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健康

兒言自得:「病人又投訴我了」

【明報專訊】小李是精神科專科醫生,在某所醫管局轄下的醫院當顧問醫生。他讀醫的時候成績很不錯,是班裏的高材生。那時我們醫學院不少成績好的畢業生都投身精神科,向這個神秘又令人神往的專科挑戰。

投訴小李的病人年約60多歲,患有思覺失調,兼有暴力及自殺傾向,曾經手執廚刀恐嚇他的太太及女兒,亦曾危坐天台作勢欲跳,幸好兩次都沒發生流血事件。為了保障他及家人的安全,他被強制送入醫院的精神病房。入院時他的精神狀態很不穩定,需用約束帶限制在牀上;他也抗拒任何藥物,需要護士萬般勸說才肯服藥。他入院兩星期後病情已略有起色,但醫生評估後認為尚需住院一段時期,並且為了他本身及同房病友的安全,晚上睡覺時仍需用約束帶。

投訴、拒絕、再投訴 沒完沒了

病人的投訴信是寫給特首及各級政府部門首長、中聯辦、醫學專科學院、大學醫學院,以及醫務委員會。信中他說自己壓根兒沒有病,說他患思覺失調,完全是他家人聯同病房主管小李陰謀杜撰出來,還逼他吃一些令他神志迷糊的藥物,目的是要謀奪他的龐大財產 (雖然醫療紀錄記載他的經濟來源主要是綜援)。信中還控訴小李和醫院把他禁錮虐待,尤其是用繩索把他綁在牀上睡覺,嚴重侵犯他的人權。他希望盡快擺脫這些不人道待遇,盼望各界人士運用影響力,讓他馬上出院。病人的信寫得頗有條理,加上字體秀麗,看的人不知就裏,可能會先入為主地覺得有相當可信度。小李身為被投訴對象,正忙於給醫委會的初步偵訊委員會寫答辯信。

小李向我訴苦,說他已不是第一次面對類似投訴,以往亦曾有住院病人向醫委會投訴他禁錮、杜撰病情,以及強迫病人吃藥等。許多病人都要求立刻出院,好讓他們能夠脫離醫院及醫護人員的「魔掌」。其實這些病人不少有暴力和自殺傾向,強制住院完全是為了他們和其他人的安全。另外還要考慮到病人出院後會不會繼續服藥,那些認為自己沒病及抗拒服藥的病人,出院後往往馬上停服藥物,跟着病情打回原形,對人對己構成危險。同樣因為安全考慮,醫院為住院病人作出種種安排,包括使用約束衣和約束帶,但這些措施亦是病人急於離院的原因。有些病人即使病情好轉,出院也不容易,原因是家人不願接他們回家,院方要安排院舍收容他們;但基於這些病人的病歷和經濟背景,加上整體上院舍宿位短缺,作這些安排往往曠日持久,於是醫院和醫生又為此擔多了一項罪名。

我參加醫委會工作多年,當然明白小李的委屈。歷年來遇過不少類似上述的投訴。有些投訴人更是鍥而不捨,投訴被醫委會拒絕受理後,馬上向醫委會表示不服要再投訴,如是者投訴、拒絕、再投訴、再拒絕、再投訴……生生不息,個案糾纏了多年尚未結案就是這個原因。若被投訴的醫生在這期間想到外地行醫或者深造,需要醫委會發出證明沒有專業不當的「良民證」,可能有些麻煩,那是不折不扣的無妄之災,看來醫委會也要關注則個。

文:霍泰輝(兒科專科醫生)

(中大榮休教授,專攻新生兒,論盡奇難雜症,月旦醫護界二三事)

相關字詞﹕大腸鏡 大腸癌 健康 手術切除 瘜肉 大腸內窺鏡 健康點滴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