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WorkShop

打開垃圾:有罰則 無執法 公屋清潔工:亂拋垃圾無人正視

【明報專訊】環境局前日(19號)宣布,原定4月實施的垃圾徵費,要二度押後至8月,全港市民有更多時間預備扔垃圾的新常態。「打開垃圾」系列繼續報道垃圾的不同面向,今期請到3個公屋清潔職工,解說前線工人對配合徵費的疑難。清潔管工玲姐(化名)10年來見盡公屋居民亂拋垃圾,預期新措施無法杜絕違例行為,終由清潔工收拾殘局。

簡介:垃圾收費計劃討論足足廿年,這減廢火車頭將在今年8月開動。垃圾打包後不再視不見為淨零成本,只盼大家想多一步,從源頭減廢,多多回收。經濟誘因加上監察執法,能否推動不太環保的人踏上減廢旅途?這欄目邀請社會各界打開朝夕相對的垃圾,一同設想在不遠的將來,人與垃圾將經歷不一樣的關係。

【實戰經驗】

政府安排培訓 只重理論

玲姐、雲姐(化名)和秋姐(化名)是新界西一個公共屋邨的清潔工。清潔垃圾是這3個清潔工的主要工作。比起政府就垃圾的二分描述——8月起放在指定垃圾袋中的垃圾,和違規用普通膠袋裝的垃圾,她們更常看見的是什麽袋都沒有用的亂拋垃圾。

在公屋住宅樓層的垃圾房,有人隨便棄置梳化和洗衣機,她們無處投訴;有人在後樓梯大小二便,用膠袋裝上打結,就地擺放;在大廈平台,有住戶定期投擲用過的衛生巾;更不用說每天都有住戶提着有破洞的垃圾袋,讓廚餘沿路滴在走廊。這些沒有公德心、也屬於要扣分懲罰的行徑,從未有人正視。現在加一條要用指定垃圾袋的規定,3個清潔大家姐只覺無謂。

去年底,雲姐和秋姐受公司安排,參加政府為前線清潔管理人員而設的免費培訓。翻閱環保署網頁,這些培訓活動會建議清潔人員,如何恰當調整運作安排、配合實習操作,並確保執行工作時能符合法例要求。

雲姐憶述,培訓人員講解了1個小時,解釋為何要徵費,希望清潔職工配合。秋姐說:「他們講的都是理論,但我們的實戰經驗告訴我,是完全不可行。我最記得有個男科文(管工),和兩個女的講,他們做了40年都未見過那麽離譜的規定」。彼時來自港九新界的清潔工,在活動的問答環節怨聲連連,投訴的時間,比講解的時間還要長。

收集箱限七成滿 需多行幾轉

記者大概知道新規定會增加清潔職工的工作量,但具體有哪些影響?玲姐解說,她們服務的屋邨,每天要「倒樓(逐層收集垃圾,再運到屋邨垃圾房)」兩輪,現時每棟樓每輪的垃圾分量,約為5到10個660公升的大型垃圾收集箱那麽多。她們會盡量塞滿每個收集箱,減省往返每棟公屋和屋邨垃圾房的次數。

依照政府培訓活動中的建議,垃圾徵費後的垃圾收集新方式,大型垃圾收集箱只能裝至七成滿,要保留空間為指定大膠袋封口。稍作計算,職工要多用1.5到3個大型垃圾收集箱來裝垃圾,單計倒樓,已經要增加三成運送收集箱的工作量。而且,政府人員建議,清潔工要把有用指定綠色垃圾的垃圾和沒有用的分開,令職工再添負擔。「很多人都反映規定不實際,但他們不關心,說明白你的擔憂,但政策會如期推行。」秋姐嘆。

【如何執行】

扣分制度形同虛設

環境及生態局長謝展寰上周發表網誌文章表示,明白「牽涉到收費,自然會引起很多意見和疑問」,但市民具體要做的其實很簡單,只要購買指定垃圾袋來取代普通膠袋,以及為大型垃圾貼上指定標籤,再棄置在收集垃圾的地方就可以。

還有逾半年時間,我們不知道屆時市民會否如局長所說,覺得新的拋棄方式簡單,「和以前基本上是一樣」。但若懲罰違規拋棄垃圾的執行情况,跟以前一樣的話,清潔工將會非常困擾。秋姐就說,如果政府無力要求住戶遵從新法例,清潔工要處理更多「執手尾」的工作。

