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開眼 藝述速遞

由女尊男卑到平衡點 Pixy Liao偕伴拍怪照譜舒適區

【明報專訊】多媒介藝術家廖逸君(Pixy Liao)喜歡與日籍伴侶Moro一起拍看起來奇怪的照片。不少作品中,有穿衣服的她控制和指令着裸體的Moro,讓人疑惑這兩個人發生了什麼事——女性形象竟可這般強悍?

Pixy近日在刺點畫廊辦香港首個個展,也是她第一次來港。自2007年開始的攝影計劃「實驗性關係」,是她最有代表性的作品。她以不同姿態,在各地室內空間中,處於高位支配Moro,有別藝術史上普遍的男性凝視;Moro是她的道具,聽由指揮。

這次展覽是Pixy過往作品的匯整。屬於「實驗性關係」系列的照片《在丘比特之吻復活了普西莎之後》上,可看到Pixy身穿白衣,高舉相機機械式快門線,堅定的眼神看着鏡頭;Moro沒有穿內衣,身上只穿一條女僕圍裙和一雙白襪,臥倒Pixy大腿上。Pixy說,這張照片的靈感來自18世紀雕塑家Antonio Canova的《丘比特之吻》。只不過她成了本應是男性的丘比特,不用親吻,而是準備用電線啟動由Moro飾演的柔弱女生普西莎。

在Pixy的出生地上海,女性較自強。看過電視劇《繁花》的觀眾,會有這個印象。不過,中華文化中的性別定型也影響了她,如曾認為只能與比自己更成熟的男性相愛,受他的庇護和指導。到美國求學後,她才發現兩性關係的更多可能,後來更與年紀小5歲的Moro成為伴侶,是關係中有較大權力的一方。

摔角纏鬥像愛人關係

不過,照片中Pixy和Moro的姿態,是否就是平日的模樣?他們是逆轉了支配方向的伴侶嗎?Pixy說不盡然。她說兩人平時是害羞且個性不張揚的人,從照片都是在室內拍攝就可看出。她以「床上摔跤」系列中的《床上摔跤 3210(章魚伸展)》為例,解釋作品表演性,「我在摔角比賽上留意到『章魚伸展』這個摔角技巧,好像要把人弄到窒息一樣,但這其實是一個讓雙方放鬆的姿態。在摔角賽中,專業選手經常都打得激烈,都需要休息,他們會用章魚伸展來歇一下」。Pixy的照片也一樣,跟摔角比賽同為表演,「everything is staged(所有行為都是安排過的)」。

與Moro共同創作十多年來,他倆在作品中的呈現也有所改變。跟早期女尊男卑的構圖,如拍打臀部、揑乳頭等動作不同,「床上摔跤」中兩人勢均力敵。職業摔角隱含對暴力的崇尚,但選手纏鬥時,卻產生尷尬的親密感,「兩個陌生人碰到一起,非常靠近,用難以描述的姿態,企圖控制、戰勝對方。這跟愛人的關係很像」。在這個系列中,可見Moro被攝時有更多肌肉張力,直視鏡頭的比例更多;他們展現的權力互動開始變化。

論表演性,展覽內最引人注意的,是一件由矽膠製的乳房,以及盛滿牛奶的噴水瓶組成的雕塑作品《噴奶瓶》。Pixy從德國一則新聞獲取靈感—— 一名女性在商店露出胸部,嚇壞收銀員,然後搶錢跑走。「這是宗罪案,但恰恰改變了乳房的功能,從母性哺乳、溫柔或美的象徵,轉成一件武器。」她在錄像作品《花園噴奶》中,用這個概念性雕塑向花園及Moro的臉部噴奶。觀展的港人,或會聯想起2015年的「以胸襲警」案件。

模特兒、道具、創作指引者

撇開演出,私底下Pixy和Moro如何相處,我們無從得知;但從展覽同名作品《舒適區域》,觀眾可一窺他們近年對過去創作的看法。照片可見Pixy跪在沙灘上,額頭靠在Moro雙腿間,內褲上有男女牽手嬉戲的復古圖像。雖然作品貫徹Pixy「物化」Moro的企圖,但Pixy在圖中正接受所謂「胯下之辱」,兩性的地位稍稍靠近,找到了平衡點。Pixy無論在照片裏,還是在展覽導賞時,神情都是愉悅的。她說:「這個胯下之辱,對我們其實是comfort zone,我們多年來互相支持對方,是雙方的舒適區。」

從在大學校園相識,Pixy邀請就讀音樂系、外貌清秀的Moro當拍攝計劃的模特兒,到讓Moro在「實驗性關係」系列照片中成為沒有能動性的道具;「For Your Eyes Only」系列的身體局部特寫,透露更多戀人間的私密瞬間。作品《G7b9》捕捉了「她」和「他」共同演奏鋼琴的時刻,戀人的手掌、手背重疊,彈的是相愛多年後的同步音律。二人組成了音樂團體「PIMO」,擅長音韻的Moro負責作曲,指引Pixy創作。不必壓制,不必逆轉,戀人找到適合的相處方式,便是對方的繆斯。

廖逸君:舒適區域

日期:即日至3月9日

時間:周二至六上午10:30至下午6:30

地點:刺點畫廊(黃竹坑道28號保濟工業大廈15樓)

詳情:bit.ly/3Sf8vaI

文:梁景鴻

編輯:孫志超

設計:賴雋旼

電郵:friday@mingpao.com

[開眼 藝述速遞]

相關字詞﹕開眼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