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開眼 藝述速遞

繪光繪塵繪水漬 吳嘉敏為時間留迹

【明報專訊】水彩畫師、插畫家吳嘉敏(Carmen)想在畫上表達時間給人的感覺。她覺得時間是相對的,即使時鐘客觀顯示時間的流逝,工作時間總是漫長,玩樂卻過得很快;同一個時空內,不同人也會因為心情和看到的景象,覺得處於不同時刻。但要怎麼畫出時間?Carmen在個人展覽「遙遙片刻」中,從水漬、灰塵和光影着手。

Carmen常畫城市風景,以及麻雀等小動物,是香港少有的水彩畫藝術家。可愛形態和工整的建築筆觸,都可以在她過去的作品上看到。這次展覽有10幅全新畫作,以香港人的日常作息為結構,包括早晨起牀、出門上班和忙碌的夜晚。

《辦公時間》是Carmen在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JCCAC)的工作室窗景。百葉窗簾把她的時間分為12片:在清晨開始工作時,視線是模糊的,只能看到兩片葉簾中的一條夾縫。時間由左至右前進,到了下午,她能看到的愈來愈多;除了因為頭腦變得清晰,也盼望快點結束手頭事務,回家休息或與朋友去喝杯茶。

與朋友相聚的時光柔和舒適,《三時十五分》的木枱上,5個水杯印卻透露聚會已經完結。藝術家的工作時間日夜顛倒,黃昏時可以短暫休息,但回到家還要處理沉悶工作。《漫漫長路》中,排山倒海的公務,讓色彩都流走,這時候Carmen的世界是藍和白色的。時間慢得讓桌面積上灰塵,手指一抹就看到軌迹。

過去三四年令Carmen對時間有深刻體會,從疫情幾年過得恍惚,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到復常後終於自由自在,時間多了起來,所以更想好好運用。家人身體的狀况、朋友移民的決定,都改變了她心中時間的流速。不過,時間是無形物,畫不出來,只能在物件上體現。隨着人們的使用,和在陽光、月亮下反射出不同顏色,她才能畫出轉瞬即逝或度日如年。

長形畫《小休片刻》是她的新筆法嘗試,畫中並非固定地點。她用煙霧來表達不同人休息時放鬆的感覺,「對我一些食煙的朋友,take a break就是食一支煙的時間,而對我來說是飲一杯茶或咖啡的時間,其他人用冲涼relax,也會有蒸氣,會揮發,是一瞬間的」。有別水彩畫常用的疊加和渲染法,她這次在畫面中央留白,畫好四周的藍色後,才用另一支筆沾水把稍稍風乾的顏料擦成「煙霧」。

除了變化,Carmen也記下特定時刻才有的景色。《午後花斑》是港鐵奧運站外天橋的玻璃幕牆,夕陽下玻璃水漬的影子。《清晨小路》則是她最喜歡的畫,為她每天清晨走過的路。路上的一束光,看到樹葉的剪影,與掉到地上的黃葉相映照。但她不知道這是什麼樹,有答案的讀者,可以在社交媒體告訴她。

「遙遙片刻」吳嘉敏個人畫展

日期:即日至2月17日(2月9日開放至下午6:00;10至13日閉館)

時間:周二至六上午11:00至晚上7:00

地點:中環鴨巴甸街20號地下Karin Weber Gallery

詳情:bit.ly/47KfiPh

文:梁景鴻

[開眼 藝述速遞]

相關字詞﹕開眼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