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文化力場

文化

沙發薯:由電視看時代的轉變

【明報專訊】一剎那嘅光輝並唔係永恆。電視界最近都似乎在認證這說法,香港大台TVB踏上1990年代亞視的命運,被認定是老人台,流失大量年輕觀眾,大台不再;對岸美國金球獎亦遇着同樣命運:留戀荷李活的陳腐一面,不加入多元聲音不與時並進,終受到業內杯葛,眾星齊心不支持頒獎禮,Tom Cruise也將他的獎項退回。結果今屆頒獎禮不止沒有群星,更是首屆沒有電視直播,頒獎禮似乎已走到末路。

曾經主持數屆金球獎的Ricky Gervais的評論就精警。他想起2010年第一次當主持挖苦在場的巨星時,坊間嘩然,覺得他太寸嘴無禮,你怎可得罪這些身家過千萬的天王巨星?相隔10年,他在2020年再當主持時,大眾開始厭倦明星風氣,坊間轉口風對他的演出大表歡迎,還嫌不夠喉。

今天的我打倒昨日的我不是什麼特別事,觀眾如是,藝人明星亦愛變臉,有時因為事業考慮,有時因為隨年齡經歷而改變。Ricky Gervais在事業上亦來個華麗轉身:最初以創作The Office的cringe(老尷)喜劇聞名,充滿被視為「陰騭」的笑點,所以在英國常被左派媒體抨擊劣評。直至2019年的Netflix合家歡喜劇After Life才令他洗底,媒體表示喜見他的人性一面,他突然由極具爭議變為十分入屋。

Ricky Gervais坦言,希望大家想起他在After Life的Tony多於The Office的經典角色David Brent。隨年歲增長,態度及目標都會隨着轉變,少了戾氣、變得馴和,都是正常事。After Life有時cheesy太過說教,整體平庸但充滿愛,就是更適合Netflix觀眾口味。

迷離Landscapers 近期佳作

主流演藝界這幾年都積極推向更平等多元的方向。金球獎跟不切,奧斯卡趕上尾班車,英國的BAFTA則一直較少商業顧慮,所以在平等多元方面一直前瞻。像日英混血的Will Sharpe,早在2016年憑劇集Flowers贏得最佳喜劇獎項,而他在2020年再憑英日合拍的電視劇Giri/Haji,以飾演性工作者Rodney Yamaguchi贏得最佳配角一獎。

Will Sharpe去年十分勤力,先執導電影The Electrical Life of Louis Wain,除了有Benedict Cumberbatch擔演主角、Olivia Colman旁述外,更有Nick Cave客串演出。然後再執導電視劇Landscapers,繼續請來長期合作的Olivia Colman擔演女主角。

Landscapers講述Susan Edwards意外槍殺母親後,與老公Christopher畏罪潛逃,由英國跑到法國,一避避足十多年。Susan因迷戀電影,所以有買影星收藏品的癮,即使經濟困難,老公找不到工,沒錢交租,但她仍然繼續買收藏品,逼至老公要向繼母借錢,迫不得已告訴繼母他們的難言之隱。

繼母報警,英國警方聯絡在法國的Edwards夫婦,要他們協助調查。二人走投無路,又深信自己無辜,所以決定回英國自首,接受聆訊。他們向警方解釋,真相是Susan父母爭吵,母親不但開槍擊倒父親,之後還刻意刺激Susan,讓她失去理智而向母親開槍,情有可原。他們又說Susan自小被父親性侵犯,父母都不是好人。然而警方聽完後覺得兩人大話連篇,認定是為錢合力謀殺,所以出盡力要將他們入罪。

雖然取材自真實事件,但Landscapers繼承着Will Sharpe一貫風格,充滿實驗精神。整個故事由電影迷Susan的角度陳述,結合舊式電影風格;加上本身故事及人物十分不可置信,兩公婆由此至終都堅持他們說的是真版本,否認謀殺,是近期必看的電視劇。

文:陳Damon(chandamon.com)

相關字詞﹕金球獎 沙發薯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