertrude Street就能看到一大幅由原住民藝術家Robert Michael Young設計、Heesco及Mike Makatron畫的壁畫(mural)——Celebration Dreaming(2017)①。

Robert Michael Young與很多澳洲原住民一樣,希望透過藝術讓更多人明白他們的歷史和文化。他的曾袓父母一直都在這區居住,幾代以來,他們都不停回饋附近居民。他母親曾在當時維多利亞州(墨爾本所屬州份)原住民衛生健康處設立的流動牙醫診所(①的小巴)當牙醫護士。

除了當地原住民的壁畫,當然也有來自外國的藝術家慕名來到這區,在這一帶以街頭藝術形式創作。其中比較出名的,是來自美國的Keith Haring。從精品咖啡店滿佈的Gertrude Street買一杯咖啡(我推介Calēre Coffee),沿着琳琅滿目的壁畫、塗鴉等一直走,10分鐘左右便到另一區——Collingwood。Keith Haring的壁畫Keith Haring Mural②位於這裏。他在澳洲居留期間,於Collingwood的工業學院內和學生一同創作這幅著名作品。學生先髹上黄色底色,再由Keith Haring畫上紅和綠色的人形公仔。壁畫於1984年創作,當時電子世代正開始醞釀,電腦世界也開始主導社會,Keith Haring盼透過作品,讓觀者反省自身及逐漸電腦化的世界。如今回看,Keith Haring似乎預知40年後的今天,電子用品如何支配人類生活。

轉入小巷拐個彎,走進位於Easey Street的室外停車場,你一定會受一幅巨大的壁畫震撼,畫上有兩張很大的面孔,其中架着眼鏡的那位,就是Keith Haring,另一位則是藝術家Jean-Michel Basquiat③。Keith在Collingwood的大熱程度,可謂一時無兩,他一直跟在這邊不停創作,直到由Collingwood走回Fitzroy,一定會經過Fitzroy Street,如果夏天來,也可順路在Fluffy Torpedo吃一杯雪糕,那裏雪糕的味道千奇百怪,猶如在街上捕捉到的街頭藝術,是很好的體驗。

為什麼要走回頭路呢?因為一路而來,你應該會看到很多澳洲藝術家John Murray的作品,尤其是Fitzroy Street,可找到一隻戴着畫家帽,抽着煙,充滿法式藝術感的大鳥(Emu)④。John Murray很喜歡用動物配上不同穿搭去畫作品。雖然他自己的畫廊在新南威爾士州的鄉郊,但他也駐於墨爾本一段時間,創作了十數幅街畫,更與一些當地藝術家合作。John Murray的作品糅合澳洲本土動物和光鮮色彩,一定不會讓這趟回頭路白走。

除了這些藝術家,沿路不時會發現很多漂亮的原住民壁畫,還有有趣的符號、圖案,讓你目不暇給,不停Google,好像下方⑤這些圖案,究竟是誰畫的呢?為什麼要畫在那邊呢?暫且賣個關子,讓大家前來感受,這個充滿street art的澳洲第二大城市。

文:小柔

80後,生於香港,移居墨爾本8年。認為藝術就是生活最美好的事情

編輯:謝秋瑜

設計:賴雋旼

電郵:friday@mingpao.com

[開眼 大都會文藝誌]

相關字詞﹕開眼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