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WorkShop

估餐飽:追求變瘦反陷暴食 正念進食 尋飽肚感 重拾飲食快樂

【明報專訊】香港社會常標籤女性「瘦就是美」,肥胖就活該被嘲笑「肥過電單車」、「肥過欣宜」,無論什麼身形的女生都深信自己要減肥。歌手鄭欣宜亦因為身形被大眾欺凌多年,今年1月1日,欣宜在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奪得「我最喜愛女歌手」,可謂苦盡甘來,忍不住台上激動道「You guys really like me!」。欣宜的例子或可勉勵同樣對抗肥胖污名的女生,Anna自小就被稱呼「肥妹」,因為追求變瘦而患上飲食失調,10多年來陷入節食、暴食、扣喉的惡性循環。

被叫肥妹內心崩潰 進食產罪疚感

「我由細到大都畀人叫肥妹仔,但小時候不覺得有問題,去到青春期,就覺得如果我瘦啲、靚啲就好,看到好多雜誌的模特兒好靚,肚子沒有贅肉,就慢慢開始絕食。」Anna的經歷就如普遍香港女生,小時候饞嘴愛吃,升讀中學後開始在意外表,在乎別人的說話,為了減肥無所不用其極,「朋友的父母叫我肥妹,我口講說不介意,但我想無任何一個女仔鍾意畀人叫肥妹,我聽到後,我好記得我表現上扮冇嘢,但我內心已經很崩潰。」完全沒有運動習慣的她加入學校長跑隊,後來覺得做運動也減得不夠多,就嘗試節食,白天只吃一個蘋果、一粒糖。如果吃了計劃以外的食物,即使少如一串燒賣、一包朱古力奶,罪疚感就會將她淹沒,「所有人去吃午飯,我將自己反鎖在廁格扣喉,扣喉扣到眼水、鼻涕都出晒嚟,我會覺得我自己到底在做什麼。」

她還試過吃代餐減肥,但愈禁止自己進食,她對食物的慾望愈大,「那時候吃了一個月而已,但那個月我無時無刻都在想食物,我見到食物都想食,我完全控制不到自己。」她那時在快餐店兼職,包一餐免費,她餓到極點忍不住大吃特吃,九成工資都用來買零食,「同朋友出街我可以吃5杯雪糕,但我不理,我開心就算。」

發洩情緒訴諸暴食 食嘢排解孤獨

食物也是她發洩情緒的途徑,第一次暴食發生在她約14歲時,她跟同班同學有誤會、爭執,「最難過的時候,我就開始去食嘢,食到連我班主任都問我媽媽,點解Anna突然之間肥了這麼多。」一有不快或內心鬱結,她選擇訴諸食物,「夜晚3點多,基本上所有食肆都關門,我會自己一個衝去便利店,買麵包、杯麵、薯條一堆零食」,分量多如兩個大杯麵、幾包薯片、兩三個飯團、一條飯卷。她把自己關在房間內,在漆黑中一邊哭一邊看youtube,一邊不住把食物塞入口,有多快吃多快,大腦一片空白,無意識自己吃了多少,不覺得飽,也控制不到自己停止,「會胃脹但都會照食,覺得食咗先啦唔理。」直到手上的食物全部吃完,她才驚醒,為自己吃的份量感到罪疚,「然後就會扣喉,喊,覺得點解我又會咁樣。」

後來到美國升學,更加劇她的飲食失調,一來在美國,沒有人會批評她太胖,可以隨心所欲地吃垃圾食物,薯片、杯麵是她的comfort food,「我那時18歲,沒有人跟我講到中文,好孤獨,就係咁食嘢去排解自己不開心的情緒。」但一從美國回香港,就馬上有人提醒她的身形不符合社會眼光,「我媽媽第一眼跟我說的話,不是掛住我,而是說,『嘩你睇吓你肥到。』那刻是好心噏。」那時她大約75公斤重。

朋友不理解 生離群逃避心態

因為怕被朋友知道她的暴食傾向,怕被朋友取笑,她避席一切聚餐,即使她那天明明有空,明明已經換好衣服準備好出門,最後仍然找藉口放飛機,「我不想朋友知道,我不想被他們看到我失控狂食嘢的樣子。」有朋友知道她有飲食失調,但不理解她的處境,「我聽過最難聽的說話是,『你暴食,你食健康的食物咪得囉,你點解要食啲junk food呀,你食完之後做番運動咪得囉。』」但暴食症患者失控時根本不能控制自己吃什麼,「他們的印象就是你懶,你不自律,你對自己的人生不負責。」身邊沒有人能夠聆聽她的脆弱,令她在飲食失調中愈陷愈深。

