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開眼 數碼跨界

獨立樂隊集合辦騷 「明日未知」奏起未知浪潮

【明報專訊】一群香港獨立樂隊成員和樂迷,在今年1月1日成立廠牌「明日未知 UN.TOMORROW」,將於3月舉辦一連兩日、共有10個演出單位的音樂會「集合#1」。說是活動宣傳,明日未知的Instagram帖文更像一篇宣言:他們是每天許願另類音樂有更好命運的人。幾個搞手在疫情期間看見樂隊和樂迷,即使缺乏資源和面對限制,仍千方百計演出和看演出,因此希望藉音樂會創造連結,觸發浪潮。

嘆香港indie「不在音樂正史」

「明日未知」共有6個成員,包括樂隊「意色樓」主唱阿禮、Wellsaid的主唱及結他手阿Lok和David Boring結他手Jason。阿禮說,他們是經常在「DIY場景」出現的一群人,即不靠大型唱片公司,自資用粗糙方式演出和發行唱片運作。除了本地演出,David Boring去過美國藝壇盛事SXSW(西南偏南)藝術節表演,Wellsaid曾在新加坡、日本、內地和台灣演出,意色樓則是最早一批到廣州串聯的本地獨立音樂人,澳門和台灣亦在他的活動範圍。

可是阿禮指出「在外國,是看不到香港有band的」。他續解釋:「講起亞洲的indie(獨立音樂),日本和韓國最有名,之後是台灣,然後內地,近年冒起的有印尼,見不到香港。我們自己在其中,知道香港indie活躍,1990年到現在都精彩,但從來都不在音樂正史裏面。」阿Lok接待過不少來港表演的外國樂隊,被問到「原來香港有indie band的呀」時,總不忿氣。

疫境求存 見證「有機復蘇」

阿Lok說,有別外國獨立樂隊往往自資到外地巡演,打響知名度;香港樂隊受限於工作和生活壓力,很少人願意花數星期做同樣沒有多少金錢回報的事。他認為「香港indie是underrepresented(未得到充分代表)的」。

恰恰在疫情期間,他們見證香港獨立音樂的「有機復蘇」。那時香港仍實行社交距離措施,包括限聚令,但不少樂隊冒着被罰款和檢控的風險,在工廠大廈排練和表演。阿禮形容那時候的獨立音樂,是從「條罅中生出嚟」。觀眾用盡千方百計,一定要看到喜歡的樂隊演出,更有不少新樂隊逆勢誕生。

香港獨立音樂圈通常分散活動,缺少連結。阿禮憶述,不少樂隊自資出碟,但本身經濟條件不富裕,出了一張碟後就「燒晒心血」,甚至「燒晒友誼」。作為2000、2010年代參與香港獨立音樂的樂隊人,他們盼讓當今的後來者一起活動,如1980年代末不經廠牌自主出版的《集感》卡帶合輯,和90年代的同名音樂會一樣,不論是玩電子音樂、工業音樂,還是獨立搖滾,都可以集合力量,互相交流。Jason說,大家一直以來各自做音樂,做得不錯,但通常只面對同一班聽眾;一起做,或許可以做到更多。

風格不設限 盡攬樂迷

「集合#1」中的表演單位,是搞手幾人在演出中認識的。阿禮認為他們都是「很正的indie樂隊」,「既然你、我都keep到熱情,那就一起搞,試下能否集合力量」。當中的風格橫跨「沒有結構(沒有固定歌詞或編曲)」,如擅長即興音樂的Butter Nut Squash Waltz和Life Was All Silence,也有較有結構的粵語shoegaze(瞪鞋搖滾)樂隊Arches;民謠、搖滾,以及簡約主義現代音樂唱作人黃衍仁也在名單上。

搞手們想辦一次,讓不同樂迷一次過聽到和看到香港不同獨立音樂的聚會。阿禮說:「不論是好嘈的還是好靜,你喜歡其中一隊,在聽自己愛隊的前後,都可以睇埋其他。」3人所屬樂隊橫跨不同風格,也會在「集合#1」演出。EMO風格的Wellsaid,音樂以電結他和低聲嘶喊帶動悶鬱情緒,給人一直向上跑的感覺。最初的創作主題是理念跟社會現實的落差、長大後與朋友的分離,現時多數描繪在香港千變萬化下人們的生活。他們的聽眾頗瘋狂,時而搶咪,時而插水(stage-diving)。

意色樓則走spoken words(口白)風格。阿禮說不想來來去去只有幾種思想,受制於填詞的平仄要求,正嘗試發展粵語歌詞的不同可能。他們的歌,歌詞有點難辨別。另一個「明日未知」搞手Medius曾說「認識意色樓最初的4年都是覺得很難聽的」。但阿禮失重似的唱腔,讓歌詞更像詩,唱出情慾而不是文字。

至於David Boring,通常反思和批判人性陰暗,抒發衝動和不安感,早期風格受Post-Punk、No-Wave和實驗噪音影響,近年加入電子、Techno元素。樂隊女主音劉靜演出風格具挑釁和侵略性,成立之初表演時曾試過在台上隨興之所至扭打一團,將不安帶上舞台呈現,其音樂風格每隔一段時間會改變,不可預期。

無關利益 自發冒起

Jason認為對普通聽眾來說,獨立音樂比流行曲難消化,「即興的音樂,人們好難一時間接受」。音樂會集合多隊樂隊,聽眾只要對其中一隊有興趣,就可以來聽,順道了解其他風格音樂。「集合#1」僅是「明日未知」第一個活動,3月還會與黃衍仁合作發行《嚼事知夜》音樂會的現場錄音專輯。

香港獨立音樂發展面對的困難不少,他們能做到多少是未知數,如演出場地Music Zone @ E-Max將在今年關閉,livehouse(音樂展演空間)的牌照問題也未有解方。有十數年「土炮」發行和音樂行政經驗的幾人,想先在不受風格設限的前提下,讓獨立音樂人互相幫忙,搞演出、做串流、出唱片,讓更多人看見這群不因商業利益、無關資本流向,自發冒起的音樂人存在。

「明日未知:集合#1」音樂會

日期:3月9日(六)及10日(日)

時間:下午4:00至晚上10:00

票價:單日票$580 兩日票$1040

地址:九龍聯合道135號香港兆基創意書院文化藝術中心

詳情:bit.ly/3Ug7kdE

文:梁景鴻

編輯:謝秋瑜

設計:賴雋旼

電郵:friday@mingpao.com

[開眼 數碼跨界]

相關字詞﹕開眼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