其實按目前房屋委員會的「屋邨管理扣分制」,亂拋垃圾、胡亂棄置垃圾、棄置雜物阻塞走廊或樓梯通道,妨礙清潔工作的住戶,都可被扣7分,如果住戶在兩年內被扣除的分數累計達16分,租約會被終止。可是,3個受訪清潔工都認為,多年來保安見到人們違例,只能勸喻,或無力或無心阻止,扣分制度等同虛設。倘若清潔工沒有及時清走垃圾,住戶或會向物業管理公司投訴,公司又轉向清潔工投訴;清潔工往往忙於清理不自律人士隨手拋棄的垃圾,辛勞但只能一概承受。根據房屋署的資料,上述3種不當行為,在2003年8月到2022年底期間,共有7722宗扣分個案,即平均每日1.09宗。

謝展寰局長說,每個人都應該為自己產生的垃圾負責,不能因為有清潔工,大家便隨意丟棄垃圾。為避免清潔工人數和成本增加,最佳辦法是大家合力鼓勵所有人一起使用指定袋,毋須再費時失事。他也用金錢誘因勸喻市民守法,指一個15公升指定袋才1.7元,而不用指定袋的定額罰款是1500元,非法棄置垃圾就要罰3000元,足夠買很多年的指定袋。

【誰來監察】

「篤灰」或破壞關係

罰款的前提是有執法人員發現人們違規,並找出涉事者。清潔工人職工會組織幹事梁芷茵說,香港已經有亂拋垃圾罰款和屋邨扣分制度,但清潔工友感覺沒有用,有罰則但沒有人執法。她擔心垃圾徵費後,有人會選擇到更隱蔽的地方棄置垃圾,讓負責的工友處理得更辛苦。

玲姐、雲姐和秋姐未聽聞公司有任何就垃圾徵費的新安排,不知道最終政策會怎樣執行,但猜想公司不會願意用額外成本幫違規居民「包底」處理垃圾。香港物業服務聯盟主席甄韋喬上周在電台受訪指,如果清潔和物管公司不肯「包底」,便要通知環保署調查,增加清潔公司員工的工序及處理時間。

政府上周宣布會在全港人流高及經警方評估風險較高的地方,新增2000個閉路電視。環保署助理署長胡勁欣亦在電台節目透露,署方將在徵費實施前,推出一個有定位功能的手機應用程式,讓市民上傳非法棄置垃圾的圖片和位置,如收到很多涉及同一地點的投訴,當局會調查。她補充,措施有半年適應期,其後或會採取執法行動。

梁芷茵提醒,如果垃圾徵費實施後,工友要負責在環保署平台舉報,不懂得使用或沒有智能電話的工友便無法完成工序。即使工友能夠使用舉報平台,也令工作量增加。這樣的「篤灰」行為,更可能令清潔工與居民的關係變差。

【人手問題】

引入外勞一了百了?

清潔工在公屋用的大型垃圾收集箱,淨重就有數十公斤。玲姐估算,她們倒樓後要運送的收集箱,每個平均裝載200多公斤的垃圾。她坦言,香港清潔工人手長期緊絀,因工資低和屬於厭惡性行業,本地人多數不願意做,除了新移民,很多工友都是年老體弱的人,如果能做到地盤工作,就不會做清潔。按梁芷茵的觀察,七成以上的清潔工年齡已達65歲以上,而公屋的清潔工可能會年輕一點,因為工作量和強度大。

「處理倒樓時需要趕時間,早輪倒樓要趕在垃圾收集車到達之前倒完,晚輪倒樓不能太早也不能太晚,早收的話人們未吃完飯,沒有什麽垃圾收,晚的話就會嘈。」梁芷茵說,公屋清潔工也要經常上落樓梯,不可能每倒一層樓都搭電梯。記者發現,受訪的清潔工還要兼顧清洗樓層和戶外空間、疏通渠道,甚至拔草、淋水打理園景。梁芷茵表示清潔工發生工傷的情况不少見,扭、夾和跌傷,腳、腰和手關節勞損是常見傷勢,而因工傷休假又會影響生計。

玲姐認為長遠來說,必須要放寬清潔工外勞來港,減輕工友的負擔,應付因垃圾徵費而帶來的額外工作量。梁芷茵則對外勞政策有保留,她接觸的工友,時薪僅得42到45元,她認為只要提高職工的工資待遇和保障,自然會有更多人入行。一如有媒體報道,她也聽過工友說垃圾徵費後要辭職,但覺得可能只是講笑。處於弱勢的清潔工,對不合理的情况常有怨言,但仍需工作維持生活。

文˙ 梁景鴻

{ 圖 } 曾憲宗、受訪者提供

{ 美術 } 張欲琪

{ 編輯 } 王翠麗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相關字詞﹕垃圾徵費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