自我對話解暴食心結

直到去年年初,她覺得生活事事都不如意,找不到真心朋友,學業上GPA低,跟家人吵了一場大架,想減肥、戒暴食但容易放棄,「我好憎自己的身形,覺得自己的容貌不討好,望住塊鏡真的有一刻衝動想一拳窩落塊鏡到。」她說那時猶如人生谷底,她不想再自暴自棄下去,決心好好改善自己的生活習慣。於是她定下目標如多吃健康食物、多喝水,開instagram記錄自己的生活,而認識其他飲食失調患者,意識到自己可能有暴食症,再接受心理輔導,開始自救,解開自己的心結。「我認識了另一個女生,她也是暴食症康復者,我在最不開心的時候ig pm她,我跟她說了所有經歷,原來這些事也有人經歷,原來我有這個階段不是我的錯。」

她在instagram上梳理自己和食物的關係,拆解為什麼自己對食物有如此大的欲望。她想起小時候有兩件最深刻的經歷都和食物有關,「我媽媽給我帶的零食是類似果仁類,但我不喜歡吃,我喜歡吃薯片、媽咪麵」,於是她從自己的錢罌中偷偷拿錢買零食,被家人發現後就被打罵。第二樣是上課偷吃零食,老師發現後寫家課冊,「我被媽媽教訓了一餐,打完之後我還要喊住寫道歉信,給當時的代課老師,我媽媽覺得我上課偷吃,是因為她教不好。」有其他女生看到她的康復心路歷程後,跟她傾訴自己的心結,「他們說我看了你的文字,我覺得好empowered,好似這些力量令我覺得,我找回自己的價值,和自己的意義。」

Anna希望跟食物重建健康的關係,她參考同路人的經歷,和有關飲食失調的書籍,在去年4月開始採取all in diet的方法,容許自己想吃多少就吃多少,找回飽肚感,「因為那是我已經無飽肚感,我一食嘢是失控地食,不會吃正常人的分量,食到無晒才會停。」她學習正念飲食,專注吃飯,「我不再自己一個躲在房間裏,我坐出廳食,總之找開揚的地方,然後真的專心食飯,我不看電話,我不覆message,我只專心吃我眼前的飯,用心去咀嚼去感受。」近半年她終於重拾飽肚感,食量慢慢減少,也減慢吃飯的速度,從前5分鐘就吃完,現在可以吃半小時,還可以跟朋友聚餐,「跟朋友可能食吓嘢、傾吓偈,不是一味淨係食食食,別人有別人講,練習番食飯令我社交正常番。」

這半年她的暴食也沒有再復發,一樣的零食分量,過去馬上吃光,現在一兩個禮拜才吃完。「有時會有guilt,我又吃了垃圾嘢啦,怎麼辦,可能吃了sugar food,就覺得我都食咗啦,不如我自暴自棄落去,我繼續食其他垃圾食物」,但她學習告訴自己要move on,不要沉醉在罪疚感,「我不會再去想我吃了那條朱古力,吸收了幾多卡路里,我要做幾多運動burn off佢,不是這樣,我要真的享受食物帶給我的快樂。」她說自己尚未完全康復,因為偶爾她也有暴食的念頭,自己要慢慢學習處理情緒的方法。她覺得真正的康復是接受自己會忍不住多吃好吃的食物,願意吃計劃以外的食物,如家人、朋友額外買的甜品。

剛開始嘗試all in diet找飽肚感,放任自己想吃多少就吃多少,Anna的體重也隨之暴升,要克服這一大心理關卡,她花了很多努力做心理建設,「有時穿以前的衫褲,可能都穿不下,或者穿得根本不好看,但我都跟自己溝通,不要緊買過第二件衫。」現在的她更接受自己,學會自愛,「肥咗不代表很多事情也做不到,我沒有變,裏面的我沒有變。不要被身形限制了本來的自己。」

文˙ 朱琳琳

{ 圖 } 受訪者提供

{ 美術 } 張欲琪

{ 編輯 } 歐陽德智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